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到如今乐视网发布公告,贾跃亭持有乐视网股份约10.24亿股

距离乐视网复牌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有媒体表示,将在1月23日召开终止重组暨公司经营情况说明会后,乐视网没有继续停牌的理由,大概率于1月25日复牌。那么,经历了9个多月的停牌,贾跃亭与孙宏斌之间,关系早已从最开始“一见如故”的亲切,到如今频繁“打脸”的尴尬。
在微博上,有一个词语叫“塑料姐妹花”,意思是“好姐妹的感情就像塑料花,特别假,但是却永不凋谢”。实际上,好兄弟之间的感情,也可能是塑料做的。
贾跃亭和孙宏斌,就是这样。从最开始的“一见如故”,到后来贾跃亭出走美国,留下乐视的“烂摊子”,再到孙宏斌对乐视进行大规模调整,实行“去贾跃亭化”,再到如今乐视网发布公告,频频“打脸”贾跃亭,两人的“塑料兄弟情”上演到极致。
36天拍板入股 发布会上“花式互夸”
去年1月15日,孙宏斌和贾跃亭一起举办了一场新闻发布会,重点当然是宣布融创入股乐视。在发布会现场,贾跃亭与孙宏斌大秀“恩爱”,互表惺惺相惜之情。
孙宏斌曾用了这样的话来形容他和贾跃亭:“有些人认识很多年你还是觉得陌生,有一些人一见面经过短时间的交往就觉得很亲,像兄弟。”
据了解,两人初次相见,原本是会谈乐视于三里屯一处地产的事情,那时的贾跃亭因为乐视运转的问题变卖房产。不过,令贾跃亭意外的是,孙宏斌的兴趣不仅仅在乐视的房地产上。初次的见面和了解,为以后两人的战略合作奠定了基础。
根据孙宏斌所言,他第一次跟贾跃亭谈了六七个小时,谈完之后,就有投资冲动了。正因如此,融创出资150亿入股乐视的买卖,双方也只用了36天就拍板了。
孙宏斌表示,在投资乐视之前,自己去乐视上了一个月的班,乐视对他们开放了所有的资料,高管想见谁见谁,这在乐视历史上前所未有。他们双方之间谈价格,也非常简单,孙宏斌表示“都是老贾定的”,自己没什么异议。
在整个发布会现场,孙宏斌和贾跃亭展开了“花式互夸”。贾跃亭称一直很仰慕孙宏斌,并表示孙宏斌“永不言败的精神也打动了乐视”。而孙宏斌则说“特别认同老贾的企业家精神,这种精神在这个时代是非常稀有的。”
在当时,孙宏斌甚至放话表示,融创中国投资乐视的逻辑第一条就是让它不缺钱,“缺多少解决多少”,而自己不会参与乐视的具体管理。
贾跃亭远赴美国 孙宏斌接下烂摊
然而,乐视的困境,并未因为孙宏斌的入场而得到缓解。事实上,在2017年的上半年,易到易主、资产冻结、堵门催债……无数负面齐刷刷向乐视扑来,而那个一手创办乐视这个互联网生态帝国的贾跃亭,也选择在此时离场。
去年7月6日,贾跃亭先是在微博上公开表示,自己将“承担所有的责任,会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并表示,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的钱款全部还上。然而,当天晚上,贾跃亭辞去乐视网包括董事长在内的一切职务并退出董事会,不再具有任何决策权。实际上,有媒体报道称,早在7月5日中午(加州时间7月4日晚上),贾跃亭就抵达美国。
而此时,乐视的所有烂摊子,都留给了孙宏斌。那么,乐视到底有多糟糕?其实谁也说不清。不过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乐视已经陷入困顿。
以去年7月17日举行的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为例。当时的股东大会,主要是为了表决修改公司章程、推进资产重组暨股票延期复牌、以及董事会改组外加补选孙宏斌、梁军、张昭等非独立董事。会议时间很短,只开了15分钟,参加人数也只有四五十人,但会场外面却异常混乱,无数举着“乐视还钱”标语的讨债人,围堵会议现场,要求面见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而最后,不得不出动警察维持秩序。
而在去年9月,融创中国举行半年业绩发布会,孙宏斌在谈到乐视时显得相当无奈。他表示,“在投资乐视之前,我这辈子已经没什么遗憾了。但在投资乐视之后,如果不把这个公司搞好,我这辈子就真的有遗憾了。”这话刚说完,孙宏斌就摘掉眼镜,擦去眼中的泪水。
可以发现,从贾跃亭手中接过乐视的孙宏斌,可以说已经心力交瘁。不过,在这个时候,孙宏斌对贾跃亭的评价还是相当积极正面的。他表示,“虽然贾跃亭失败了,但他人非常厚道,且能够在一个产业中做最早的布局。”
乐视董事会改组 贾与孙关系微妙
贾跃亭出走美国后,很多人都觉得孙宏斌是被贾跃亭彻底坑了,不过,孙宏斌也并非等闲之辈。在贾跃亭出走以后,孙宏斌先是正式当上乐视网董事长,之后便开始对乐视进行大规模的调整,实施“去贾跃亭化”。
事实上,在这段时间里,贾跃亭与孙宏斌的关系非常微妙。 为什么这么说?
