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方在健康服务领域,2018年一季度新开门店超500家

苏宁4月26日宣布,2018年一季度新开门店超500家,二季度将进入爆发阶段。据悉,五一期间,苏宁将连续开出近300家各类新门店
苏宁方面介绍,目前苏宁云店内已经引入苏宁极物、苏鲜生、苏宁Biu无人店、生活家居、锦契美妆、鱼跃等新业态。这些门店在各品类的体验场景上进行了升级,更具生活化。商品方面,消费者也可以在门店看到真机样品。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已经有超过300家苏宁易购云店升级为最新版本。
据了解,五一假期,全国将升级新开业43家苏宁易购云店。HOLA特力和乐作为新业态的重要一部分,将率先入驻到北京、南京、哈尔滨、成都、无锡等城市的6家苏宁易购云店。
在苏宁直营店方面,根据苏宁发布的数据,今年一季度,苏宁易购直营店新开100多家,二季度,预计还将开出200多家。在三四级农村市场方面,预计在五一节点将新开50家门店,覆盖兰州、哈尔滨等地区的县镇区域。
在苏宁小店方面,截至今年一季度,苏宁小店已开业超200家。苏宁方面数据显示,在4月底到五一期间,全国46座城市共将新开72家苏宁小店,集中分布在北京、上海、南京、武汉等一二线城市,店面类型以社区店为主。
苏宁数据显示,在苏宁零售云方面,2018年4月底将开业112家门店,覆盖全国22个省、90个城市,截至到5月1日总共有385家门店进入运营。
除了以上业态之外,五一假期期间,苏宁红孩子连锁店将在北京、南京、苏州、佛山等地开设5家苏宁红孩子门店。同时,苏宁汽车超市2.0版本将在成都落地。

近日,京东方科技集团(京东方A:000725,京东方B:200725)分别发布了2017年度财务报告2018年度第一季度财报
家电网分别查阅上述财报时了解到,2017年BOE实现营业收入938亿元,同比增长36.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75.68亿元,同比增长301.99%。2018年首季营收215.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0.2亿元。
HEA回溯往年财报时发现,京东方从2013年的338亿元营收增长到2017年的938亿元,5年间增长17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从2013年23.5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75.68亿元,5年间增长222%;
相较于外界给予京东方面板制造龙头的认知不同,京东方高层曾多次向家电网表示,京东方致力打造成“为信息交互和人类健康提供智慧端口产品和专业服务的物联网公司”,近年来BOE物联网战略转型提速,在TFT-LCD、AMOLED等新型显示和传感领域实现全球领先的同时,智慧系统和健康服务等物联网细分市场布局日益完善。
HEA查阅年度报告时发现,2017年BOE三大业务营收稳步增长。但是显示和传感器件业务营业收入826.4亿元,仍是比重最大的业务,同比增长35.01%。IHS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BOE在智能手机液晶显示屏、平板电脑显示屏、笔记本电脑显示屏、显示器显示屏四大细分市场占有率全球第一,电视显示屏市场占有率全球第二。
据家电网了解,目前BOE拥有12条半导体显示生产线,其中,BOE投建的中国大陆第一条第5代TFT-LCD生产线、第一条第6代TFT-LCD生产线、第一条第8.5代TFT-LCD生产线,结束了中国大陆的“无自主液晶显示屏时代”和“无大尺寸液晶显示屏时代”;同时,BOE还拥有全球首条第10.5代TFT-LCD生产线以及中国首条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是中国唯一能够自主研发、生产和制造最大至150英寸的全系列半导体显示产品的企业。
第三方机构数据显示,BOE电视整机制造市场占有率位居全球第四位;画屏注册用户近10万,数字艺术交易100万次以上,与200余家国内及国际艺术和商业机构深度合作。
今年以来,以盒马鲜生、京东7FRESH等为典型的互联网新零售门店在全国开始加速落地,电子价签成为这些新零售门店货架上的重要“标配”。事实上,电子价签也广泛应用于中高端商超、自助选购等零售领域,也在物流仓储、库存管理等应用场景里扮演重要角色。
HEA查询时发现,去年3月京东方便收购了法国电子价签巨头SES,开始对ESL市场的布局。2017年京东方电子价签年度累计出货1.6亿片,以55%的市占率占据全球首位。
智慧系统业务成为三大业务中成长最迅速的版块,营业收入181.3亿元,同比增长45.04%。智慧系统业务版块重点拓展数字艺术展示、商超零售服务、金融零售服务、智能设备设计与制造服务、光伏设施建设与运维、车用显示及车联网等业务方向,在智慧零售、智造服务、智慧能源、智慧车联四大领域提供智慧解决方案。
年报中还显示,京东方在健康服务业务营业收入10.2亿元,同比增长12.86%。
京东方健康服务业务为医工融合创新,搭建包括人工智能、生命数据检测、细胞工程、医疗技术创新转化等在内的创新技术平台,重点发展移动健康、数字医院、再生医学和健康园区四块业务,为人类健康提供智慧端口产品和专业服务。
京东方在健康服务领域,推出BOE移动健康管理平台,合肥数字医院建设项目封顶,再生医学研究院正式运营。BOE全球竞争力进一步提升。
外界长期形成的“面板制造商”的刻板第一印象,BOE正在逐渐打破它,家电网主编分析称,随着物联网产业不断走向成熟,BOE产品形态和未来的应用领域也将继续与时俱进,突破对技术版块的传统认知疆界。

