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官方宣布,实体零售企业最近的几年转型调整、创新变革

针对欧盟委员会作出的反垄断罚款决定,高通官方宣布,会立即提起上诉。
欧盟委员会宣布,2011-2016年,高通向苹果支付大笔费用,要求苹果iPhone、iPad只能使用高通的4GLTE基带,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因此对其罚款9.97亿欧元。
这相当于高通2017年营收的4.9%。
高通官方确认,已经收到欧盟委员会的处罚决定,并透露确切的罚款金额为99743900欧元,约合人民币78.72亿元。
高通表示将会就此提起上诉,同时表示欧盟委员会的这一决定与其授权业务无关,不会影响公司正常运营。
高通执行副总裁兼法律总顾问DonRosenberg表示:“我们相信,这份协议没有违反欧盟竞争法,也没有对市场竞争、欧洲消费者产生负面影响。我们握有明确证据,要求进行司法复审,并且会立即行动。”

2017年,是HTC成立的第20个年头。但谁也不会想到,这家曾经的手机巨头会遭遇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里程悲”。
这一年9月,HTC与谷歌签署的一份协议加快了“瘦身”的步伐。按照协议约定,原参与制造谷歌Pixel手机的HTC成员加入谷歌,HTC将其知识产权非专属授权予谷歌使用。此次交易,HTC将收到11亿美元。
上述合作意味着,HTC正式出售了旗下的手机ODM业务,仅保留自有的手机品牌。但更具悲剧色彩的是,曾经在智能机时代之初叱咤风云的HTC,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不得不投子认负。
在收购完成后所发布的一份公告中,HTC董事长王雪红提到,这次和谷歌达成合作,“不仅为谷歌硬件业务注入强大的创新研发动能,亦确保HTC在智能型手机和VIVE虚拟现实事业可持续创新”。
这也释放出了新的信号——HTC身上的标签不再只是“手机公司”,而是增加了更鲜明的“VR公司”。
押注VR,是HTC这几年来一直在做的。
从2015年3月正式和游戏公司Valve合作推出头戴式VR设备Vive、宣布杀入VR领域之后,HTC就一直希望借助这一当时的新技术来帮助公司扭转逐渐下滑的颓势。为此,它们甚至愿意把起家的手机业务部分出售给谷歌,来为VR业务赢得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HTC想要AllinVR的决心,大家都看得见,但是仅靠决心能够帮助已经摇摇欲坠的公司转危为安吗?
一线曙光
1月24日,HTC在深圳召开了一场新产品的小范围品鉴会。这是这家公司2018年所召开的第一场公开活动。
仿佛为了展现新年的新气象,HTCVive中国区总裁汪丛青在台上显得格外神采奕奕。他花了近一个小时,向在场的听众分享了HTCVive在2017年的成绩,以及对于2018年的市场展望。这比预定的时间段多出了20分钟。
至少从近期的HTCVR产品销售业绩来看,他有理由感到开心。
HTC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双十一期间,HTCVive的VR头显产品在京东VR销量榜单上占据第一位,尽管它们的产品价格并不便宜。
在VR行业逐渐变冷的情况下,HTCVive能够保住行业领先的位置实属不易。特别是VR成为HTC的核心业务后,汪丛青肩上的担子变得越发沉重。
“当我们2015年宣布进军VR时,感觉像走进了迷宫。外界会觉得产品本身很漂亮,但实际上商业模式和盈利前景都还是未知数。”汪丛青在分享成绩的间隙感叹到。