贾跃亭于去年7月6日退出董事会,但当时乐视网并未提请新的董事长议案,只是说改组董事会,新加入孙宏斌、张昭和梁军。也就是说,只是把原来的董事会从五人增加至八人,而梁军和张昭,原本就是乐视系的,融创只有孙宏斌一个人进来了。
而贾跃亭也在公开信中强调,自己仍然是乐视控股的执行董事和最大股东。事实上,贾跃亭虽然退出乐视网董事会,但其还是乐视网最大的股东,虽然不具有决策权,但还是有权干涉公司事务。
孙宏斌入主乐视 实施“去贾跃亭化”
不过,在孙宏斌正式当选乐视网董事长之后,开始对乐视进行大规模的调整。
我们来看看他是怎么做的?
8月15日,乐视网CEO梁军及人力资源部连发11份人事任命,乐视网班底遭遇大轮换。
8月17日,孙宏斌召开乐视网高管闭门会,制定新的运营策略,将业务重点集中在乐视视频、电视、云平台和影业四块。
9月27日,将乐视网更名为“新乐视”,美其名曰“为了进一步契合公司新的战略调整”。
10月25日,成立新乐视管理委员会,乐视影业董事长张昭任委员会主席,融创代表刘淑青担任委员会副主席,而委员会成员则包括孙宏斌、张志伟、袁斌、李宇浩。事实上,这也被视为乐视“去贾跃亭化”的重要一步。
12月5日,乐视致新正式更名新乐视智家,法定代表人由贾跃亭变更为张志伟。
随着乐视改革的深入,不少原本乐视的核心高管也纷纷离开。有媒体统计,从去年7月至今,乐视已有十余位核心高管离职。
比如乐视控股战略规划与管理部副总裁暨总裁办主任、乐视移动总裁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在去年8月24日卸任一切职务,他是贾跃亭在乐视的最后一位重要“老搭档”。
而去年10月27日,作为乐视网总经理的梁军,乐视网高级管理人员高飞、张旻翚、蒋晓琳、杨永强,也纷纷递交辞职报告,辞去其在乐视网的职务。之后,乐视网副总经理吴亚州、刘弘(保留副董事长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职务),监事吉晓庆、证券事务代表刘文娟等也陆续辞职。
那么,在这些乐视元老辞职之后,是谁接任了他们的位置呢?
