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销商把旧手机回收之后,比如现在我们几乎无法想象没有手机的世界会是什么样

强大的现实往往会限制我们的想象力,让我们习以为常,并以为世界就会像现在这样一直下去。比如现在我们几乎无法想象没有手机的世界会是什么样,但实际上手机开始主导我们的生活也不过只有6年~7年。
手机是移动互联网的基石,如果它的形态或者所占据的用户时间发生显著变化,那么围绕它所形成的稳定生态就会发生颠簸,并很可能会被重构。那手机的角色会被削弱么?
未来的世界里没有手机
终极科幻片里通常没有手机这东西,即使是《黑客帝国》也只是在体现接入矩阵的时候强调手机,在有锡安的那个世界里人们其实是不用手机的。其它如《星际迷航》等就更是明显,大多场景都不会出现手机。这些似乎暗示在想象力所支撑的世界里,大家潜意识地忽略手机。
这与今天手机所处的位置可以形成鲜明对比。在当下手机更像是人器官的延伸,是人与数字世界交互的中枢,我们生活里的一切交互几乎都在手机上发生。能与手机对抗并且撑起独立空间的设备大多是因为屏幕尺寸或者生产力上具有独特优势等。所以可以讲,眼下是一个手机太强,但别的设备太弱的年代。
这个趋势会发生变化么?真实的未来世界里手机会占据怎样一个角色?
如果我们假设数字空间的权重越来越重,现实空间里的一切最终都会形成一个属于自己的数字表示,而最终人主要靠与数字空间进行交互来完成是自己的日常生活。那就怎么都需要一个人机交互的媒介。这个媒介不是手机也会是其它东西(如果你总有一个大白跟着,可能就真的不怎么需要手机)。
而考查这种媒介到底会变成什么样,两个最关键的维度就是便利性和交互的丰富性。便利性是说这种交互要足够简单,丰富性是只形式和内容要能够呈现足够多的东西,比如如果全息投影,那无疑会比单纯的声音或者视频更为丰富。因此真要想回答上面这个问题,那就必须回到场景,回到技术现实,否则猜想就会变得没有根据。
智能设备VS手机
即使做智能设备的人可能也没意识到,绝大部分的智能设备实际上就是在挖手机的墙角,这些设备的独立性越强,在特定场景下优势越明显,手机的中枢地位就越会受到挑战。但就和帝国的衰落往往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一样,手机帝国的中心地位旁落也需要一个过程。
智能设备里两个比较典型的,能够体现这种和手机冲突的是智能音箱与智能汽车。智能属性的注入会让设备自身泛化,成为一种高度独立的通用设备。车的例子也许更好理解,假如每辆车都和特斯拉一样有一块大屏,并且集成了所有关键的内容(音乐、地图、电话等),以及手机上不太会有直接与车相关的功能,再加上缺省语音交互所带来的便利,那在汽车里,手机很可能会失去自己的位置。人们更多的是直接与车交互,而不是通过手机与车交互。而理论上讲这种占据了天时地利专门对车这一场景进行优化的交互,总是可以比手机做得更好。
道理相同的还有智能音箱。智能音箱一旦成为家里的中控,那么其通用的属性就会暴露出与手机竞争用户时间的本来面目,进而就可能在家里大幅抢夺本来属于手机的时间,让手机更像是一个纯粹的通话设备,而日常的数据消费都会从音箱类产品上传输。
对于这次人工智能浪潮而言,智能汽车与智能音箱并非特例,而是个一般性的事实,虽然这点受到的关注并不多,我们其实可以讲:
这次人工智能所推动的新设备实际上都在同手机竞争用户时间,而并不仅止于智能汽车和智能音箱。AR眼镜不同手机竞争时间么?加入人工智能的电视不同手机竞争时间么?
