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26.1%,对金立工业园的部分员工通过协商解除劳动合同

金立集团近日确认,其位于东莞的金立工业园将有一半员工离开,并表示,裁员是金立自救的系列措施之一。此时,距离1月10日刘立荣股权被冻结的消息曝出已近90天。
裁员50%自救融资尚无消息
金立智能手机官微发布声明,对金立工业园目前的一些情况进行了说明。
金立在说明中表示,金立集团自危机发生以后,前期采取了引资保生产方案,现在采取了裁员降费用,引资保生产的方案,于上周五正式发文,对金立工业园的部分员工通过协商解除劳动合同。
未来,金立工业园将保留50%左右的员工继续生产,保证生产线的正常运转,同时也有ODM厂商协助生产金立手机,为金立在国内与海外的订单供货。
金立强调,与员工解约是以平等自愿为原则,协商一致为目标,并非强迫行为,尊重员工自主选择,不强迫、不威胁、不利诱、不欺骗。补偿标准严格执行《劳动合同法》相关条款,对离职员工按照“n+1”的方式进行补偿,并与员工签订补偿协议书,经济补偿金分期支付,自补偿协议签订次月起开始支付,按每月支付1个月补偿金的方式进行,最长8个月内支付完毕。
若员工不愿解约或员工不同意分期支付,可以不接受解约,金立会继续保留劳动合同关系。对孕期、产期、哺乳期女职工等特殊人群,不纳入协商解除劳动合同范畴。
金立表示,裁员是金立自救的系列措施之一,公司董事会和经营班子对金立的重组充满信心,恳请各位给我们多一点时间度过这个难关。
刘立荣曾在之前公开表示,对于目前金立的现状,会分三个步骤来解决问题。首先,金立会引入合作伙伴,确保生产与销售;第二,引入战略投资者,补充资金;第三,出售资产偿债,获取债权人支持。
债务危机后的金立,一直在尝试进行融资活动。
此前有消息称,接盘方是海信。对于此消息,金立方面也曾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确实正在洽谈融资,并且应该会有战略资金进入,但都与海信无关。
此外,金立官方此前也向《证券日报》记者否认了刘立荣在重组中出局的可能性,金立方面表示,“不可能出局,因为刘立荣是金立的灵魂人物,融资这件事情都是他亲自在谈的。”
此后,融资方面再无新消息。“听说刘立荣去美国融资,还融到了蛮多钱,但现在看来可能只是一个说法吧。”有业界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
另有业内人士在与记者交流时认为,融资的事情应该没那么快。
豪赌全面屏遭遇市场整体下滑
关于债务问题,刘立荣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金立资金链问题爆发的主要原因是2016年和2017年营销费用与投资费用投入超限。2016~2017年金立营销费用投入60多亿元,近三年对外投资费用30多亿元,两项费用接近100亿元,对金立资金链造成很大影响,导致货款周转困难,在拖欠货款后被供货商申请资产保全。”
的确,金立在品牌运营上一直很舍得。
再次掌舵的刘立荣,重新梳理产品路线,形成了M、W、S、F和金刚5个产品系列;果断砍掉“小清新”的产品定位,带领金立重新回归以“续航”为卖点的“商务”路线,并在此基础上添加了新的内涵—“安全”。
为了建立全新的品牌形象和影响力,刘立荣更换了金立的logo,并加大了在营销层面的力度。斥巨资冠名、赞助了《笑傲江湖》《最强大脑》《楚乔传》等热门综艺、影视节目,其中某些节目的冠名费均为上亿元级别;先后邀请冯小刚、余文乐、吴刚、薛之谦、刘涛、柯洁等当红明星担任品牌代言人。
金立这两年的运营策略看起来与OPPO、vivo颇为相似,都不遗余力地争取大牌明星代言和热门综艺冠名。这种高举高打的营销策略也的确为金立带来了品牌曝光度,2016年,金立手机的全球出货量约为4000万台,相对2015年增长了21%。
因此,在2017年年初,刘立荣立下目标,2017年金立国内的销量保底销售3000万部,并挑战3800万部。
但这样的增势并没有如愿持续下去,金立2017年的出货量反而暴跌至2600万台。2017年金立手机在中国的销量为1494万台,排名第7,份额仅为3%。这与刘立荣在年初设定的目标相比,缩水了一半。
这里面有手机市场整体不乐观的背景。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所发布的《2017年国内手机市场运行情况及发展趋势分析》显示,2017年国内手机出货4.91亿台,同比下降12.3%。
在整体下滑的残酷市场中,刚刚从功能机的辉煌、落败中醒过劲儿来,在智能机时代渐有起色但尚未站稳脚跟的金立,情急之下,打法就有点乱了阵脚。
2017年11月份,刘立荣开启金立“全面屏”战略,一口气发布了8款全面屏手机,价格覆盖从低端到高端各个区间。然而,中国智能手机行业已经触顶天花板,从增量市场转为存量市场,激进的扩张战略为资金链危机埋下了伏笔。
而那场模仿OPPO的形似神不似的电视台发布会,也成了金立当时战略想法不够清楚的一个注脚。据《证券日报》记者观察,2017年中,OPPO联手浙江卫视开了一场创新的演唱会式发布会,效果显著。2017年11月份的金立全面屏发布会也联手了深圳卫视,但与OPPO将产品卖点有技巧地内嵌到一场演唱会里不同,金立只是生硬地通过电视台直播了一场与平常无异的发布会。OPPO通过明星云集的演唱会直接触达目标受众–年轻人群,而金立的电视台直播是否能触达其主要消费群体,效果似乎并不明显。
如果说此前金立的明星代言冠名、综艺都有其效果值得投入,这场电视台发布会的砸钱对金立来说可谓并无必要。
遭遇挫折的金立,如果再次站起来,或许也会重新审视市场规律和自身战略。

