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量那款付加物不小概是锤子今年将公布的T3手提式有线电话机,FF创办人贾跃亭在公布会上表示会神速把优酷洋芋的股价做到100元

聊起过去一年最喜欢的一个词,罗永浩想了想,选择了“起死回生”。
熬过了300多天濒临破产的日子,2017年,锤子不仅拿到了10亿的融资,还将公司搬去了成都,新品手机坚果Pro2也在双十一期间拿到了不错的成绩。
在1月21日下午举办的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罗永浩一说起这些脸上就抑制不住笑容,但为了维持一个企业家荣辱不惊的形象,他还是为自己找补了一下,“你们不要觉得我是得意啊,我这叫欣慰。过去一年,作为锤子的第一责任人能完成起死回生这个任务,确实挺值得欣慰的。”
当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问到,如何看待那些艰难时期也一直支持锤子的锤粉时,罗永浩的回答是理解并惶恐。
“在这样一个创业的大时代,人们更愿意去支持一些有理想有追求的公司,这很正常,而我们的艰难也恰恰体现了他们支持的价值。”罗永浩承认,他自己靠旺盛的表达欲占了一些便宜,有时候可能别人是100分他是90分,但他表现的像120分。“在表达上我也没有付出额外的努力,所以对这些额外的好处还是挺惶恐的。”他说道。
去年,锤子推出了一款空气净化器,有媒体分析这可能是罗永浩像小米一样搞锤子生态链的前奏。
今天,罗永浩并没有否定这一说法,但他表示当初做空气净化器仅仅是为了“贴补家用”。“手机一时赚不到钱,所以做个净化器想赚个快钱。未来,锤子科技还是会倾向于像苹果一样,只打一场仗,做最大的市场。”
对于什么是最大的市场,罗永浩表示,锤子科技一直以来的愿景都是做一个时代最大的计算平台,“如果我早生十年我可能就去做电脑了,现在就是手机,未来很可能就是VR、AR眼镜。”
言语中可以看出罗永浩对眼镜这个形态的智能硬件抱有很大的兴趣。而他也承认了这一点,毕竟眼镜能解决看的问题,又能解决移动计算的问题。
另据罗永浩透露,今年5月15日锤子科技将在北京鸟巢召开一场约3万人的发布会,推出一款具有“颠覆性”的革命性产品,且该产品将比现有主流计算平台上的工作效率提高300%以上。“我们团队现在正在三班倒加急赶产品,选择鸟巢也是为了配上这款革命性的产品。说到这我简直要等不了了,总之到时候你们准备好纸尿裤,我们一起到鸟巢见证这款将改变未来8-10年的产品。”
虽然罗永浩并未明确表示这款产品是什么,但联想起锤子此前发布的计划,猜测这款产品很可能是锤子今年将发布的T3手机。
到底这款产品是否是T3,它又有何颠覆之处?我们只能期待老罗这次的发布会能按照计划表上的时间如期举行。

经历了互联网洗礼的传统行业开始逐渐走出阴霾重新走向转型之路。其中,苏宁更是实现了从实体的电器行业转型发展互联网再到线上线下一起发展的蜕变。尤其是为了突显智慧零售,苏宁不惜将A股上市公司名字由“苏宁云商”改为公司品牌名“苏宁易购”。
对于公司向智慧零售的转型,苏宁董事长张近东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随着技术的发展,时代的变革,新兴产业都会成为传统行业。前几年,互联网经济兴起,连锁实体被称为传统行业,如今,电商也成为传统行业,遭遇发展瓶颈,并开始摸索着走向线下,拥抱实体经济。”
传统行业“触网”不忘本质
对于传统行业来说,在实体店受到互联网冲击大规模关店之后,传统行业为转型刮起了一波“触网”风潮。
以苏宁为例,公司2013年将名称从“苏宁电器”改为“苏宁云商”,也是“触网”的一种方式,这代表着公司将原有线下的资源和能力拓
展到线上,开展数据化的运营,即将线下互联网化,成为“云商”。
从目前的数据来看,苏宁的“触网”无疑是成功的,尤其是苏宁于2015年和阿里结盟之后,线上交易增速迅猛。2017年三季度报告显示,苏宁易购线上平台实体商品交易总规模为807.25亿元,同比增长55.64%。
事实上,在《证券日报》记者采访多家传统行业的过程中发现,并不是所有实体企业能够像苏宁一样成功触网的。
一位互联网公司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称:“现在很多传统企业都想向互联网方向转型,但是,真正实现转型的传统企业很少,大多数企业是为了在网上倾销库存。”
也许有的传统企业将未来的希望都寄托于互联网上,但是,张近东却认为互联网在多年的发展中已经不再是新兴行业,而是已经步入了传统行业一列。
