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海的工业互联网业务究竟是怎么回事,今年11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4325.1万部

鸿海董事会日前通过决议,拟由旗下子公司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FoxconnIndustrialInternetCo。,Ltd。简称FII)申请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申请审核通过日期尚未确定。鸿海将于2018年1月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就有关FII上市计划进行表决。
这契合鸿海近年来在中国大陆及欧美日投资的全球化布局。作为全球最大的代工企业,鸿海表示,“在全球大步迈向工业4.0、+互联网、8K+5G时代之际,中国大陆工业互联网发展蓬勃,具有广泛的市场前景。”未来FII上市时,鸿海仍将持有85%的已发行股份。
鸿海的工业互联网业务究竟是怎么回事?第一财经记者从鸿海有关方面获悉,郭台铭近日在2017广州财富全球论坛期间的演讲中进行了详细解读。他说,鸿海和富士康将“从传统代工业转型为中小企业制造商服务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公司”。
数据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核心
“制造业的未来,是制造业+互联网。”郭台铭说,过去五年来,富士康一直致力转型成为工业互联网的智能制造平台。在此期间,把高级云计算、移动资讯、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网络平台和机器人技术结合起来,整合为一个垂直集成的工业互联网平台。
富士康的工厂有120多万员工,每天从早到晚会产生许多数据。最近几年,电脑高速运算,加上移动装置、网络设备、机器人,以及人与人、人与机器、机器与机器之间的各种传感技术的应用,富士康收集大数据比过去更用心,所以积累了非常多的大数据。而且,凭借5G网络,实现了超高清数据的快速传输。
“随时随地精确且高效的数据收集是工业互联网平台的特质,这将是制造业新的竞争优势”。郭台铭说,工业互联网平台要求实现制造业的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富士康将不再是传统的制造商,而会成为擅长制造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的公司。”
工业制造的未来在于从供应链、中小企业到消费者的定制化、小批量、灵活的生产模式。路径是企业打通设备生产线、生产和运营系统,以获取数据,实现提质增效、决策优化。
郭台铭透露,“目前我们正在开发一个大容量的8K(分辨率为7680×4320像素)影像数据+人工智能平台标准,而且我们已经在图像识别和微修复技术领域使用了这个标准,使一些工业制造过程能够执行自动发现和修复功能。”
他以产品表面检测制程为例说,人的头发直径是70~80微米,透过显微影像技术,可自动修补2~3微米的表面划痕。富士康手机表面检测的相关工序,经过两年研发与反复验证,应用快速检测及超高清影像技术,可以大量提高非人力所及的检测能力,提升检测和修复效率,已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
与此同时,推动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关键因素是企业信息网络的升级。“传统的制造工艺必须有互联网思维。”郭台铭说,富士康要控制资讯流、技术流、金融流、人员流、过程流、货物流,以提高业务运营的品质和效率。这不仅是富士康向工业互联网转型的核心竞争力,而且也证实了是从大型制造商走向创新型工业的开始。
加大8K+5G生态系统投资
“未来,我们将不再把硬件和软件、互联网和工业分开看,互联网经济和工业经济将融合成一体。”郭台铭建议,“我们应该在教育制度上做出适当的调整,并进行相关的培训,以满足工业互联网对人力资源的需要”。
他还认为,一个蓬勃发展的强劲经济体的核心基础是智慧制造和智慧农业。而8K影像采集和显示技术以及5G超高速数据传输,将为制造业和农业创造非凡的价值。
所以,富士康近一年来,通过在广州及美国威斯康星州建设两座10.5代液晶面板生产线工厂,大力投资创造一个8K+5G的生态系统。
“8K+5G是智能制造平台的关键技术。这个生态系统提供了一个很大的创新的产业垂直整合机会,从健康医疗到自动驾驶汽车以及智能零售。”郭台铭说。
在富士康的全球生产版图中,威斯康星州的厂区将向中国大陆多数厂区所得到的经验学习;中国将继续当作富士康的主要制造基地,同时与夏普在日本的10代液晶面板生产线工厂继续协同合作。