看不到方向的并非只有HTC。
IDC终端系统研究经理郑熙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国内VR行业从2014年发展至今,在2017年出现了较大波动,一是由于很多国际范围内的大厂商涉足该领域,比如微软,使得一些本土公司被挤压。二是原有的VR厂商在商用市场销售渠道有所欠缺,没有真正打开垂直行业客户市场。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不少曾经夺人眼球的VR公司,都在那一年归于平静,也让VR行业未曾开场“表演”就提前落幕。
但汪丛青试图通过一系列数据向人们论证一种趋势:2018年消费级VR设备市场将会迎来真正的繁荣。
他认为过去一年的VR行业整体有起有落,尽管存在困难和挑战,但HTCVive还是坚持了下来,并获得了一些成绩。如今,曙光就在眼前。谈及此,汪丛青表现得略显兴奋。
一组来自市场调研机构GFK的数据为VR产业注入了强心剂。2017年中国VR头显的在线市场规模达到8.29亿元,同比2016年提升了14%。GFK预估,2018年这一数字将会上升到11.7亿元。
GfK的数据还提到,在VR市场整体增长的大趋势下,较为原始的手机VR面临被淘汰,高端的VR头显以及VR一体机市场份额将逐渐提高,用户购买千元以上VR产品的意愿也在不断增强。
这恰好和HTCVive目前的产品策略相吻合。
本场品鉴会的另外一项重点在于,HTCVive正式宣布,早前所推出的VR一体机ViveFocus正式在全国范围发货,同时公布了专业头显设备VivePro的一些最新配置和系统内容。从推广的力度不难看出,这两款产品将会是HTCVive在2018年抢占市场的重点。
在汪丛青的构想中,上述两款新产品,加上原有的Vive系列VR头显,可以基本满足用户从低到高的VR需求。
“这两年我们能够把握最好的时机,因为HTCVive有着最完整的产品线,不管是哪个价位或者哪种用户群,Vive都能提供给用户最合适的方案。”汪丛青信心满满地表示。
在他的鼓动下,会场内也弥漫着一种乐观的氛围。一名HTCVive的合作方认为,这次品鉴会总算比之前的几场多了些“料”。
全面储备
为了抓住这一趋势,HTCVive还希望做得更多。除了推出两款新产品之外,它们正长石从软件层面入手,通过提供更为丰富的VR内容来抓住用户。
据HTCVive内容平台Viveport副总裁王志华介绍,2017年Viveport平台上已经聚集了超过1000款应用,预计在2018年,该数字将会增加50%,更多适配ViveFocus或者VivePro两种设备的内容也会出现在Viveport上。
与其他较为成熟的硬件产品相比,内容是时下VR产业最为缺乏的,这也让优质的VR内容变得抢手。钛媒体曾报道称,Viveport最初的抽成比例达到40%,后续又默默改回30%,再之后,甚至实行了零抽成的季度测试。为了获取内容,平台不得不做出让利。
这也让Viveport尤其重视拿到手中的优质资源。在演讲中,王志华特别提到了即将上映的好莱坞电影《玩家一号》。此前,HTCVive已经与影片出品方华纳兄弟达成独家合作,将为电影制作相关的VR内容,并通过Viveport面向全球发布。
除此之外,HTCVive也宣布和网易游戏达成合作。网易游戏出品的首款VR游戏《破晓唤龙者》将登陆Viveport平台。
对此,IDC的研究经理郑熙认为,VR领域的影视、游戏市场,还存在着不小的增长空间。
“一些VR设备带来的观影体验已经越来越好。这可以给用户卧室等场景带来私密性更强的观影体验。整体来看,尽管VR市场的繁荣还需要一定时间,但是游戏和影视层面的机会是存在的。”郑熙向界面新闻记者分析称。
