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国内企业对缺陷产品的召回还是有一定的顾虑,公司预计将对部分长期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约35亿元

质检总局发布《缺陷消费品召回管理办法》至今,刚好满两年。
近日,小狗电器互联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向北京市质监局备案召回计划,决定召回“小狗”牌智能吸尘器(型号V-M611电源适配器100-240V;生产日期/批号:2017-4-12)共3185件,该款产品属于缺陷产品。
此外,国家质检总局官网公布了2017年第4批吸尘器产品质量国家监督抽查结果小狗电器被抽查发现不合格,小狗智能吸尘器因产品结构不达标,被认为不合格。翻阅资料得知,小狗电器在2016年12月23日,中国消费者协会转发的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公布的“15款家用真空吸尘器性能大比对”实验结果显示,抽验的15件家用真空吸尘器,其中6款过滤效率较低,其中就有小狗电器。
无独有偶,2017年12月份,国家质检总局信息,戴森贸易有限公司决定召回116283台进口(HP00、HP01、HP02、HP03四款型号)空气净化暖风机,因印刷错误,导致产品说明书中遗漏“本产品不得直接置于电源插座下面”安全警示语,该产品也属于缺陷产品。
根据中国消费者协会的投诉情况统计,每年家用电子电器类产品都位居商品类投诉第一。由于家用电子电器类产品销量大、品种多及使用频繁等原因,投诉量一直占据前列。
从消费者角度来说,绝大部分用户都会遇到购买的家电产品质量差、不合格、有瑕疵等问题,但消费者毕竟是个体,批量次产品是否有缺陷,只有企业和国家权威检测机构才有发言权。
针对缺陷产品,如果企业主动发现了问题,就会向质检总局备案召回;如果企业不作为,又没有被国家各级检测机构强制认证发现,那么消费者手中的产品则不会被召回,只能自行处理。
在2016年1月1日的新规实施后,除了国内生产企业,从境外进口消费品到国内销售的企业,也要备案,尤其是外资家电品牌在中国市场销售的进口家电。新规下,日本、韩国、欧洲、美国的家电企业,在宣布全球缺陷家电大召回时,不能自主决定是否将中国市场纳入召回范围。
缺陷是产品召回的核心基础,那如何认定产品有没有缺陷呢?根据中国《产品质量法》第四十六条规定:“本法所称缺陷,是指产品存在危及人身、他人财产安全的不合理的危险;产品有保障人体健康和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是指不符合该标准。”
目前,消费品召回以企业自愿召回形式为主,这个制度在国内实施了2年时间。从这2年的实际情况来看,企业的表现并不积极。前几年,格力从美国和加拿大召回数百万台存在起火隐患的缺陷除湿机事件,轰动了整个家电圈。那几百万台除湿机只是格力生产,并没有贴格力的牌子,最早的产品已经售出了8年多时间。最终,格力花了N亿美元费用召回,还被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起诉,罚款1亿元。相对于除湿机这类小产品来说,代价很高。这个案例虽然是个案,但至少说明格力生产的产品也不是100%安全合格。
然而,家电产品在国内主动召回的案例少之又少。
可以看出,家电召回制度是有了,但国内企业对缺陷产品的召回还是有一定的顾虑。在中国老百姓的意识中或者在媒体的宣传中,家电召回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很多企业想召回也不敢召回。其实,企业召回是负责任的表现,有些召回甚至是预防性的。产品可能存有安全隐患的原因有很多:在设计初期由于认知局限性而不了解、原材料供应商选材问题等等都可能造成产品的不完善。有些产品并非存有质量问题,而是企业考虑到可能会存有某种隐患,为保护消费者权益而主动召回。
在国外,社会舆论及媒体舆论对家电召回持客观态度,将召回看做是一个企业负责任的表现。
所以大家应该把召回看成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消费者的理性肯定、包容态度,对于下一个、下下一个甚至更多家电企业主动承担召回责任,也会营造了一个良好的用户舆论环境。
“召回不可怕,就怕不召回。”这应该是家电企业和消费者之间和谐共存的哲学辨证。