联想集团2018誓师大会启幕,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为联想新财年打气鼓劲。杨元庆表示,最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联想又一次进入了上升通道。
杨元庆表示,联想2017/2018财年推动了从单一业务向多元业务,从产品为中心向客户为中心的两大转型。
在面向多元业务的转型中,联想正通过推进“三波战略”来实现:其中第一波PC业务保持了行业领先的盈利能力;第二波数据中心业务已经进入增长轨道,移动业务虽然整体未达预期,但北美/拉美市场实现了盈利性增长,同时移动业务正在努力调整转型;第三波“设备+云”和“基础设施+云”业务,从产品到智能生态。
谈到对北美/拉美大区的新一年期许,杨元庆表示:“联想在海外市场要像一头处于饥饿状态中的‘野兽’,我们要从‘保持饥饿’的状态进入到‘野兽’般的发展模式,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潜力征服市场,挑战极限。”
未来一年,杨元庆表示要聚焦四场战役:PC业务重返第一;移动业务重回健康业务模式;数据中心业务实现可持续的盈利性增长;AI构建起竞争优势。

“今年3月份手机销售的情况很差,除了年轻人外,很多用户没有换机的动力。”郑良驷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道。他是安徽阜阳市一家手机店的老板,今年是其经销手机的第19个年头。
“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这句话道出了如今智能手机经销商的心声。今年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的发展情况延续了2017年的寒冬态势。根据日前工信部旗下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报告,今年前3月,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26.1%。
在寒冬之下,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集中度在逐渐提高,乐视、酷派、金立、LG等二三线品牌面临增长瓶颈,而一线品牌间的竞争也更为激烈。由此,有的品牌经销商只要手机有点利润就卖,有的此前卖手机的店铺改卖水果。除此之外,线下手机市场还有哪些变化?
经销商:能挣50元就卖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3月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显示,2018年1~3月,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为8137万部,同比下降26.1%。其中,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7586.4万部,同比下降27.8%。
4月中旬,郑良驷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手机一直在更新换代,但却没有给用户带来很大的惊喜。”
对于利润方面,郑良驷称,“华为和OPPO、vivo的销量都还可以,市场上就这三个品牌卖得好。不过,华为的利润好一点。”
一般来说,渠道商按照机型售价的不同,从厂商手里的拿货价也不同。举个例子,1000多元的手机,差价在150元左右;3000多元的手机,差价在400元~500元,而OV(指OPPO和vivo)是要求渠道商、零售商们在线下销售的价格要与官网价保持一致。
郑良驷称,现在有的手机品牌的渠道有点失控,价格比较乱。“某品牌手机价格以前控制得很好,但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就比较差。对于农村的消费者,很多零售商在拿货价的基础上加50元~100元就卖,县城和城市的情况稍微好一点,因为有房租和销售人员的工资等费用,价格不会像农村那么低。”
对于渠道失控的原因,郑良驷认为,该手机品牌渠道商太多,厂商精力有限难以管理,而且厂商也不可能每天派人盯着零售商。
无独有偶,在海南海口的手机零售商黎女士也表示,从事行业十几年了,现在的手机市场确实不景气。“部分机型,我们降价的幅度在500元左右,其实现在只要有利润,哪怕是挣50元,我们都卖。”
更糟糕的是,行业的寒冬令从业者们有些悲观。黎女士称,“海南省大大小小的零售门店大概有2000家,过完年以后,10%左右的门店选择了关闭,还有些门店因为合同没有到期、库存的压力等,接下来还会再撑一撑。但我估计,五一以后还会有20%~30%的门店会关。”
华强北:买旗舰机返百元话费
那么,深圳市场又是什么情况?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消费者的身份走访了深圳华强北商圈的各大手机卖场。
走进硕大的华强北电子市场,记者注意到,下午的人流量并不大,而此前一些销售电子产品的临街店铺有的改成了水果店,有的改成卖无人机和平衡车,有的则改成了小吃店。
在OPPO和vivo的授权体验店内,销售人员均对记者表示,无论是哪款机型,价格均和线上官网价同步,不存在价格差异的情况。不过,在一些标有中国移动4G购机中心的门店里,销售人员则告诉记者,如果购买OV的旗舰机,可以直接送500元话费,而且立刻就能到账。
对于老移动用户,销售人员还强调,也可以申请一下参与这个活动。此外,对于价格区间在1000元~2000元的OV机型,上述销售人员称,那些机型可以返300元话费。
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表示,从目前手机行业整体来看,肯定是发展放缓的,未来是否会下滑,下滑到什么地步,谁也不清楚。不过,在市场比较冷淡的情况下,一些渠道商或者零售商们追求业绩,低价多销也是可以理解的。
目前,多数观点认为,只要没有支持新一代通信规格的“5G”、更方便用户观看视频等大的变化,智能手机市场的低迷状态仍将持续下去。
不过,王艳辉认为,5G目前被炒作得很热,但是5G手机对整个手机行业的销量提振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与王艳辉持相同观点的还有华为消费者业务总裁余承东。他表示,不用等到5G,只要有创新的产品,就可以激发消费者的换机需求。“在欧洲,很多苹果用户因为华为在拍照方面的功能而换机,未来随着AI的发展,手机厂商还有很多机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