另外,营造VR行业的软硬件生态,也是HTCVive近年来重点布局的事情。
为此,它们自2016年4月便启动了ViveX加速器计划,来培育VR生态链上的初创团队。“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启动了三期计划,投资了超过90个团队。”汪丛青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ViveX加速器在全球共有4个点:北京、台北、深圳和洛杉矶。台北算是HTC的大本营,洛杉矶是靠近硅谷的大城市,北京则是中国大陆市场的中心。
至于深圳,HTCVive所看重的或许是这个“中国硅谷”的硬件基础。曾几何时,华强北充斥着大大小小的“VR头显”,短时间内为遍布周边的产业链企业提供充足的VR设备元器件并不是问题。对于HTCVive而言,想要在2018年以产品全面攻占市场,供应链层面的持续保障是必不可少的。
但HTCVive在深圳的布局远不止这些。
2016年11月,HTC与深圳市人民政府签署合作协议,深圳市政府将支持HTC组建“VR中国研究院”,且双方将联合发起总规模达100亿元人民币的“深圳VR产业基金”。
2017年3月,HTCVive宣布,将与深圳市政府一起建立国际虚拟现实研究院,共同推动VR产业的落地与发展。
不到一年后,汪丛青再次宣布了和深圳市政府的又一次合作:双方合作成立一家名为“上华创投”的风投公司。这支10亿元人民币级别的基金所针对的是目标为早期AR、VR领域企业的投资机会。
看的出来,在经历了前几年的铺垫之后,为了在VR的丰收季到来之时尽早实现收获,HTCVive上下都做足了准备。
潜在的重蹈覆辙 HTC的努力初见成效,至少现在已成为VR市场的领先者之一。
电子游戏数据分析机构Superdata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索尼PlayStationVR在2016年的总销量达75万台,占据销量榜首;其次为HTCVive系列的42万台,第三是OculusRift的24万台。三家出货总量占了全球VR市场的85%。
HTCVive还在逐步确立自身在VR高端市场的地位。 但隐忧依然存在。
自Vive推出以来,其VR产品价格一直称不上平易近人。最初HTCVive系列的定价为799美元,国行版的售价则为人民币6888元。
尽管在2017年8月,HTC将这款机型的售价下调了1400元至5488元,但调整后的价格依然要高于市面上的很多旗舰版智能手机。至于在2017年12月推出的ViveFocus,3999元起的定价同样不低。
汪丛青对于产品的高定价有自己的一套说辞。在此前于北京举行的一场“沉浸式体验日”活动中,他以ViveFocus为例讲述了个中原因:Focus的配置是目前同类产品最好的,搭载的处理器是当时领先的高通骁龙835,同样搭载此芯片的手机售价已经在5000元以上。
但问题在于,一台非刚需的VR设备,无法和刚需的手机相比较。高定价很难唤醒大众用户的需求。
当然,对于发烧友来说,Vive系列产品的价格并非无法接受。但发烧友从来不是维持一家企业生存的主要力量,更多还是要依赖大众消费市场。
走高端路线的打法,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HTC曾经的手机战略——那已经被市场证明不再适用的高端战略。
“HTC的市场敏感度不够。”市场调研机构Gartner的分析师吕俊宽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在早期的智能机时代,HTC首先在欧美市场打响名声,优良的配置和不错的市场表现,使其为自身定位为高端的国际品牌,与苹果、三星并列。