据了解,在梁军离职一个半月后的12月15日,乐视网宣布,来自融创的刘淑青出任乐视网CEO兼总经理,同时,她还是乐视网如今的法定代表人。
可以发现,刘淑青在去年年初,融创中国入股乐视网时,只是天津嘉睿在乐视网的委派董事。而去年8月,刘淑青就任乐视网高级副总裁,全面统筹乐视网及上市公司体系人力资源、法务、财务及行政管理工作。去年10月,新乐视成立“新乐视管理委员会”,刘淑青被任命为新乐视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如今,她已经成为乐视新任CEO和法定代表人了。
而其他董事会成员,目前只剩乐视影业的张昭和刘弘两位乐视元老。而在高管名单中,刘淑青作为总经理掌舵,乐视人员金杰、谭殊、袁斌作为副总裁。
可以发现,截至目前,孙宏斌基本完成对乐视网的高管人事洗牌。
对于这样的洗牌,知名互联网学者刘兴亮诠释得很到位。他表示,乐视的旧部分为三派:一类是叫死忠派、一类跪舔派、一类骑墙派。孙宏斌第一步先把原来贾跃亭的死忠派都清洗出去了;第二步把跪舔派收留下来予以重任;第三步对于骑墙派的态度,就是到骑墙派发现自己不能够得到孙宏斌的重用以后也就离开了。
孙频繁打脸贾 双方剑拔弩张
如今,完成乐视人事洗牌的孙宏斌,与贾跃亭之间的关系,多少有些剑拔弩张了。在今年1月以来,孙宏斌已经成为董事长的乐视网,多次发布公告“打脸”贾跃亭,“塑料兄弟情”愈演愈烈。
比如1月2日,贾跃亭回应北京证监局通告,称其会尽责解决债务问题,与上市公司沟通形成债务解决意向,通过出售资产获得资金和以资产抵债的方式,解决上市公司的欠款问题。不过,当天晚上,乐视网就发布公告称,乐视网与非上市体系的债务问题目前尚未就解决意向形成可执行的实质性解决方案。
另外,1月19日,乐视网又发布公告称,公司注意到有部分网络媒体报道了《甘薇发声明:将负责贾跃亭在国内的债务问题》等文章。在文章中,甘薇表示,老贾个人还替公司担保了100多亿债务,导致个人及家庭负债累累。但乐视网表示,在上市公司存续的各项借款中,贾跃亭及乐视控股,以及联合其它方共同为上市公司及子公司提供担保的总额仅为14.17亿元,再次“打脸”贾跃亭和甘薇。
事实上,除了“打脸”,孙宏斌与贾跃亭如今关系非常尴尬。据了解,目前贾跃亭通过乐视控股及其所控制的其他乐视体系内关联公司,以关联交易的方式形成大量上市公司应收款项,截至2017年11月30日对上市公司的关联欠款余额达75.3亿元。
如今,乐视网表示,将采取包括法律手段在内的一切手段,责成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停止向第三方处置其所控制的乐视汽车有限公司、FaradayFuture、Lucid等相关股权和资产,并优先用于切实解决其对上市公司构成的实际债务,尽最大可能保障上市公司股东权益。
也就是说,如今,孙宏斌和乐视网也成为了讨债方,站在了贾跃亭的对立面。
未来关系如何? “塑料兄弟情”或将继续
目前,对于孙宏斌来讲,“去贾跃亭化”已经进入最后一步,那就是贾跃亭本人。贾跃亭目前仍然持有乐视网25.67%的股权。
而更尴尬的是,贾跃亭持有的股权几乎全部为冻结状态,这也使得如今乐视网的股权结构无法轻易被变动。事实上,正因如此,孙宏斌重组新乐视的计划也遭遇阻碍。
1月19日,乐视网表示,天津嘉睿增资乐视影业一事,因为乐视影业的第一大股东——乐视控股所持乐视影业股份被司法冻结,导致本次交易终止。另外,上市公司乐视网更名一事,也遭遇折戟。
刘兴亮表示,在之后,乐视在处理国内资产的过程中,贾跃亭和孙宏斌还会有更多的利益拉锯的过程。两个人的情谊当然也是有的,但利益才是从头到尾的主角。
也就是说,贾跃亭和孙宏斌之间的“塑料兄弟情”,或许还会继续。

记者查询2016年的公告发现,乐视网与乐视影业的44名股东进行对价交易发行股份并支付现金。而这44名股东中明星闪耀,包括张艺谋、郭敬明、孙红雷、黄晓明、李小璐、孙俪等全都在列,其中张艺谋是持股比例最大的明星股东
前后筹划三年的乐视网对乐视影业的重组终成泡影。前天,乐视网发布公告,称公司当天上午召开的董事会上已经通过了终止对乐视影业重组的计划,这意味着早在2014年年底乐视最辉煌时期被贾跃亭积极推动的乐视影业上市计划彻底泡汤。在这场历时三年的“上市梦”结束之后,当初高调入股乐视影业的那些明星们将如何回本也成为外界好奇的话题。
追溯 明星持股乐视影业曾账面大赚10倍
