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尔还可能会收购VMware剩下的份额,东芝白电希望泰国总部能够进一步贴近东南亚核心市场

自从被美的集团收购后,东芝生活电器株式会社在其赋能下进行了一年半的改革,如今的东芝白电正在寻求在海外市场的二次扩张。
作为扩张的第一步,东芝白电本月在泰国开设了新的总部,以运营其在东南亚的业务。新总部将负责为东南亚市场开发产品和制定销售战略,而此前,这些都需要东芝白电在日本川崎市的总部拍板决定。
坐落于曼谷郊区的东芝新国际总部,是东芝消费产品公司的一部分。东芝白电希望泰国总部能够进一步贴近东南亚核心市场,包括马来西亚和越南,并根据当地需求,在冰箱、洗衣机和其他家电产品的创新方面有更好的表现。
“我们将和美的合作,从位于东南亚中心的泰国开始,提供新的产品,”东芝生活电器株式会社社长石渡敏郎在12月15日于曼谷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深耕东南亚
到2017年12月,东芝白电仅有30%的销售额来自海外,石渡敏郎希望到2020年把这个数字提高到50%。东芝白电泰国总部将拥有广泛的决策权,并致力于提高东芝白电在东南亚的市场份额——在东芝白电的海外销售中,东南亚占比接近三分之二。
“泰国是一个追踪区域市场趋势和消费者偏好的好地方,”东芝白电海外业务负责人恩田贵弘说。除了出口家电产品,东芝白电泰国总部还将进口生产自日本和中国工厂的产品,以供应东南亚市场。
然而,由于生活方式和收入水平的差异,东芝在东南亚地区也面临着独特的营销挑战。
比如,在多数东南亚国家,常见的洗衣机是双桶洗衣机和滚筒洗衣机,但在个别市场却存在着显著的差异。在泰国,由于住宅往往面积较大,消费者更倾向于购买洗涤容量能达到12公斤的大型洗衣机;在印度尼西亚,当地的平均生活水平相对较低,消费者通常倾向于购买洗涤容量为6公斤的小型洗衣机。
恩田贵弘表示,东芝白电也会生产由美的开发的东芝品牌产品,并且也会把在日本销售的高端家电产品供应给东南亚的富有消费群体。本月底,东芝白电将推出与美的联合开发的洗碗机和大型冰箱。
这些产品不仅将在泰国、马来西亚和越南这三个重点市场销售,而且也会在中国香港、台湾地区和柬埔寨、老挝等东南亚国家销售。
东芝白电正在尝试洞察特定市场的独特需求。在被美的收购之前,东芝白电曾开发出一款配有特殊滤网的洗衣机,这款洗衣机解决了消费者在洗衣服的时候必须面对污水的痛点,结果在东南亚市场大受欢迎。
东芝白电在泰国洗衣机市场拥有最大的市场份额,在泰国和马来西亚冰箱与微波炉市场也处于行业前三的市场地位。眼下的东芝白电,正在与韩国的LG电子、中国的海尔以及日本的松下争夺东南亚的市场份额。
截至目前,为了更好地为东南亚市场开发产品,东芝白电从日本总部派员向东南亚当地的销售人员学习。此外,东芝白电也雇佣了当地的公司开展市场调研。但恩田贵弘指出,一个远方的总部很难把握不同市场消费者偏好的细微差别,比如在每个国家,几门的冰箱最受欢迎。
东芝白电的曼谷总部拥有员工20人左右,包括当地子公司的员工。他们将经常拜访客户,以便了解如何提升产品。
东芝白电的愿景
2016年,东南亚市场白色家电销售量为5.37亿台。据日本市场调研公司富士经济预测,到2021年这一数字预计将增长9.2%。与日本相比,东南亚已经成为一个更大的家电消费市场,并且其市场增速要高于日本、欧洲和美国这些成熟市场。
2017年,东芝白电在东南亚的家电销售增长超过5%,恩田贵弘希望能够保持这种势头。
2016年,美的集团收购东芝白电时,东芝白电在截止2016年3月的2015财年亏损近600亿日元,但美的集团看中的是东芝的品牌价值。在美的集团赋能下,东芝白电采取改革措施以提升盈利能力,比如零部件的联合采购,这些改革措施帮助东芝白电迅速扭亏。在2016年上半年,东芝白电实现了1204亿日元的销售额,并且实现了小额盈利。东芝白电在2017财年也有望继续保持盈利。
石渡敏郎表示,与美的的合作,可以借助其全球销售网络,这让东芝白电“有机会与全球品牌竞争。”
去年秋天,东芝白电推出了一款新产品:一款无线真空吸尘器。按照其新的增长战略,东芝白电将在东南亚发力洗碗机和饮水机业务。此外,东芝白电也在开展第二次打开中国市场的努力,这显示出东芝白电重燃了对增长的热情。
对东芝白电来说,其面对的一大忧虑便是此前的母公司日本东芝核电业务对东芝品牌造成的巨大伤害。石渡敏郎表示,日本东芝的财务困境在东南亚已广为人知,这引起了消费者对东芝产品的担忧。