很快,HTC把这种战略复制到了包括中国市场在内的其它区域,所销售的手机产品一度成为不少消费者的首选。2011年算是HTC最后的巅峰,当年的全球份额达到9.1%,销售量达到了4300万部左右。在美国市场上,HTC超越了没落的手机巨头诺基亚。
然而,随着技术的快速迭代,智能机行业的发展速度也一日千里。越来越多的手机品牌开始涌现,HTC的地位不断受到冲击。
首要的结果是,始终以国际高端品牌自居的HTC,并没有能够形成和苹果、三星等同的品牌号召力,这使得它们在高端市场的竞争之中渐渐落于下风。
高端市场受挫之后,HTC也没能在中低端手机市场找到自己的位置。
“HTC的优势在于技术,弱点在于渠道和营销,但后者正是OPPO、vivo等品牌的强项所在。至于降低成本或差异化,也不是HTC所擅长的。”吕俊宽称,缺乏开拓中低端市场的基因,使得HTC无法在销量上和上述品牌进行竞争。
“在智能机发展早期,有能力做好手机的公司还不多的时候,HTC可以依靠自己的高端策略赢得市场。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入局,HTC的竞争力开始消减了,”他对界面新闻记者总结道。
看起来,HTC的VR业务正在重走手机业务当年的老路,至少从产业环境来看有相似之处:行业中玩家不多,HTC利用着先发优势占据着行业领先地位。
重蹈覆辙的风险依旧存在。
IDC可穿戴设备和手机研究经理RamonLlamas就曾表示,HTCVive是除FacebookOculusVR和索尼PlayStationVR之外的又一个高端虚拟现实品牌。但前提是,市场上还没有公司有意涉足高端VR市场来参与竞争。
HTCVive的高管们对此并不认同。
“应该是相反的,VR设备和手机的不同点在于,一台廉价的手机还是实现基本功能;一部廉价的VR设备,用户体验则会很差。”汪丛青认为,“真正赚钱的一定会是高端厂商。”
HTC虚拟现实新科技部门副总经理鲍永哲则向界面新闻记者强调,HTCVive的路数,和曾经的手机业务线有所不同。“这一次我们不是单纯从硬件出发,还会做软件,Vive已经提供了丰富的软件生态,希望能找到新的增长点。”
尽管目前还很难说HTC选对了方向,但这家公司的管理层们相当乐观。至少在HTC转型VR的前期,市场看好其发展前景。
2016年3月,当HTCVive系列产品开启全球预售之后不久,该公司股价即出现飙涨趋势。当年3月15日,HTC的股价在盘中一度触及每股136.5新台币,相比半个月前涨幅高达70%。
就连大机构们也曾表示看好HTC的VR业务。
2016年5月,高盛发表报告称,到2025年VR/AR行业的产值有望突破800亿美元。高盛认为HTCVive在未来能成为领先的VR平台之一,而HTC更能够靠VR业务实现翻身。
只是在最初的火热过后,HTC的股价就和VR大行业的走势产生了趋同性的下滑。截至1月25日,HTC的股价报每股69.2新台币,相比2016年时的最高点几乎腰斩。
反映在公司的营收上,HTC的表现也未有好转。
2017年11月10日,HTC公布了第三季度财报。该季度公司净亏损31亿元新台币,这是公司连续第十个季度亏损。今年1月9日,HTC公布的2017年全年营收数据显示,公司全年总营收为621.2亿新台币,同比下滑20.52%,创下13年来最低水平。
这也表明,HTC的VR转型之路并不顺遂。
在发布会现场,汪丛青承认,想要让VR设备变得像手机一样普及,还需要一段时间。
“在我的理解中,真正的普及化产品应该有50亿的用户。”他举了两个例子:牙刷和手机。这是每个人每天必须接触的东西。显然,VR设备并未达到这个程度。
和高盛的分析师一样,汪丛青把目光放到了更为长远的2025年,“手机经过了8-10年的时间才真正普及,VR设备也如此。”他相信到了2025年,VR能够实现真正的普及化。