这其中家和车两个场景最可能先出现逆转,因为这两个场景下占据地利优势的智能音箱或者车载娱乐导航系统更容易打造出远优于手机的体验,眼下来看走路的场景还相对较难。在家和车里我们总是可以通过更多的传感器构建出和手机完全不一样的体验。语音交互上最典型的就是远场,真要做到极致,那不需要寻找设备,随时随地进行交互这一点就可以在便利性上彻底超过手机,再加上大屏、家居控制,智能家居就完全可以打造出完全超越手机的体验。车上超越手机就更容易,尤其当自动驾驶这类特性逐步应用起来的时候。
替代手机这个过程必然引发很多争议,虽然现在还没开始。但未来很可能会上升到信念层面(手机中心论VS去中心论),不管怎样最终结局其实是清楚的:要么多种智能设备崛起,抢掉手机的时间;要么手机巩固自己的地位,那智能设备就不会崛起。
技术内置的趋势
我们总是处在创造技术红利,然后消化技术红利大周期里的某个位置,而技术红利一旦出现,其根本技术特性往往会内置某种必然的趋势。比如晶体管的出现就必然会导致设备持续小型化,而触屏一旦出现就一定会导致浏览器的职能会被分化。这次人工智能已经确定的技术红利是深度学习的应用导致语音识别、图像识别的精度有飞跃性发展,而语音识别精度的提升反过来推进语音交互的正式落地,随后同计算机视觉的融合就会催生真的人工智能交互。
那这样的技术特性会有那些内置趋势?
这其实并不难判断。我们可以拿语音交互来举例说明。假设语音交互获得普遍性的成功,这时候你会发现语音交互上面的生态体系,与手机现在搭建起的生态系是完全处在没交集的平行空间。语音交互乃至下一步的人工智能交互根本不需要什么应用商店,也不需要什么下载,我说一句话或做个动作,你给我结果即可。
如果我们假设语音交互/人工智能交互无处不在,并且足够强大,什么都能干,那你会发现在语音交互/人工智能交互这个使用场景下根本没有手机的位置,或者说手机的复杂功能价值近乎等价于0。手机也许只在配网的时候有用,一旦网络设置成功,整个语音交互可以完整搭建自己独立的使用场景的,和App等没有一毛钱关系。
这是这种交互方式的内置特性。
所以一旦语音交互在某个小的点落地,然后就会持续改善自己的交互体验,再下一步很可能就需要和视觉进行融合,这相当于单起一条进化通路。这在机器人品类下体现特别明显。你能想象机器人最终是用手机控制的么?现在核心的问题只在于这一切都还处在非常初级的阶段,但进化的终点其实非常明显,就是抢夺用户现在在手机上所花的时间。
小结
现在这个时间点,不管是做任何产品的人,绝对不会有一点点挑战手机的心思,实在是因为手机太强大了。但通用型产品骨子里的不相容性,则不管当事人到底怎么想,一旦它足够强大,那就一定会漏出獠牙,彼此撕咬。
我可以赌10块钱,手机的地位未来五年是趋弱的,尤其是在家里和车里,很可能会被边缘化。

央视网消息:如今不少人更换手机越来越频繁,而淘汰下来的旧手机也还能用,如何处理就成了难题。记者随机采访发现,如今不少人会将还能用的手机,通过以旧换新的方式卖掉。经销商把旧手机回收之后,会转卖给有需求的客户。
北京中关村科贸电子商城手机经销商:我们会有客户问有没有二手手机,便宜的,有的话就会卖给他们。
而记者在浙江、山西和广西等地调查发现,不少手机经销商、甚至是便利店,也都有直接回收旧手机的业务。
山西朔州便利店:一个手机换一个小盆。 央视记者:盆、刀、斧子都能换是吧?
山西朔州便利店:嗯都能换。 央视记者:你们回收是拿去回厂,还是怎样?
广西南宁苹果手机某授权专营店店员:没有,就给那种卖二手手机的人,回厂官方肯定不收啦,谁还收你这个机对不对?