“如今,电商也成为传统行业,遭遇发展瓶颈,并开始摸索着走向线下。”张近东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我想我们的发展一定可以给行业带来信心。在互联网汹涌来袭之后,我们很多企业在转型过程中,恰恰容易忽视自己的核心优势,被互联网牵着鼻子走,一味追求风口。但是实践证明,靠抢占风口造概念是不可能一劳永逸的,靠资本输血的企业更是不可持续的。市场终究会偏爱有内功、有底蕴、有盈利模式的企业。”
“转型要转变思想,拥抱互联网,但同时也要有清晰的认知和判断,抓住零售业万变不离其宗的本质——商品经营和用户服务,用互联网的手段将这些能力凝聚在共享的云平台上,建立一种能够适应这种快速迭代、且可持续的核心竞争力。”张近东如是说。
今年挑战两万亿元交易规模
在苏宁的互联网业务高速发展的同时,苏宁董事长张近东又再次转变发展战略,就是通过将融合后的互联网技术反哺线下,不断改造和优化线下业务流程和零售资源,并逐步将线上线下多渠道、多业态统一为全场景互联网零售“苏宁易购”。
张近东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称:“十九大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都强调要着力调整‘虚实’结构,大力振兴实体经济。实体企业如果不积极运用互联网技术进行转型升级、提升运营效率,很可能就会被淘汰;互联网企业如果不与实体企业融合,就会丧失立足之本,同样没有未来。所以,很多企业探寻线上线下融合发展的模式,总体而言,目前正处于摸索阶段。”
张近东向《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中央提出去库存、去产能、供给侧改革,目的就是要解决长期以来的供需矛盾。这看似是制造业的问题,而智慧零售企业也可以扮演很重要的角色、承担更重要的责任。”
张近东对智慧零售寄予了很大的期望。近期,张近东举行了郑重的签约宣誓仪式,苏宁各产业、大区、事业部、公司的领导在苏宁智慧零售版图中盖上印信,将在2018年共同挑战两万亿元的交易规模。
其中,早在2017年12月29日,苏宁100家互联网门店在全国同时开业,元旦三天,开业门店总数达到112家,这其中包括了云店、县镇店、精选店、红孩子母婴店、小店、苏鲜生超市、体育店等多个业态。
“2018年,我们提出来智慧零售要像3D打印机一样,在全国各地快速复制出各种零售业态,实现新开5000店的宏伟目标。”张近东如是说。
智慧零售赶超国际水准
可以说,在零售领域,苏宁是最早提出智慧零售概念的公司,也是率先践行者,奠定了行业领先态势。而这种优势不仅仅是在国内,即使是在国际市场上也属于领先进行实践的企业。
“在前几天美国拉斯维加斯举办的全球消费电子展上,全球首个登录CES的无人店就是苏宁创新的BIU店,引发了全球瞩目。”张近东向《证券日报》记者介绍称:“当得知苏宁半年开了5家无人店,外国同行很惊讶。说他们尝试无人店已经3年了,到现在还没有应用落地。”
据了解,苏宁在展会上展现的刷脸支付、颜值机、AR购物等新鲜玩法引爆体验热潮,有来自美国、巴西、日本、中东、欧洲等地20多个企业考察团来参观体验,法国巴黎银行董事长亲自带队,德国一家公司就带了10个考察团来访,展会期间绑脸达到18000多人次,颜值互动达到7500多人次。
“客观而言,前沿技术的研发,中国可能不是最强的,但是在落地和商用方面,中国一定是有优势的。”张近东如是说。
张近东表示,我们已经建立起了一整套智慧零售的解决方案,真正成为全球智慧零售的引领者和行业标杆。我们有更大的能力为供应商提供全方位的零售服务解决方案,能更好地帮助中国制造构建价值、塑造品牌,带动更多中国品牌走向世界;同时,为中国最广泛的中小零售商赋能,带动他们转型升级并努力成为国家供给侧改革的推动者。
据了解,近日,苏宁刚刚调整了新产业生态构成,确立了苏宁易购、苏宁物流、苏宁金融、苏宁科技、苏宁置业、苏宁文创、苏宁体育、苏宁投资八大产业板块协同发展的格局,助力苏宁智慧零售的极速发展。
“目前行业竞争的格局已经逐步从企业间竞争转向产业生态圈的竞争,而这正是苏宁近些年来在布局的事情。”张近东如是说。

1月19日,乐视网(300104.SZ)公告称,贾跃亭控制的关联公司对上市公司关联欠款共计75.31亿元,这被看作“打脸”贾跃亭之妻甘薇在1月3日发布的微博,微博解释了贾跃亭资金去向。