当然,这离不开相关技术的支持,比如5G。Gartner的分析师吕俊宽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手机和VR产品的联系在于,两者同样依赖5G技术的爆发。有了5G技术,VR公司就可以为用户提供低延时、高清晰度的内容,这将会极大地扩充行业的发展空间。
在此之前,汪丛青需要确保公司可以活到那个时候。
当回应界面新闻记者所提出的“VR业务能否对HTC的业绩有所提振”这一问题时,他谨慎地表示:“这应该去问公司的CFO。”
确实,汪丛青并不是一个财务专家,但他需要真正地把VR业务变成节节败退的HTC改善业绩的最后一个“救生圈”。

2017年也许称得上零售业的“转折年”。
根据商务部流通业发展司最新数据,商务部重点监测的2700家典型零售企业销售额同比增长4.6%。商务部同时认为,中国零售业回稳向好的态势基本形成,实体零售销售规模增速加快、企业盈利能力增强、主要业态经营回暖,实体零售创新转型频现新亮点。
实体零售业绩的回暖可能主要得益于两方面因素,一是企业转型带来的创新红利,也就是商务部发言人所说的发展新业态、搭建全渠道、重构供应链、推进渠道下沉等;二是消费升级带来的发展红利。相比之下,前者是内因,是主动力;后者是外因,是有利条件。
有些奇怪的是,商务部虽然高度肯定了一些新零售现象,却没有直接提及时下大火大热的“新零售”概念,背后的原因有些耐人寻味。
毫无疑问,新零售是一场由互联网巨头主导的零售业改造升级运动,它深刻改变了我国零售业的发展面貌、竞争格局,其深远影响力还将在未来逐步释放。商务部未直接引用这一概念,可能与巨头之间的概念之争有关,或许也与其中的弊端有关。
巨头的新零售:作风粗暴的“烧钱大战”
笔者一直密切关注新零售发展,总体感觉还是传统电商烧钱圈流量的玩法,即通过大量投资迅速圈地构筑起竞争壁垒,“拖死”大量的竞争对手之后再进行“收割”。
最典型的就是共享单车和无人货架。
共享单车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大量铺货,管理细节根本来不及精心设计,随之而来的就是数以万计的单车“葬身坟场”,大量创业公司倒闭,天量投资血本无归,让人触目惊心。
无人货架曾被誉为“风口中的风口”,赛道热得发烫,竞争也异常惨烈,从萌芽到洗牌仅用了6个月左右的时间,淘汰赛与恶性竞争结伴而来,疯狂的资本盛宴之后,留下的是一地鸡毛。“一将功成万骨枯”,但在现时的无人货架领域,只见“枯骨”不见“将”。
有人说“没有100亿不要做无人货架”,但有100亿,也未必能够成功。眼下的无人货架显然已成为“吞金的黑洞”,只不过,它吞噬的不是创业者的自有资金,而是风投的钱而已。
与共享单车、无人货架盈利模式尚未清晰就杀红了眼相比,以阿里盒马鲜生、永辉超级物种为代表的“餐饮+超市+到家服务”无疑要靠谱得多,至少它们所倡导的线上线下融合、发展直采自营、自有品牌、极速配送到家以及以数据与技术提升效率、为消费者画像的方向是正确的。但在正确的原理之下,也未必能产生预期的良好结果。
至少在现在,盒马还难言成功,它开到25家店以上,整体上依然亏损——笔者虽无准确数据,但按照电商一贯的高调作风,如果整体盈利恐怕早就吹破天了。网络也不乏质疑其模式的文章。永辉创始人张轩松对超级物种的信心也并非十足,他认为超级物种的未来还有待市场验证。
近日,侯毅炮轰京东,指责后者“烧钱”,“以价格战杀入市场”,“把整个中国有序的升级换代的零售业彻底打破,新零售将再次陷入价格战的怪圈”,并将其定性为“野蛮人”。
在笔者看来,侯毅的指责意在造势,在“烧钱”和“价格战”上,盒马与7FRESH可能只有量的不同而没有质的差别,其指责有“50步笑100步”之嫌。