尽管早在2014年年底,贾跃亭就曾作出过将乐视影业资产注入上市公司乐视网的承诺;不过,作为上市公司的乐视网真正披露重组细节还是一年多之后的2016年5月。当时乐视网发布公告,披露了公司拟向乐视影业股东以41.37元/股发行1.65亿股股份,并支付现金29.79亿元从而收购乐视影业100%股权的计划。这是乐视网首次披露重组乐视影业的规划细节,同时也意味着乐视影业的总作价已经高达98亿元。
北青报记者查询当时的公告发现,此次乐视网计划与乐视影业的44名股东进行对价交易发行股份并支付现金。而这44名股东中明星闪耀,包括张艺谋、郭敬明、孙红雷、黄晓明、李小璐、孙俪等全都在列。此次乐视网给与乐视影业的作价相当高,因而这些明星们的投资暴涨迅猛,很多人的浮盈达到了10倍以上。
张艺谋是此次持股比例最大的明星股东,他当初对乐视影业的出资金额是1201.53万元,而按照当时乐视网给出的对价,张艺谋手中的股份已经升值至1.41亿元,浮盈超过10倍。而且如果交易完成,张艺谋将直接持有340.15万股乐视网股份,成为持股0.17%的股东。此外,《小时代》系列的作者、导演郭敬明是2015年5月刚入股乐视影业的,他当时是以每股1元的价格获得了500万股乐视影业股份。而此次交易对价后,郭敬明将持有141.54万股的乐视网股份,照此计算其市值约5855.5万元,较当初的500万元投资账面盈利5355.5万元,盈利也超过10倍。
孙红雷和孙俪工作室当初对乐视影业的出资金额都是239.94万元,按此次对价方案,他们的乐视网股票市值将达到2809.66万元,浮盈2569.72万元。此外,黄晓明和李小璐当初也都对乐视影业小有参股,两人当初分别出资了59.99万元,对价后两人手中的股份对价金额分别达到了702.66万元。
由此可见,当初入股乐视影业的明星们全都被乐视网一纸收购方案而账面上赚了个盆满钵满。
聚焦 明星为何爱入股乐视系?
在乐视最辉煌的时期,身边围绕着大量当红的影视明星。那么为什么明星们纷纷入股乐视?按照乐视网当时对外的口径说,明星的入股“都是市场化的投资和入股”。的确,就乐视影业而言,由于其业务属性本身就与影视明星们的专业有关,因此吸引来明星投资也在情理之中。不过从另一个方面看,这些明星在很大程度上还是认同了贾跃亭对乐视未来发展的描绘,也希望能在自己的专业之外在资本市场上赚上一笔。
其实,不仅仅是乐视影业,吸引明星入股似乎成为很多乐视系公司引资扩股的一大惯例。比如乐视体育在B轮融资的80亿元中也曾浮现出多位明星身影。在当时的10多位个人跟投者中,基本都是演艺明星,包括孙红雷、刘涛、陈坤、周迅、贾乃亮等。
而对于乐视体育,这些明星恐怕更看重的就是其增值能力了。据了解,2015年乐视体育A轮融资和2016年的B轮融资之间不到一年的时间中,乐视体育的估值由28亿元暴涨至205亿元。如此暴利对于这些与乐视近水楼台的明星们显然也是难以抗拒的诱惑。当然,乐视也充分利用了这些大牌明星的资源,比如乐视此前发布新款电视、手机时,都是请这些明星免费代言的。
关注 乐视影业盈利能力并不乐观
如果无法按计划实现上市,恐怕当初投资乐视影业的盈利预期也就大打折扣了。因为就乐视影业自身的盈利能力来看,虽然较乐视其他的亏损板块相比,乐视影业还是盈利的,但其盈利能力并不算强,并算不上一桩好投资。
由于乐视影业不是公众公司,因此外界无法直接查询到其经营状况。但在融创中国去年8月份公布的财报中则披露了乐视影业的经营状况:2016年乐视影业实现营业收入10.9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5亿元,净利润率仅为13%。
其实,乐视在影业领域最辉煌的应该算是2015年的《芈月传》,该剧由乐视网全资子公司东阳市乐视花儿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出品。根据乐视网2015年的业绩报告显示,东阳市乐视花儿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在报告期内的业绩突出,对公司的净利润增长产生积极推动作用。据悉,花儿影视出品的《芈月传》收官之时全网播放量超200亿,热播数据超过了此前大热的《琅琊榜》和《甄嬛传》,被外界尊为“十年剧王”。《芈月传》的成功也为乐视带来了真金白银,其为乐视带来的累计收益超过30亿元。而事实上《芈月传》的确可以称为是一部“小制作”,总投资仅在2亿元左右,还未开播成本便已收回。
不过,此后乐视的影业就亮点寥寥了。即便被贾跃亭寄予厚望的由张艺谋执导、几乎半个影视圈明星加持的《长城》,在2016年末上映后也反响平常,票房收入远不及预期,甚至有媒体称其亏损可能有数亿元之巨。
