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就在小米谋求空调业务做大,而本次欧盟对高通的判罚

台湾鸿海精密工业已开始讨论让代工苹果“iPhone”的制造部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通过将手机制造部门转移至主力子公司,企业价值有可能达到数万亿日元规模。鸿海在中美建设工厂导致投资膨胀,上市有助于获得巨额融资。
鸿海将于1月31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与股东磋商将“物联网”相关子公司“富士康工业互联网”上市。多位相关人士表示,正在讨论将总公司管辖的iPhone制造部门转至富士康工业互联网。
鸿海2017财年(截至2017年12月)的合并销售额达到4.7074万亿台币。其中,5成以上来自苹果相关业务,iPhone制造是集团的核心业务。有观点认为,上市企业价值将达到数万亿日元规模。
通过上市,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将容易进行公募增发和公司债发行等自主融资。此外,母公司鸿海可以在市场上出售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票,以获得现金。但鸿海将继续持有85%股权,维持控制权。图片 1

急于做大空调业务的雷军并没有闲着,而是选择从空调一哥格力电器身上寻找突破口。日前有多个渠道向家电圈证实,负责小米空调业务的智米科技,正在与格力前员工肖友元拥有的公司接洽合作,谋求合力破局。
自2017年8月,推出一款售价高达4399元的1.5匹变频空调,便在市场上悄无声息的小米并没有闲着。近日有多位家电内部人士向家电圈透露,急于做大空调业务的小米,虽然此前选择长虹空调为其代工,但并不满足于此。而是在寻找更有效的突破手段,那就是从空调一哥格力身上寻找突破口,谋求产品种类的扩大和市场的快速破局。
不过,面对格力电器董事长兼总裁董明珠很早就放出狠话:面对同行来格力挖人,格力电器知道后“派人将对方打了一顿,不能这样偷偷摸摸来挖人”。小米在空调业务发展扩张过程中,这次则采取了“曲线救企”手段。多方消息向家电圈确认,目前负责小米空调业务的生态链企业智米科技,最近一段时间正在与珠海的一家名为三友环境公司接洽,希望可以整合双方的实力,谋求市场扩张。
来自工商部门的资料显示:珠海三友环境技术有限公司法人为肖友元,注册资本金1000万元,成立于2016年9月21日。其中肖友元持股96%。肖友元的另一身份则是前格力电器海外销售总经理。就在2014年创维集团进军空调业务时,以肖友元为首的格力100多人从格力离职后加盟创维。2016年10月,肖友元等多位前格力员工被媒体,曝出离开创维空调。
目前来看,肖友元在离开创维空调之前,就已经另起炉灶注册成立珠海三友环境技术有限公司,选择扎根空调产业。通过自立门户、为客户提供ODM为主的设计、生产、制造、服务等业务立足。来自珠海三友环境的官网显示,公司2017年营业额预计为1.5亿人民币,其中包含委托研发项目和成品的销售,为国内外客户提供特定的技术和产品研发外包,生产制造过程技术指导和售后技术服务。
此次小米为了快速做大空调业务,选择与拥有格力背景的三友环境技术公司合作,显然是看中了肖友元的格力背景,以及过去多年来肖友元在格力所积累的产品研发、生产制造,以及品控管理等经验。从而可以弥补小米在空调业务上“一穷二白三无产业链”的短板,从而站在空调一哥的肩膀上谋求突破。当然,最终双方是在产品设计研发,还是会涉及产品加工制造等环节的合作,还在进一步磋商中。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双方已经基本达成意向。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小米谋求空调业务做大,而选择与格力背景的肖友元合作之际。早在2017年5月,长虹集团旗下的中山长虹电器有限公司就与肖友元拥有的珠海三友环境成立一家名为中山虹友电器公司,注册资本金4000万。其中,中山长虹持股60%、三龙环境持股40%。
抛开格力董明珠与小米雷军的10亿赌约“谁赢谁输”又能否兑现不论,在两家企业最近几年的发展扩张过程中,董明珠领导的格力早在三年前就进入小米的主业手机,雷军领导的小米也通过生态链企业智米于2017年进入格力的主业空调。如今,随着小米选择与格力前高管肖友元合作,无疑是想选择“直道超车”。