“先开枪再瞄准”是互联网巨头的一贯作风,线上如此,线下也这般,一种模式未经市场验证即“舍命狂奔”,动辄几年之内开2000店、5000店甚至百万店的疯狂计划令人咋舌,类似于共享单车、无人货架式的重复投入、资源浪费屡见不鲜。
当然,速度有时候也是核心竞争力,但显然,对于没有资本“疯投”的实体零售企业而言,这样的“颠覆”超出了企业的承受能力,将企业的未来寄托于孤注一掷的豪赌,有可能让企业死得更快。
笔者猜测,阿里打造盒马,可能是想验证一种新商业模型,然后输出模式,将大量的实体零售网罗至其生态之中,巩固其支付阵地,获取源源不断的线下数据。但鉴于阿里生态的“帝国模式”,很多企业因不愿让渡“主权”而观望,就连已被阿里“收入囊中”的大润发也并非高度认可盒马模式,大润发新零售首席运营官袁彬就认为“盒马未必适合大润发,经上化不会成为主流”。
笔者认为,包括盒马鲜生、超级物种、7FRESH等新零售有很多创新、亮点值得实体零售企业学习、借鉴,但全然照抄照搬必死无疑。
业绩回暖:“小步快跑”式创新或是主因
总体而言,实体零售的转型创新,就其节奏而言,远远落后于互联网企业,实体店采用的更多的是一种稳健的跟随策略,由此形成了“自然分工”:互联网企业负责“发明”、验证新模式,实体零售负责学习、跟进。
例如,步步高的鲜食演义、天虹的sp@ce、新华都海物会、百联的RISO、大润发的优鲜、世纪联华的鲸选等,都是借鉴和模仿阿里的盒马鲜生;实体零售的无人店如居然之家怡食盒子、天虹WellGO以及良品铺子的智慧化改造,也都是受缤果盒子、阿里淘咖啡的影响。
只不过,实体零售的态度更谨慎、投资更审慎、节奏更稳健,也因此,尽管电商的新零售占尽了舆论优势,但要比创新的质量和效益,可能还是实体零售占优。事实上,从2017年的整体发展来看,实体零售企业的净利增长普遍快于销售增速。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实体店业态的创新,更注重内容而非形式;渠道的拓展中注意模式的验证,更多地围绕实体店做服务、搞拓展;供应链的重构量力而行,不贪大求洋,渠道下沉,也往往注重亲民接地气,一句话,实体零售很少做超出自身能力的创新,纵有也都差不多在可控范围之内。即使是实体零售中的“激进分子”如银泰商业、天虹等等,有些“脑洞大开”的动作,但真正的“异想天开”之举并不多。
此前有不少人鼓吹所谓的“零售革命”,认为所有的商业都值得“重做一遍”,“重做”当然是一种理想状态,但即使真的重做,也不太可能彻底颠覆以往,更不可能与过去彻底决裂,商业的发展是继承式创新,传统零售尽管不太招人待见,但决非一无是处,比如沃尔玛的“天天平价”、大润发的精细化运营、永辉的加强型生鲜、Costco和ALDI的低价策略,依然有巨大的价值,也值得电商企业学习;而有些东西,像直采自营、自有品牌、会员管理等,也并不是电商新零售的发明,而是传统零售早已有的东西,只不过是在互联网企业的“再发现”之下,价值进一步凸显,实体零售需要借助后者的数据与技术手段进一步优化。
最近有报道称,盒马正在“恶补商品力”,它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从永辉等实体零售挖人,这表明,不少传统的东西依然有巨大的价值,是不能抛弃的,实体零售实在没必要有“矮人一等”的感觉。
任正非说“这个时代将来最大的颠覆,是石墨烯时代颠覆硅时代,但是颠覆需要有继承性发展,在硅时代的成功佼佼者最有希望成为石墨烯时代中的佼佼者”,他认为“石墨已经是技术革命前沿边了,但边沿机会还是硅时代的领先公司,不可能完全凭空出来一个小公司,然后就领导了时代脉搏。”