郭台铭说,自富士康2016年8月完成投资夏普以来,富士康已看到了两家整合后的效益。富士康正在利用和投资夏普丰富的技术和产品开发资源,这个战略符合富士康的目标——透过建立物联网的能力,跨入智能家居和智能办公的市场。
从代工向为中小企业服务转型
“我们未来的目标,不仅是在富士康内部使用我们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也将在更多中小型企业从传统制造业向工业互联网企业蜕变中扮演合作伙伴的角色。”郭台铭说。
郭台铭坦言,富士康的目标是维持扮演ICT(InformationCommunicationsTechnology,信息通讯技术)生态系统的核心角色,确保能够继续为客户提供全范围的服务,并且与合作伙伴协同合作,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少量多样的客制化的产品需求会越来越多,而且科技公司必须透过应用智能先进的制造生产技术,来确保对变化的需求做出快速的反应”。郭台铭说,由于物联网、机器人和自动化的应用,富士康的厂区将会越来越智能化。
智能工厂将会驱动技术工人的需求,为劳工提供大量的机会,在制造中加上更多的价值,因此富士康会在持续投资在所有员工的未来发展上。
“为了扩张我们的科技服务,从传统代工业转型为中小企业制造商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服务公司,富士康也把平台的服务拓展到农业服务。”郭台铭透露,富士康的8K+5G生态涵盖智能制造、农业、办公自动化、健康医疗、零售、交通、安全监控、娱乐及运动、智能社区等领域。“我们创造8K+5G生态系统,以培育应用开发者社群,为用户提供创新的解决方案。”

商场即战场,华为消费者BG负责人余承东和小米创始人雷军刚在乌镇举杯合影,长沙便传来了荣耀店铺遭小米员工打砸的消息。
12月11日,华为荣耀手机官方微博转载一条微博内容显示,近期长沙市天心区黄兴广场一家荣耀手机专卖店出现了一起恶意打砸店铺的事件。虽然小米方面没有对砸店行为做出正面回应,但据相关媒体人士向双方求证的结果看,打砸店面人士为小米公司长沙办事处员工。
事实上,这并非手机行业的孤立事件,此前不同手机品牌的线下门店员工之间的直接冲突就屡见不鲜,随着手机创新难度越来越大,产品同质化越来越严重,行业中展开的淘汰赛也越发激烈,这也使得不同手机品牌之间的摩擦不断。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公布的最新数据,今年11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4325.1万部,同比下降20.7%。手机行业的新一轮寒冬已经来临。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今年10月,小米在线下的销量排名第五,仅次于华为、OPPO、vivo和苹果,而荣耀排在第9位。不过,荣耀也在向线下寻求空间,如此一来,小米与荣耀的交战就更激烈。
手机进入“存量市场”下半场
从2015年开始,渠道下沉不再是一句口号,线下市场已经成为国产手机的主要购买渠道,包括互联网品牌小米和荣耀。
随着线下渠道店越开越多,曾经在线上打得不可开交的荣耀和小米也将战线延伸到了线下。
2016年,雷军公开透露,“未来5年,将开1000家线下门店,每家店零售额达到1亿元。”一年过去了,小米全国门店数量增至258家。
不久前,荣耀总裁赵明在第一财经技术与创新大会上对记者表示,荣耀在线下采用的是轻资产模式,整个广东省所有做线下的人只有五个人。“我们在全国所有区域加起来做线下的人只有34个人。我们还有17个省市,荣耀连一个人都没有。但是今天荣耀已经是中国市场上线下的第五品牌,我们跟华为双品牌拆开之后,排在我们前面的是华为、OPPO、vivo、苹果,荣耀是线下第五品牌。”
孙燕飚认为,与日俱增的销售压力和不断扩张的店面数量成正比,并且,智能手机存量市场的红利已经是一个整体趋势,这给一线的销售人员也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近日,工信部旗下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2017年11月国内手机市场运行分析报告》指出,今年11月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4325.1万部,同比下降20.7%;上市新机型77款,同比下降22.2%。
具体来看,智能手机方面,11月智能手机出货量为4034.5万部,同比下降21.7%;上市智能手机新机型52款,同比下降40.2%,而在今年10月国内手机出货量3818.1万部,同比下降9.8%;上市智能手机新机型50款,同比下降28.6%。无论是手机出货量,还是智能手机出货量,11月的数据下降幅度都比10月份高出许多。