而去年末开始上映的《奇门遁甲》是乐视影业2017年投资最大的项目,据称制作成本达到2.5亿元。有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1月7日《奇门遁甲》的总票房为2.99亿元。按照惯例,片方对票房的分账比例大约在三成多一点,这意味着《奇门遁甲》分账应该仅在1亿多元,这也是很多机构预测乐视影业在这部片子上或将巨亏的原因。总之,可以说近两年乐视在影业上并没有赚到大钱。
由此可见,上市梦碎之后,乐视影业的这些明星股东们当初的投资并不乐观。事实上,在去年初孙宏斌携150亿元巨资入股乐视的时候,当时乐视影业的估值就已经从此前的近百亿元下滑至70亿元,缩水近三成。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由贾跃亭控制的乐视控股在去年一季度还拖欠了乐视影业17.08亿元账款,这笔钱相当于乐视影业2016年总资产的50%和营业收入的155%。这笔应收款在前天乐视网发布的公告中再次得到确认。
这些信息都显示,明星股东们想在乐视影业享受资本盛宴已经不太现实。

在1月19日乐视网发布了终止重组、2017年预亏等一系列利空消息后,有业内人士表示,终止重组后乐视网亦无继续停牌的理由,乐视网或将于1月25日复牌。需要指出的是,股价暴跌风险以及盈利能力堪忧等都是乐视网复牌后无法回避的待解难题。
连续跌停风险
因筹划重组停牌已逾9个月的乐视网,最终宣布重组告吹。据悉,乐视网原拟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乐视影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影业”)100%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不料,该重组计划最终折戟。在终止重组后,乐视网复牌的日期也将日益临近。
1月20日有相关媒体称乐视网或将于1月25日复牌。值得注意的是,在停牌期间乐视网曾遭中邮基金等多家公募基金下调估值,诸如,易方达基金决定自2017年11月14日起,对旗下证券投资基金(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除外)持有的乐视网按照3.91元/股进行估值。而以转增后的股价计算,乐视网股价停在了2017年4月14日收盘的15.33元/股。如此巨大的估值差,则让乐视网复牌后的市场预期不被看好,甚至有业内人士预测,在复牌后乐视网将开启连续跌停模式,股价将面临重挫的可能。
而乐视网复牌后股价下跌最大的受害者无疑是投资者。根据东方财富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9月30日乐视网约有18.59万户股东被“关”,若乐视网复牌后股价连续下挫,这些投资者无疑将损失惨重。
除了中小投资者之外,牛散章建平也“难逃一劫”。根据乐视网披露的2017年三季报显示,章建平持有乐视网约4977万股,持股比例为1.25%,位列第七大股东。除此之外,中央汇金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邮战略新兴产业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以及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邮信息产业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分别位列乐视网第六大、第八大以及第九大股东,也都面临着因乐视网股价下跌而带来巨大损失的风险。
需要指出的是,贾跃亭持有乐视网股份约10.24亿股,占总股本的25.67%,其中约10.2亿股已质押给金融机构,基本处于满仓质押状态。若乐视网复牌后股价出现大幅下跌,贾跃亭股份或将面临平仓的风险,乐视网实控人将有可能发生变更。乐视网在1月19日晚间发布的风险提示公告中也曾提到,若公司股价下跌,且贾跃亭无法及时追加担保,金融机构将有权处置上述已质押的股权,从而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贾跃亭目前有庞大的债务无力偿还,能够追加担保的可能性并不大。
资金流“吃紧”
因受部分关联方应收款项回收困难、债务到期以及贾跃亭姐弟未履行借款承诺等因素的影响,乐视网的资金流出现“吃紧”。