不过,恢复盈利正在提升东芝白电的士气,促使很多人承诺支持东芝品牌。东芝白电的主要挑战在于其是否能够在日本和亚洲其他国家推出具有创新和高附加价值的产品。

根据CNBC报道,消息人士称,VMware可能会通过大规模的反向并购来收购戴尔。
VMware是戴尔控股的一家云计算公司,戴尔目前拥有80%的VMware。
反向并购,即VMware实际上会购买更大的戴尔,这将允许戴尔在没有正式上市的情况下进行公开交易。
但目前戴尔还没有最终确定方案,也可能会进行更为传统的IPO,戴尔还可能会收购VMware剩下的份额。
这笔交易将为戴尔股东提供一种从2013年将戴尔私有化后获利的途径,同时帮助戴尔偿还其约500亿美元的部分债务。
消息发布后,周一午盘,VMware股价下跌近13%,至130.87美元。

近日原定在2017年初就要开业的亚马逊无人便利店AmazonGo终于正式面向公众开放了。坐落于西雅图亚马逊总部,AmazonGo的出现格外引人注目,除了当地人去排长队体验,大洋彼岸也有更多人在关注着AmazonGo的动向。
众所周知,2016年末AmazonGo的概念被初次提出,就曾带来零售业一波动荡,尤其是在中国。无人便利店在中国本土扎根发芽如雨后春笋,开店潮此起彼伏,如今人们都已经见怪不怪了。但AmazonGo作为这一领域的鼻祖,延后一年开放在业内仍然声量巨大。
面对中国本土化无人零售,AmazonGo独具特色
“Nolines,nocash”是AmazonGo的核心形态,没有排队,没有现金,“只需走进去,拿走你想要的东西,走出来”这三步。这种全新的形态是对传统实体便利店运作模式的一种创新和颠覆。而为了实现这一结果,亚马逊所付出的努力和成本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得多,这些努力也造就了AmazonGo的三大特色。
其一,高成本投入下丰富夯实的数据基础。去年下半年,亚马逊斥资137亿美元收购WholeFoodsMarket的460家高档杂货店,以求获得最丰富全面的线下实体店铺数据。健康食品超市WholeFoods是一家美国连锁店,始建于1978年,高质量的生活、绿色健康的食品和环境保护等理念的倡导,让WholeFoods得以击中美国中产阶层的神经敏感点,由此声名鹊起。
虽说如今WholeFoods提供有机天然食品模式的售价过高,在综合型连锁超市价格更低的形式面前缺乏壁垒,但WholeFoods仍有能力帮助亚马逊在与沃尔玛的竞争中取得领先。也就是说,WholeFoods在实体零售领域的分量不可小觑,其多年积累的消费者用户数据信息和实体店经验资源,将成为亚马逊进军线下的有力臂膀,同样对AmazonGo的建设和普及也具有重要意义。
其二,千万美元打造优质尖端技术服务。AmazonGo运用无人驾驶技术中的计算机视觉系统,结合深度学习算法和传感器融合共同打造“JustWalkOut”系统。早前,国内无人便利店的开设在技术上更多触达识别与支付领域,面部识别、指纹识别、商品识别等技术以及自助扫码等支付方式,让无人店铺的消费不像想象中那样流畅。而如今AmazonGo的技术显然是业内独创。
亚马逊在两年前就曾申请过涉及无线射频识别感应方面的技术专利,如今在AmazonGo商店里,商品架子上的传感器识别取物行为,天花板上的黑盒子相机追踪、捕捉消费者动态,再加上AI深度学习算法,消费者行为将在这间店铺里被多形态融合后作出处理分析,判断消费者的最终购物结果。技术上的深度研发显然是AmazonGo最难被外界打破的壁垒。
其三,AmazonGo对用户极致化体验的追求。华尔街日报曾称AmazonGo面世时间之所以推迟了一整年,是因追踪技术不达标。但随后AmazonGo副总裁Puerini否认了这一说法,称延迟原因主要来自于员工的过度需求。简言之,是在员工内测环节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出现延迟开放。
事实上,这一推迟成立现象外界早有多种解读,但从亚马逊的线上市场布局来看,追求消费者极致化体验或许是最恰当的注脚。亚马逊自创立起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但这并不妨碍其成为全球最大的产品零售商,并在业内享有极高的声誉,这足以说明,亚马逊做事的聚焦点并非在短期利润上。更何况如今有了线上可靠稳定的营收,Amazonoffline只怕会更执着于消费者体验。