对于眼下“拼红了眼”的智能手机市场来说,全面屏似乎已经成为上个世纪的产物。如果现在在发布会上不提点“人工智能”的东西,很抱歉,下一波手机洗牌中,也许很快就会被其他厂商“秒杀”。
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几乎所有的手机产品在发布时都搭上了AI的概念,比如三星的AI助手Bixby可以通过摄像头完成智能翻译、汇率转换等。华为也发布了首款集成NPU神经网络处理单元的芯片,随后发布的Mate10、P20、荣耀V10、荣耀10等产品中都加入了拍照识物的功能,荣耀10更是能对专业摄影师的取景、参数、构图经验进行深度学习。就连低调的苹果,也在芯片上加入了“仿生”的噱头,表示拥有一个每秒运算次数高达6000亿次的神经网络引擎,而“神经网络”一词的使用,也带动了今年一波手机发布会PPT的跟风。
AI在当前更像是营销噱头,千篇一律的技术渲染并没有在一季度给这个市场带来更多的好消息。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3月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一季度国产品牌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27.9%。
“AI不是一个功能、一个模块或一项技术,而是由芯片算法、系统等共同组成的完整系统,一个公司如果想构建真正的AI能力体系,硬件、智慧系统和应用这三个层面必不可少。”荣耀总裁赵明在GMIC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指出,当前行业中拥有大量的“跟风式”AI,即算力无本质提升的包装式AI、功能无实质落地的炒作式AI、缺乏生态建设的封闭式AI。
新品含金量几何
集邦咨询行动式记忆体研究经理黄郁琁2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以智能型手机领域来看,近年上游厂商在芯片开发上都包含AI应用,相信AI的应用会更加普及,触角也会向下延伸至中端手机。但品牌若要做出差异化,必须投入巨大资金进行AI应用的构建。
在他看来,AI分为三个层次,包括第一层的芯片和硬件,针对AI的核心处理打造适合于AI算法的硬件,以及第二层打造AI智慧系统,增强自我学习认知、计算机视觉,还有第三层,应用生态。在其中的任何一个层次发力,都可以享受到这个产业发展的红利。
但实际上,目前市场上更多的AI手机仍处于“跟风式”营销状态。比如使用较老的芯片架构,没有本质的升级,却“包装成”第三代、双核等AI芯片概念,实际上算力却远远落后于行业水平。又比如说,在拍摄功能上冠以AI的名头,宣传大于实际体验,但是实际拍照效果不佳,甚至有的只是在发布会PPT上包装场景识别分类,在手机功能上没有任何体现。
“的确,目前很多AI手机上强调的能力还是主要集中在图像识别和处理上。”黄郁琁对记者表示,比如打开照相机,如果你把相机对准一个人,那么预览画面的左下角就会出现一个“人”的小图标;如果你对准植物,就会出现一个植物的小图标。更确切地说,这种AI仍然是“婴儿”状态,即需要用户发送指令,手机上的AI才能发挥作用,执行的是“被动式反应”。
“以目前AI的发展来看,多以单一的AI应用为主,像是语音辨识、智慧环境感测拍照等。”黄郁琁对记者说。
“但实际上,人工智能未来会成为人脑的协处理器,缩短与专家之间的差距。”赵明对记者表示,AI技术可以让手机基于用户行为习惯自我学习,进而优化、智能感知用户场景、预测用户行为再智能分配资源。更直观地说,随着AI在手机中的应用,手机开始主动观察你、理解你,手机原来只是个工具,但在未来会变成一个外脑,不再只是一个硬件状态。
能否“拯救”滞涨市场
随着AI手机产品的密集发布,一场场AI手机营销战呼啸而来。
但无论是手机厂商负责人的公开表态,还是调研机构透露出的数据,焦虑的心态与胶着的市场态势并没有在一季度得到缓解。相反,更多的中小手机厂商的生存变得更加困难。
OPPO副总裁吴强表示,当前T形格局下,头部企业的竞争更加激烈。在他看来,首先自己不能犯错误,如果犯错,规模很快会被其他竞争方吃掉。可以等到竞争对手犯错,来获取对方的市场份额。
而头部企业的围守攻让更多的中小品牌面临着份额持续减少的压力。从分析机构赛诺提供的数据排名可以看到,中国市场一季度两极分化明显,排名前六的厂商一季度出货量均为千万级,从排名第七的魅族开始,金立、三星、小辣椒的出货量却都是百万级。这也意味着排名在十名以外的手机厂商,出货量在第一季度不及百万,每个月平均下来连40万的销量都达不到。
对于中小品牌来说,市场严冬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在诸多分析师看来,AI能否拯救“滞涨”的手机行业,目前还说不清楚,但不可否认,手机和AI的结合将会是未来科技风口之一。
黄郁琁认为,犹如科技迭代总是需要周期,手机进入真AI时代、开辟出颠覆性的变化并且找到落地场景也需要走更长的路。
华为终端负责人余承东曾经将集成NPU人工智能处理单元的芯片称为芯片中的“核武器”,一颗手机芯片背后站着上万人的研发团队,都是硕士、博士,采用的是集成了专用独立硬件处理单元的NPU,由NPU独立完成专项的AI运算任务,提升AI运算能力。
相较之下,高通运用的是CPU、GPU、DSP三大模块进行AI运算,通过神经处理引擎对具体的AI任务进行分析与下发,而联发科则是使用“双核APU”,通过多颗DSP的能力来提升图像后处理的运行效率,再做AI相关的图像处理算法。
“像AI、芯片都是重资产投入的,而且一投就是十年,十年才打造出今天在人工智能上面领先的芯片。”赵明对记者表示,在充分比较和选择的时候强者会更强,手机品牌的集中度会越来越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