“罚单”不断的高通,近来可谓厄运连连。
1月24日晚间消息,欧盟委员会宣布,已决定对高通公司罚款9.97亿欧元(约合12.29亿美元),这也是各国调查高通反垄断案以来的最高罚款记录,相当于高通公司2017年营业额的4.9%。
欧盟方面称,高通滥用其市场主导地位,通过向苹果公司付费的形式,换取苹果在其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中独家使用高通的芯片。与此同时,欧盟对高通公司的另一项反垄断调查还在进行中。该调查案件涉及高通是否以低于成本价销售部分型号芯片,以打压其竞争对手基频芯片商Icera,使其退出市场。
1月25日,高通在台湾遭遇的8亿美元罚单也有了新进展:高通将分60期,共五年时间缴纳罚款。此前,高通一直拖欠罚款,2018年1月22日已是该罚款缴交的最后期限。
“欧盟罚款绝不是孤立事件,很可能与苹果公司的推动有关。在此之前,苹果已对高通在全球范围内提起诉讼将近一年了,”北京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集成电路产业高级分析师、北京半导体行业协会技术研究部部长朱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从去年开始,我们认为,整个手机产业进入缓慢增长期,苹果公司的利润也在下行,在此背景下,苹果公司不再愿意与供应商分享利润份额,首选的做法便是与高通对垒。”
祸起苹果?
两个美国科技巨头“行贿受贿”,欧盟却跳出来开了天价罚单——高通获欧盟罚单背后的关键先生,很难令人不联想到苹果。
在经过长达两年多的调查之后,欧盟方面决议认为,高通在2011至2016年期间向苹果公司支付数十亿美元“返点”,以令后者的iPhone和iPad设备独家使用高通LTE基带芯片,从而帮助高通进一步巩固了市场地位。
所谓基带芯片组,能够使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连接到蜂窝网络,以便进行语音和数据传输,属于智能设备中的核心部件,LTE基带芯片组则符合4G长期演进的标准。
目前高通是全球最大的LTE基带芯片组供应商,根据基带与射频分析机构StrategyAnalytics的数据,2015年高通LTE基带芯片全球份额为65%,尽管2016年的数字下滑,但也占据52%的市场份额。
在高通与苹果的内部协议中,如果苹果向市场推出一款使用了高通对手的基带芯片组的产品,这笔“返点”款项将会停止支付。此外,如果苹果决定更换供应商,则需将已支付款项中的大部分退回给高通。
苹果公司则越来越对这样的规定丧失耐心。尽管在欧盟的调查中,苹果公司收受了高通排他性协议的“好处费”,但这家手机巨头在2017年展开对高通的全球诉讼,控诉后者采用“排外政策和过度的版权费”,使得过去几年间苹果公司多花费了数十亿美元。
“苹果与高通的协议发生在2011年,当时苹果公司在技术上可选择的合作对象并不多,从这个角度来推断,这应当是双方均有意愿的协议,”朱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坦白说,高通过去在产品效果上是最好的,即便没有这笔资金,苹果也很大程度上会选择高通,只是最终通过资金的形式将事情固定下来。”
但如今,曾经亲密无间的“战友”却选择了分道扬镳。在朱晶看来,这与苹果公司身处的智能手机大环境相关。“整个手机产业正在经历缓慢增长期,苹果公司也承担了相当压力。过去高利润时代,它可以与供应链合作伙伴共享红利,如今则需要在上游进行重新计划。”
一个佐证是,苹果公司正在加大基带芯片的自研力度。2017年底有媒体报道,iPhone将引入联发科基带,并加大对英特尔基带的采购力度,但也有业内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给联发科的订单中,基带芯片是由苹果自主设计的,只是交付给联发科,以后者的名义生产。
麻烦缠身
此次欧盟罚单并非高通遭遇的首例。作为智能手机芯片巨头,近年来高通拥有一系列监管机关处罚的“历史”,可谓麻烦缠身。
2015年,我国国家发改委对高通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排除、限制竞争的垄断行为罚处9.75亿美元。2016年底,高通在韩国被判违反公平竞争,收到反垄断监管部门8.53亿美元的罚单。仅三周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也对高通提起了反垄断调查。2017年,台湾地区“公平交易委员会”则对高通开罚7.73亿美元,同样是因其垄断行为。
不过这一次,高通对欧盟的判罚反应极为强烈,称将立即向欧盟中级法院“综合法院”(GeneralCourt)提起上诉。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即便高通向欧盟中级法院甚至最高法院上诉,在法院最终判罚之前,该公司仍将必须支付巨额罚款且调整自己在此期间的行为。法院判罚过程或持续数年。
另一个麻烦是“博通1050亿美元收购高通”的阴影。而本次欧盟对高通的判罚,也将就此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北京时间1月25日凌晨,在欧盟罚单开出后,高通报收67.98美元,微跌0.53%。此外,有业内人士称,该判罚将在一定程度上成为苹果诉讼高通案的参考,接踵而来的罚款、诉讼,或将长期拖累高通股价。
高通的股价波动,将有望增加博通收购的胜算,而这背后仍然是重重利益。“博通如果收购高通成真,从全球手机产业链而言,最大的受益者又将是苹果公司。”朱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直言道。
有消息人士透露,如果完成收购,博通计划在一段时间后关闭高通的专利授权业务,因为该业务导致高通与客户之间发生了太多的摩擦。然而,来自专利授权的利润为高通的研发创新活动提供了资金。
“如果将这项业务关闭,高通手机芯片创新能力跟不上,将极大影响OPPO、Vivo等极大依赖高通芯片的本土手机厂商的竞争力。”朱晶指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