信息时代的零售业同样是继承式发展,更多的机会还是属于万达、银泰、永辉、沃尔玛等领先的企业。事实上,实体零售企业最近的几年转型调整、创新变革,最主要的就是两个方面:一是“补短板”,为过去的不足“补课”,比如自主经营能力的提升、经营的专业性、精细化、特色化能力的提高;二是增加新时代的内容,如线上、数据、技术等。
笔者感觉,实体零售业绩的回暖可能主要来自于“补课”,而未来的发展空间与动力,则主要依靠添加的“新内容”。
实际上,商业零售是个非常现实的过程,你领先一步,可能风光无限;而抢跑三拍四拍,有可能就沦为探路的“先烈”。这些年,实体零售关店不少,而电商企业阵亡的无疑更多。关店的实体店,往往是因为过去的“欠账”太多,而阵亡的电商,则多因“颠覆”得过了头,不接地气成了“伪需求”。而当前风头正盛的盒马们,也无疑带浓重的有传统零售的印迹,绝非全然不同的“天外来物”。
可怕的不是互联网,而是传统零售的觉醒
可怕的不是互联网,而是传统零售的觉醒,这句话是郑州大学刘春雄教授说的,对此观点笔者深感认同。
当然刘教授说的是营销,他说“活跃的是年轻人,做得好的是传统企业,有资源整合能力的仍然是传统企业”,他认为“传统企业善用年轻人,新营销就威力无穷。”我觉得对零售业而言,同样如此。
早年,在双11唱主角的,几乎无一例外的是“淘品牌”,而最近几年,各类目排名前十的,几乎清一色的传统品牌;此前几年,大部分实体零售企业都遭遇了客流下降、销售下滑、盈利下跌,而去年,“三降”的企业已然是少数,迎来销售、利润“双增长”的企业越来越多。
商务部驻上海特派员向欣认为“未来的发展中,实体店仍将是零售业的主体力量”,商务部发言高峰也预测,“今年在宏观经济形势持续向好、现代信息技术应用步伐加快等因素的作用下,零售企业创新转型不断升级,实体零售回暖的趋势将持续增强。”
或许可以谨慎乐观地认为,实体零售已走出了衰退的泥沼,重新步入了增长的正轨。因此,笔者认为2017年对很多实体零售企业来说是“转折之年”。
这一次的增长,最大的意义可能在于重建实体零售的信心,“信心比黄金宝贵”,尤其是对在困境中挣扎数年的实体零售而言,在电商冲击、互联网巨头一次又一次的重磅收购的“大新闻”的折磨下,实体零售企业普遍经历了焦虑、浮躁甚至是惊慌的心路历程,“道路自信”更显难能可贵。
当然,新零售有很多东西值得学习、借鉴,比如盒马的大数据选品能力、会员营运能力等等,现阶段仍然是很多实体零售的短板,对此既不能妄自菲薄,更不能妄自尊大。事实上,盒马们向实体零售学习商品力的难度,可能比后者的数字化难度要低得多,也快得多。零售专家顾国建认为,没有全面的数字化,传统零售就难有“第二春”。
现在的情况也越来越明朗:实体店的未来取决于转型创新,这需要企业具备用户思维、专业能力,包括以大数据捕捉用户需求的能力,应用新技术缩短流通环节、提高营运效率的能力等。事实上,新零售的核心可能就是双线融合、全渠道经营、全程数字化,这些能力的获取,既可以是企业自建,也可由第三方提供,也能通过与平台合作获得。
当然,知易行难,实体零售的全面数字化决非朝夕之功,银泰有阿里的加持、步步高选择与腾讯都难以在短时间内做到。但我相信,只要看眼观长远、审时度势,贴近需求、步履稳健,小步快跑、动态突破,回稳向好的势头就不会逆转,全面数字化、全渠道经营也一定会有实现的一天。
“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实体零售的未来亦然。
行业格局的重构带来企业发展的新机遇
零售业到底是一个什么格局?如果非要给一个答案,那就是没有格局。因为传统意义上的格局已经彻底破碎。
当年以外资大卖场为第一阵营、内资大企业为第二阵营、中小企业为第三阵营的传统零售业的三极现象,已经被近年来的新业态、新技术、新渠道、新模式冲击得七零八落,甚至可以说荡然无存。你能说现在是沃尔玛、家乐福的天下吗?你又能说现在是永辉、百联的天下吗?或者说,现在是阿里、京东的天下吗?