据悉,自2016年以来,乐视网通过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资金往来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截至2017年11月30日,上述关联方对乐视网的关联欠款余额逾75亿元。对于上述关联方欠款,乐视网也坦言存在回收风险。并且因部分关联方应收款项尚未收回,已出现乐视网对上游供应商形成大量欠款无法支付、大量债务违约和诉讼等问题。
此外,截至2017年12月31日,乐视网存在融资借款及贷款类负债共计92.88亿元,其中部分将于2018年到期。乐视网存在因债务到期导致现金流进一步紧张的风险,进而导致乐视网存在一定的偿债压力。除了部分关联方应收款项回收困难、债务到期等因素导致乐视网资金流“吃紧”之外,贾跃亭姐弟未履行借款承诺同样对乐视网的资金流产生“重压”。
对于贾跃亭姐弟未履行借款承诺一事,乐视网也曾多次提醒贾跃亭以及贾跃芳继续履行借款承诺,但贾跃亭姐弟回应称由于个人资金、债务原因已无力继续履行借款承诺。该事件同时也得到了监管部门的广泛关注,其中,北京证监局就曾对贾跃亭、贾跃芳采取了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深交所也于2017年12月29日对贾跃亭、贾跃芳给予了公开谴责处分。
对于公司的经营情况,乐视网也在公告中坦言,受到目前面临的巨额关联应收款项、大股东违反借款承诺等历史遗留问题持续影响,公司经营陷入困顿,如果没有新的资金进入,公司将面临经营困难问题。但宋清辉指出,乐视网的信用体系已经受损,在当下面临大面积应收款项回收困难、公司资金流紧张的风险下,乐视网接下来的融资渠道恐难言乐观。
盈利能力堪忧
乐视网在1月19日午间曝出终止重组的利空消息后,于1月19日晚间再曝2017年归属净利预亏的利空消息,这也让投资者对于乐视网未来的盈利能力产生担忧。
乐视网称预计公司2017年全年累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亏损。据悉,截至2017年9月30日,乐视网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52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约435.02%。根据乐视网披露的2017年半年报显示,公司主要从事基于整个网络视频行业的广告业务、终端业务、会员及发行业务以及其他业务。而在2017年上半年乐视网实现的终端业务收入、广告业务收入以及会员及发行业务收入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分别为42.61%、7.34%以及38.47%,上述三项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合计达88.42%,上述三项业务决定了乐视网的主要营收情况。
在2017年业绩大幅下滑的风险中,乐视网指出,由于关联方欠款未能有效偿还导致公司现金流极度紧张,公司业务经营困难,无力向上游支付采购款进而形成产品并进行销售,公司收入水平大幅下降。此外,由于受到关联方资金紧张、流动性风波影响,社会舆论持续发酵并不断扩大等一系列对公司声誉和信用造成的影响,公司的广告收入出现大幅下滑;同时,由于关联方债务风险、现金流紧张波及公司供应商合作体系,从产品供应到账期授予等均产生负面压力,公司终端收入以及会员收入均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
不难看出,造成乐视网在2017年业绩大幅下滑的风险中,提到的主要业务就是广告收入、终端收入以及会员收入。“乐视网在2018年能否有效地消除社会舆论的持续发酵并成功挽救公司的声誉和信用等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同时对于乐视网关联方债务风险、现金流‘吃紧’等负面压力导致的终端收入以及会员收入在2018年能否改善也存在不确定性。乐视网本拟通过收购乐视影业来进一步增强公司在内容端的实力,如今也宣布告吹。这些问题难免让投资者对于乐视网未来的盈利能力产生担忧。”北京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如是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