赛诺副总裁孙琦认为,根据赛诺的最新市场数据显示,11月线下渠道比上月下降6%,较去年下降16%,由于苹果和华为的拉动,线下平均价格首次突破2200。
对手机厂商而言,手机市场出货量下滑原因在于“功能机转智能手机”、“2/3G用户转4G”、“入门级用户消费升级”三波市场红利都吃完了,手机市场进入了无比残酷的“存量市场”下半场。
T型格局下的求生
事实上,智能手机出货量的下滑已经开始形成压力链传导至上游。
一位台湾供应链厂商透露,包括华为、OPPO和vivo在内的手机品牌厂商订单缩水10%以上,使得上游厂商对于大陆手机客户后续订单产生担忧情绪,产业链普遍认为该行情将会延续到明年第一季度。
目前,三家手机厂商并未对上述说法做出正式回应。
但从目前市场的情况来看,中小品牌手机厂商已经开始受到市场不振影响。以魅族为例,在市场调研机构赛诺的数据中,魅族手机过去一年的销售数量一直在下滑。在第一财经记者获得的赛诺第三季度国内手机销售数据中,魅族在当季的销售量为38万部,而去年同期的数据为87万部,下滑将近60%。而在今年的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魅族的销量分别为64万以部及45万部。也就是说,在前三个季度,不算魅蓝品牌,魅族手机卖出去不到150万部。
“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资本的压力下魅族似乎又回到了原点,走学生人群稳住盘子,利用配件等产品进行造血成为魅族眼下的不得已之举。”孙燕飚对记者说。
调研机构GFK将目前的手机市场情况称之为T型格局。GFK称,从某种意义上看,进入2016年下半年,中国手机市场资源快速集中,由原来的“倒三角”演变为“T”型格局,即头部品牌继续扩张产品线,高中低价位全线洗牌,腰部品牌空间大幅压缩,规模受限,小品牌产品与消费者形成断层,渠道难以渗透,市场活力大幅减弱,全市场压力倍增,品牌破局需引入差异化“新”思维,破除市场禁锢。
在这种情况下,GFK分析师表示,需要利用“大平台时代”,以“新”零售变革驱动。
GFK分析师认为,未来手机厂商、渠道商、电商界限逐步消融,进入无界竞争,而以手机、音箱等为中心的生态链接的逐步叠加,将会逐步增加用户更换品牌的“边际成本”,就如同在更换手机号时,联系人告知、银行卡解绑、账号电话更换等一系列的边际成本,优质、多元的生态链接体验将会成为未来大平台竞争的关键壁垒。

乐视因陷入资金链困局而空出的市场份额,正在被其他互联网电视厂商迅速蚕食,暴风TV是其中之一家。
2017年12月8日,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300431.SZ,简称“暴风集团”)发布复牌公告称,暴风集团出让控制子公司——深圳暴风统帅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暴风统帅”)股权的原重组计划终止,改为由两家其他公司对暴风统帅增资8亿元入股,而上市公司暴风集团仍然拥有对暴风统帅的实际控制权。
消息一出,复牌前股价19.42元的暴风集团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截至12月15日股价收于26.61元,涨幅度较停牌之前达37%。
重组终止,改卖股权
实际上,在原来的重组计划中,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的打算是卖掉互联网电视暴风TV的控股权。
公告里,暴风集团称,公司拟采取增资及股权转让等方式为暴风统帅引进战略投资者。根据暴风集团基于预期融资规模的预计,完成本次交易后暴风集团将失去对暴风统帅的控制权。
让出暴风统帅的控制权,这是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在2017年7月19日停牌时的最初想法。
此时距离乐视网(300104.SZ)的原董事长贾跃亭出走美国没有几天,而暴风集团的股价已经从最高的每股327元跌落至20元,这的确令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很是难堪:两年前暴风集团股价还在180元的时候,冯鑫曾以个人名义发出对暴风集团的增持倡议书,并承诺由此产生的亏损由冯鑫本人买单,如果员工要增持公司股票,董事长本人资助一半的增持费用。
市场却丝毫未留情面——24个月之后,暴风集团的股价从180元跌至20元附近。
冯鑫和他的暴风集团面对的不利局面还包括:为了抢占大屏幕的互联网电视市场,新设立的暴风统帅采取低价销售硬件的策略,在2016年产生了3.5亿元的亏损;以及乐视陷入资金链困局对互联网电视行业的负面影响。
然而,经过近五个月的漫长商谈,暴风统帅逃脱了被出售的命运。
苏州东山精密制造股份有限公司(002384.SZ,下称“东山精密”)、如东鑫濠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下称“如东鑫濠”,股权关系穿透后有华鑫证券出资的背景)与暴风统帅及暴风集团协商确定了交易方案并签署增资协议。