1月22日,乐视控股及非上市体系债务小组发布声明,表示:该公告部分事项阐述不够完整,75亿元债务与乐视控股及债务小组掌握的数据尚存一定差异,经初步核算需要乐视控股等关联方承担还款的金额预计在60亿元左右。相关负责人对外表示,公告前,贾跃亭、甘薇及债权小组均不知情。
乐视网在1月19日连发多则公告,其中谈及九大风险,并表示:2017年乐视网出现了关联应收款项难以收回、实际控制人借款承诺未能履行、部分债务到期等问题,造成公司现金流极度紧张,导致公司出现大量对供应商的欠款无法支付,销售渠道陷入困局,业务规模大幅下滑。预计2017年全年累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亏损。
乐视控股在声明中还表示,在预计承担的约60亿还款金额中,其中超过30亿元已有相应解决方案在加快执行,包括但不限于前期上市公司已经公告的将非上市公司乐视金融、乐视商城等优质资产以资抵债注入上市公司,以及其他推进中的解决方案。剩余20多亿元将在法律法规允许的前提下彻底解决,目前各方正全力推进。
随后,1月22日午间12点,贾跃亭之妻在声明发布后转发相关微博,表示“大半年时间我们一直在努力解决问题,作出解决方案从未停歇……到今天,我们也不会停歇,竭尽全力。”
双方的争锋相对,较2017年1月15日贾跃亭、孙宏斌携手召开乐视拉来白衣骑士发布会时的“惺惺相惜”已不可同日而语。从最初市场热议的“孙宏斌是否被坑?”到后来的“孙宏斌欲夺取乐视网控制权”再到当下乐视网终止乐视影业重组,以“全线利空”的姿态迎接复牌。而手中高达99.54%股权质押且被轮候冻结的贾跃亭,只能接受自己被列为九大风险之一。
独立TMT分析师付亮此前接受界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终止重组后,在乐视网股价下跌到足够低,融创可以抄底,在合适时机重启乐视影业注入,在贾跃亭股权被轮候冻结的情况下,孙宏斌也可顺利拿下控股权。”这一观念得到不少分析师认可。
在乐视网终止乐视影业重组事宜,并宣布近期复牌的消息后。已经等待了270多天的18万乐视网中小股民即将面临亏损。复牌后毫无悬念的下跌,无疑是“杀戮”的开始。诸多股民已经在股吧中呼吁维权,欲联合聘请律师对乐视网、贾跃亭方进行索赔。
上海汉联律师事务所宋一欣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复牌与利好利空无关,如果投资者要采取法律手段维权,要依据法律规定。”
对于诸多投资者提出的“针对乐视网IPO涉嫌造假,募资投向不明,大量上市公司资金被挪用,巨额关联交易掏空上市公司等问题提起法律诉讼”,宋一欣认为:“这些完全有可能成为维权点,按现行法律,必须有证监会处罚决定或自认造假的公告才行。”
2017年至今,基金已先后3次下调乐视网估值至3.91元,估值暴跌74.5%,相当于复牌后将出现13个跌停。有股民在股吧中表示,前后补仓后,自己手中有7500股乐视网股票,成本价45.8元/股,几乎是自己的全部积蓄。另有股民表示大部分股东的平均成本都在45元左右。在没有利好的情况下贸然复盘必然下跌幅度过大,恳请证监会推迟乐视网复盘。
与诸多股民将迎来同样遭遇的还有牛散章建平。根据乐视网披露的2017年三季报显示,牛散章建平持有乐视网约4977万股,持股比例为1.25%。2016年8月,乐视网以每股45.01元价格向章建平等定增对象发行1.07亿股。其中,财通基金认购3910万股、章建平认购2488万股、嘉实基金认购2133万股、中邮基金认购2133万股。
宣布终止重组后,上述股东无疑将面临巨额亏损。而对诸多涉及乐视网融资客,“准爆仓”即将被揭开“盖子”。随着乐视网的复牌,融资客资不抵债的例子或将频繁出现。
此外,还有股民表示,“2017年年初乐视网负面已经满天飞的情况下,贾跃亭在发布会上表示会快速把乐视网的股价做到100元,那种氛围下,中招的散户很多。”2017年1月15日乐视和融创中国联合召开的投资人见面会上,贾跃亭表示会通过自身努力,上市公司业务肯定会进入爆发期,希望齐心协力让它快速达到100元。随后公司对此发布澄清公告。
目前,众多股民在各大公开平台上猜测中,5-18个跌停均有涉及,此外还有投资者表示将会在乐视网跌到谷底时抄底。但有专家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现在的乐视网从技术角度分析已毫无意义,从抄底角度而言则毫无必要。即使这只股票重新获得生机,仍需要时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