单纯从零售业而言,以上皆不是。
现在正好又到了一个英雄不问出处的时代。惟一不同的是,英雄进阶的门槛已经大大提高,再不是那个路边小摊或是心血来潮便可以在零售业成就一番事业的时代了。
行业格局的重构是不可逆的历史潮流——它确实不过是时间早晚问题,在商业新尝试的迭代已经到了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现在,比如2018年乃至以后,它更是一个技术性问题。
我们认为,行业格局的重构必然带来企业发展的新机遇:
1、实体零售进入的是一个无寡头或是伪寡头时代。没有谁敢说自己可以永保第一。谁都有机会成为王者,假以时日,小舢板未来未必不能反转成大航母,成为行业的领头羊。2018年,这一形势应该更加清晰明朗;所以,中小企业更要坚定信心,你们并非没有机会,但是,馅饼也绝不会掉到你的碗里。
2、技术的创新在很大程度上将决定这个行业的创新。人工智能技术已经通过各种方式体现在了商业领域,尽管有些运用还很初级,但丝毫不影响它终有一天会爆发出颠覆性的力量。同样,对技术的充分应用,或者说在这方面走在前面的企业,虽然可能会遇到挫折,但未来成长和爆发的机会也将更大;
3、企业家需要再一次从头创业。守业成为目前中国一些大零售企业的主流意识,但业尚未大成,守有何用?所以,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中国的零售企业都需要有二次创业的决心,敢于用最开始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冒险精神,为行业与企业再度闯出一片新天地——不忘初心,勇于创新,难道不是时下实体零售企业欠缺的吗?
对实体零售而言,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但这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当然对电商也是如此。一如马老师讲的:未来一定不属于现在的互联网企业。
中国商业和经济的未来,不一定会再属于目前的这些企业家,而应该会属于那些未来的“创”业家——具备创新意识、创新能力、创新动力、创新魄力且具有前瞻和技术视野的敢于从头再来的行业的创业家们
商业业态的升级实质是效率创新
这是零售业态前所未有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时代:盒马鲜生、超级物种、掌鱼鲜生、鲜食演义,无人便利,无人货架,无人面馆……2017年他们是网红。
其实仔细想一想,倘若没有电商等互联网企业的线下搅局,仅凭沉闷的传统商业企业,这个行业着实有点萧索和落寞。也正是因为阿里、京东等电商巨头向线下的渗透与整合,才让零售业再一次很快速地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从这点上来说,必须要感谢这些企业。
实际上,要感谢的远不止这点,不管作用的好与坏,他们也确实推动了整个商业的变化与变革的进程。
2018年,商业业态的升级和进化仍然是进行时,也可以说一直在路上。
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大部分企业对业态的升级更多是在体验上做文章,比如更好的购物环境、更好的陈列、面积上的大与小,或者说在业态上跨界,比如超市+餐饮,超市+3C,超市+娱乐休闲,这样的业态升级迎合了消费升级下的部分新需求,也是创新的具体体现,但简单的业态组合或业态细分或聚焦,都解决不了行业遭遇困境的根源问题——你也许能有几年好光景,但随后又将陷入量利齐跌的怪圈。
所以,在零售企业的升级上,我们非常认同上海商学院教授、联商高级顾问团主任周勇的观点:真正的新零售不是锦上添花的“业态创新”或“模式创新”或“体验创新”,而是“效率创新”,从而使传统零售主流业态和主流企业被颠覆或以新的姿态获得新生!
1、所有的业态升级都是为了更好地活下去。这一点对实体商业企业来说更明显。
2、新物种未来命运如何尚存变数。目前,业态上创新行业最关注的有两种,一类以盒马鲜生为代表,通过海鲜类商品的爆款+餐饮,线上线下全面打通;一类以超级物种为代表,实体商业在业态上的尝试,但更像一个餐饮业态而失去了零售业态的本质。单纯以餐饮业态来说,又有如人评析的:把法餐做成了快餐。也就是说,持续性能有多长,消费者新鲜感过后是否还有足够的市场空间,尚需检验。
3、零售业归根到底是效率的竞争,换言之也是供应链和管理上的竞争。希望2018年,这一点能引起企业在业态升级或创新过程中更受重视。目前中国的零售企业在这方面还在努力的过程之中,有的已经初见成效,但这条路很漫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