根据各方最终确定的交易方式与交易金额,本次交易不涉及暴风集团对外转让所持暴风统帅股权,由东山精密与如东鑫濠向暴风统帅合计增资8
亿元。
增资后,暴风集团持有暴风统帅的股权比例为21.5819%,且通过与暴风控股有限公司的一致行动协议实际持有暴风统帅31.9733%的表决权,冯鑫依然对暴风统帅拥有实际控制权。
经济观察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向暴风集团询问,公司证券部回应称,暴风统帅目前的营业收入已经超过暴风集团营业收入的一半以上,2017年预计仍然亏损,但是财务数据显示已经在好转。
股东演变
暴风统帅,顾名思义,这家公司的名字由“暴风”和“统帅”组成,其中,“暴风”来自暴风集团,“统帅”是青岛海尔股份有限公司(600690.SH,下称“青岛海尔”)的品牌名称。
在2015年6月15日,暴风统帅刚刚成立的时候,它的前身是深圳统帅创智家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金为3000万元,其中青岛新日日顺物流服务有限公司(下称“青岛新日日顺”)出资额为2400万元,占股80%。
工商信息显示,青岛新日日顺现已经更名为青岛日日顺创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日日顺创智”),唯一的股东为英属维尔京群岛海尔洗衣机控股有限公司(海尔架设在境外的企业,注册资本金2400万美元),日日顺创智的法人代表为海尔集团董事局副主席、集团总裁周云杰。
如此一来,统帅创智最初的股东背景就很清晰,由传统家电巨头海尔牵头出资设立。
2015年9月18日,暴风集团和广东奥飞动漫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参股统帅创智;2016年2月29日,暴风控股有限公司加入持股。
统帅创智很快更名为暴风统帅。
此时,暴风集团和暴风控股合计持有47.36%的股权,青岛新日日顺持股22.11%,暴风集团取代海尔成为暴风统帅的实际控制者,公司开始研制并全国销售大屏幕互联网电视,产品被命名为暴风TV,线上销售走的是官网、京东、天猫等网店;线下销售则主要依托海尔的家电销售网络。物流运送使用的是海尔的日日顺物流系统。
公司董事长也从海尔的刁云峰变更为暴风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冯鑫;总经理由海尔的范丰光变更为刘耀平。刘耀平此前出任创维电视的中国区营销总裁,后因研制互联网电视与冯鑫结识,直到2015年担任暴风TV的CEO。
在暴风统帅短短两年半的公司发展历程中,作为传统家电厂商海尔方面的持股权实际上是在一点点地淡出。
在暴风集团最新公布的暴风统帅股权结构中,日日顺创智将其持有的暴风统帅14.4001%股权转让给宁波航辰投资管理合伙企业,目前尚未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暴风集团证券部对经济观察报记者回应:虽然海尔是逐渐退出了股权,但海尔参与暴风统帅中来的这部分人都还在,并形成了较为稳定的团队。
暴风统帅总经理刘耀平也在公开场合表示过,公司除了股东暴风集团、奥飞动漫、日日顺和三诺影音外,就是管理层团队持股。以往的经验显示,这种股权架构能够更加有力量地激励团队到暴风TV的研发销售中来。
虽然暴风统帅至今亏损,其发展到目前也只有短短两年的时间,但其发展速度已经令人吃惊:预计2017年营业收入超过10亿元,占据暴风集团营业收入的半数以上;2017年2月28日,暴风集团宣布旗下暴风TV的累计出货量突破100万台,仅用了一年左右的时间即在出货量上成为互联网电视行业的第二名。
暴风TV的设计像电脑一样采用了分体可升级的方式,全线配备蓝牙,主打暴风语音搜索和4K高清屏幕,而且采用低价销售策略,同价位产品卖得比乐视还要便宜。因此,暴风TV一经推出,便受到了市场得热捧。
2017年半年报显示,1-6月,暴风集团获得营收为8.26亿元,暴风统帅的营业收入为5.6亿元,按照此单一数据,暴风统帅的营收已占整个暴风集团的67%。
经济观察报向暴风集团询问目前公司的重心是否已经转移到了暴风统帅上来,暴风集团证券部表示,虽然暴风TV的营收已经占据集团收入一半以上,但公司仍然在研制其他产品,比如无屏电视,以及暴风魔镜系列产品。
在深交所的互动易平台上,投资者们最关心的热门问题,就是暴风TV的运营、手机和电视端之间是否共享、暴风TV全国性销售网络如何架构等。
对冯鑫而言,目前的结果可能是最好的结果,两家公司增资8亿元对暴风TV“补血”,而冯鑫又没有因为亏损失去暴风统帅的控制权。
但是,暴风TV至今亏损始终是最大的压力所在,这也是暴风集团股价萎靡不振的原因。市场上的各方力量其实都在观察,互联网电视巨头乐视倒下之后,还能够再起来一家暴风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