总结一下,从高成本数据和技术方面的投入,到为消费者体验而做出的努力,AmazonGo可谓是倾注了亚马逊无数心血打造而成,终于不负所望形成了最关键的三大特色壁垒。
AmazonGo抗衡中国无人零售,难分伯仲
从AmazonGo所做出的努力中我们不难看出,AmazonGo决定做无人便利店的思路在根本上与国内本土化企业不在同一个维度。所以要说AmazonGo会对中国本土化无人零售企业造成怎样的冲击,我们可以对比去看,冲击来自两方面。
在一方面,国内无人零售遇AmazonGo相形见绌。自AmazonGo无人超市的概念被提出开始,2016年末内测,预计2017年年初对外开放,表现出亚马逊当时的思路是由自己引领风口,引发无人零售行业变革。但意外的“不完美”导致这一机会被别人抢占而去,AmazonGo反而成了追随者。国内本土化无人零售与AmazonGo概念出现分歧,但更深入打磨体验的后者优势更强。
也可以说,国内本土化无人便利店是对AmazonGo的一种曲解和误读。仅仅取消了收银台,通过技术约束消费者,为消费者提供自助结算渠道,而整个过程依然滞碍重重。再看AmazonGo的消费体验,“就像在偷东西”一样直接拿走消费,让无人零售的形态被再次刷新,体验也被再度拔高。
另一方面,长期利益上的较量让国内无人零售败下阵来。客观去看,正面是高成本、重资产阻碍了AmazonGo的规模化扩张,让其短时间内难以获得广泛市场。线下零售本身在地理位置上存在局限性,消费群体定额定量,西雅图AmazonGo也只此一家,难敌近在眼前的本土化无人便利店。风口产业上,优先抢占市场必然是重头戏,先触达用户、后打磨体验才是正道。如今AmazonGo短时间内消费者触达能力必然低于中国企业。
但在反面,是企业寿命将直接由用户体验决定。作为线上零售电商巨头,亚马逊依然通过斥巨资收购实体店WholeFoods的方式来获得最准确、最专业的线下数据;再加上独创且难度系数极高的传感融合技术,AmazonGo更尖端优质的消费体验将在国内市场产生非常深远的影响。
所以说,短期的市场份额上中国企业当仁不让,优先抢占用户并在此基础上不断完善优化消费体验,不失为缓兵之计。而长期来看,尽管AmazonGo姗姗来迟,但却有望后来居上成为业内佼佼者,在竞争中屹立不倒成为最终赢家。
未来的无人零售,得用户者得天下
通过AmazonGo的特色壁垒分析与国内无人零售的比较,我们可以看到最终在一个行业起到决定作用的,一定是更加关注用户的一方。而二者在市场宽度和深度上各具优势,如今是棋逢对手,不相上下。在未来,无人零售领域的用户体验始终是核心竞争力所在。
如今,AmazonGo提供了绝对的高效消费模式。对比国内无人便利店的运作模式,不管是京东在2017年底曝光的京东X无人超市,还是阿里蚂蚁金服的淘咖啡闪店和WithAnt,抑或是微信支付联合EasyGo推出WeLife无人快闪店,均离不开扫码等消费操作,只不过是非人为监管,智能把控而已。AmazonGo在效率方面的认知和期望无疑高出中国不少,因此有了彻底解放式的消费状态,可随拿随走。高效没有边界,深度技术打磨下仍有待突破。
前面也提到,AmazonGo很可能就是因为消费体验方面的不完美而延迟对外开放时间,可见亚马逊对消费体验的执念以及对短期营收的“漠不关心”。甚至如今已有人对西雅图首家AmazonGo投入的技术成本进行估算,预计至少在千万美元级别。可以想见,若是追赶风口而来,定将作鸟兽散,消费上的滞后和不流畅的体验实则注定早早散场的结果,高端优质的无人零售服务体验是零售重心。
在如今中国无人零售领域企业扎堆、巨头纷涌入局的状态下,AmazonGo的出现相当于重塑了无人零售,再造了无人便利店的形态。换个角度看,也是给了中国无人零售发展全新的前进目标和方向。
总的来看,无人便利店虽为风口,但入局者皆实力雄厚,国内外的企业布局实则胜负难卜。AmazonGo虽占据体验优势,但这也是国内无人零售的可增长空间;而国内尽管有足够广阔的市场,但AmazonGo借助online在用户体验上的深耕让其掌握着长期发展的主导权。不得不说,用户体验对无人便利店发展所产生的影响非常深远,在AmazonGo对无人超市的再定义之下,国内企业也有了新的前进方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