乐视网连续五个跌停板之后尚未有开板的苗头,深陷其中的投资者昨晚又遭到一记重击。乐视网发布2017年业绩预告,全年预亏116亿元。
乐视网1月30日晚间公告,公司预计2017年净利润亏损116.05亿元至116.1亿元。而2016年,公司尚盈利5.55亿元。
对于具体亏损项目,乐视网解释,报告期内,由于持续受到关联方资金紧张、流动性风波等影响,公司业务出现大幅下滑,经营性亏损约为37亿元。考虑关联方债务风险及可收回性等因素的影响,公司预计将对关联方应收款项计提坏账准备约为44亿元。此外,公司预计将对部分长期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约35亿元。
乐视网三季报显示,乐视网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为16.52亿元。以此计算,乐视网第四季度单季亏损就达到了惊人的近百亿元,通俗来说,就是乐视网在2017年四季度每天亏损超亿元。
对此,证券时报记者联系乐视网方面多位内部人士,对方都表示不予置评。不过,外界多认为,此举或是孙宏斌将乐视网此前多重利空一次“出清”。
在2017年前三季度,乐视网都未计提数额如此巨大的坏账准备与减值准备。这一次,乐视网一口气计提了44亿元的关联方应收款项计提坏账准备与35亿元的长期资产计提减值准备,两者相加达到79亿元,占到年度亏损的近七成。
相较而言,在2017年半年报中,乐视网对于计提减值准备则轻描淡写得多。乐视网2017年半年报显示,公司资产减值损失计提规模较大,约为2.4亿元,其中无形资产版权减值准备1.56亿元、存货跌价准备201.9万元、应收账款坏账准备8030.7万元,贷款损失准备42.5万元。
到了乐视网2017年三季报中,乐视网前三季的资产减值损失也不过是2.6亿元。
为何会在四季度单季体积如此巨额的减值准备,在乐视网不久前提示的九大风险中曾有详细说明。
在部分关联方应收款项存在回收风险一项中,乐视网解释,自2016年以来,公司通过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资金往来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截至2017年11月30日,上述关联方对上市公司的关联欠款余额达到75.31亿元。
所以不难理解为何乐视网会突然计提44亿元的关联方应收款项计提坏账准备。
乐视网当时对此的预判是,虽然公司正在对上述关联方欠款积极进行催收工作,但仍存在回收风险。公司部分关联方应收款项尚未收回,已出现公司对上游供应商形成大量欠款无法支付、大量债务违约和诉讼等问题。
至于计提35亿元长期资产计提减值准备,乐视网表示,是由于公司管理层出于谨慎性考虑,对无形资产中影视版权、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长期资产存在的减值风险进行识别及判断,经初步测算,公司预计将对部分长期资产计提减值准备约35亿元。
由于此前乐视网已终止收购乐视影业,而此前提上议事日程的收购乐视金融相关事项目前也是镜花水月,在没有资金支持之前,这两块业务早已“回天无力”,而乐视网持有的影视版权与金融资产多与之密切相关,所以在没有具体资金补血方案之前,对此计提巨额资产减值准备恐怕也是无奈之举。
不过在孙宏斌一举“出清”乐视网资金亏空之后,乐视网或就此再现一线生机也未可知。

据媒体报道,1月24日工信部正式发布《关于移动通信转售业务正式商用的通告》,这也预示着虚拟运营商正式牌照很快就要下发了。
自2013年5月起开展了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工作,如今算来,也已经快五年,总是等到了要正式牌照的时间。
按照工信部的说法,截止2017年底,参加试点的42家民营企业在29个省近200个本地网范围内开展试点,移动转售业务用户总数突破6000万户,占全国移动用户总数的比重超过4%,直接吸引民间投资超过32亿元,间接经济贡献超过128亿元,带动上下游新增就业岗位近6万个。
这只是官方的定性,严格来说,虚拟运营商们冷暖自知,很难说这次的移动转售业务是成功的,否则也不会拖这么久才发正式牌照出来。
当初,虚拟运营商业务启动,是被整个社会欢欣鼓舞的大事,很多人将破除运营商垄断,特别是将通信费用大幅降低的历史重任压在了刚刚诞生了虚拟运营商身上。
现在看起来,提速降费已经进行了好几轮,不管是打电话还是上网流量,不管是取消长途费还是取消漫游费,该降价的降价,该取消的取消,或者是流量不清零,都确实已经实现,但是,却几乎没有人把功劳记到虚拟运营商的头上。
虚拟运营商开始的时候,确实将降价当作与基础运营商争夺客户的筹码,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行政命令式的“建议”降价,后果就是直接让绝大多数虚拟运营商从此失去了竞争力,也让社会各界对其不再关注和期盼。
最让虚拟运营商受伤的,还有实名制的强制推进,这一利国利民的大行动对中国的通信运营与互联网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却让新生的虚拟运营商没有了大开大合发展客户的机会,也就直接让其陷入到了进退维谷之中。
实际上看,原来虚拟运营商非常认定牌照的价值,所以有钱有势的都抓紧机会申请,但后来发的太多,也就失去了可能的加码,另外,有些并明白拿到牌照也没有申请拍照的大互联网公司却通过其他途径比虚拟运营商做的通信基础业务还多还顺利,也就更加让牌照变得步履出钱。
工信部表示,从融合创新情况看,转售企业率先推出零月租、多用户共享、流量不清零、流量银行等方案,受到用户的欢迎和好评,相关做法被基础电信企业吸纳和借鉴,已经成为整个行业普遍的经营措施,间接推动了“提速降费”。此外,转售企业充分利用实体渠道、互联网内容、行业应用等背景优势,探索线上线下融合的新业态新模式,丰富了细分市场。在国际业务、可穿戴设备、物联网解决方案等方面也取得了积极进展,促进了行业创新,满足了用户个性化、差异化需求。
确实,即便虚拟运营商没有达到既定的目的,也还是对很多通信业务的开拓有一定的帮助。比如,现在中国联通与各家互联网公司都在发展定制免流量卡,而其实这种方式最早正是像蜗牛移动这样的虚拟运营商在发展业务中尝试和一步一步完善起来的。蜗牛移动称,截至2017年12月底,蜗牛移动用户规模已经突破1100万,是中国首个千万级用户虚拟运营商。
虚拟运营这种模式在中国是生不逢时,发牌照太晚,又赶上了4G移动互联网时代,没有给虚拟运营留下最好的发展机遇,未来也很难再有类似的机会出现。未来,5G要来了,拥有牌照的价值也许会逐渐显露出来,就看谁在坚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