不管是以旧换新还是直接回收,这些旧手机都去哪儿了呢?记者调查发现,有一些用户为了图便宜,会主动购买二手手机继续使用,甚至还有一些手机会被重新拆解、组装,被当成翻新机转卖。
浙江金华某手机市场维修人员:麦克风、听筒、摄像头这些还可以再利用的。没进水过没损坏过的也可以用。
此外还有一些专门通过网络平台回收手机的企业。只要输入手机型号、外形等情况,就能得到回收价格。但这些企业,也只是中间商,被回收的手机最终去了哪里,工作人员也不清楚。
广西南宁某网络手机回收平台工作人员:帮工厂回收的,工厂那边要干嘛我们就不知道了。
一些专门回收手机的个人商贩,向记者透露出了一些线索。
广西南宁二手手机收购者:发到深圳去当电子垃圾。反正我们收回来也不是我们用,有人过来收。
央视记者:有人来跟你们收,拿那个板去提炼,一吨里面含有多少黄金?
山西手机经销商:返到厂里头,有的里面有黄金,有的有东西,有软件啊啥的……
按照这些商贩所说的,废旧手机里有黄金,那提炼出来不是好事吗?可事实并不这么简单。
广西大学资源环境与材料学院博士马大朝:一吨的手机可以提炼150克的黄金,那这个是什么概念呢?世界上最优质的金矿,一吨的矿也只能提炼出50克左右的黄金,手机的含金量是比最优质的金矿还要高好几倍。
富矿!1吨手机可提炼150克黄金
毫无疑问,废旧手机是一座巨大的矿山。但目前手机回收行业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正规的回收处理企业。长期研究这个问题的清华大学教授温宗国认为:废旧手机的确是富矿,但和手机回收的价格相比,回收旧手机的利润并不高。2016年,手机已经被纳入了《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目录》,但具体的细则至今仍未出台。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循环经济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温宗国:没有补贴的情况下它挣不到钱,所以这些比较有实力的正规回收拆解的企业没有积极性和动力,好的正规企业起不来,小的作坊就大行其道。
污染!小作坊处理污染大气水源
小作坊式的处理模式,对环境会造成的污染。据了解,以前在南方沿海个别城市,就有小作坊用所谓的酸洗方式炼金。他们用火烧电路板后,再把这些金属溶于王水当中,再逐步析出铜,银,金,钯等贵金属。这样的处理方法,对大气和水源的污染,可想而知。而统计显示,目前国内只有不到2%的手机,是通过正规渠道回收的。
山西手机经销商史先生:现在就是希望国家和手机公司厂家出台相关政策,让这个二手机有好的去处。
废旧手机回收亟需国家细则落地
面对这种情况,不少业内人士也表示:在发达国家,手机谁生产、谁回收、谁处理是惯例。而在我国,企业对消费者手机进行回收的行为习惯还未形成,国家应尽快出台针对废旧手机拆解处理进行补贴的细则。
而按照目前法律法规,国内并没有一家企业拿到官方正规的拆解资质。为此,有关人士呼吁,政府应该尽快确定旧手机回收企业的资质、加强监管。

如果郭台铭三年前的如意算盘真打得响了的话,当前中国三个最大的电商平台应该是:天猫、京东和富连网,幸运的话也许座次还要重新调整一下。
国人对富士康的认知远远超过“鸿海”这个称谓,然而对于公众来说“富连网”则显得更为陌生。
为了拥抱工业互联网转型,雄心满满的富士康曾经高调布局电商事业。早在2010年,富士康经过多年的酝酿,推出“四路门店+一个网站”全消费渠道体系的宏伟构想,在这个体系中,包括富士康与麦德龙合作、意在线下与国美苏宁对抗的“万得城”,以“赛博数码”广场为主体的IT卖场,以超市为载体的“敢闯数码”,以及覆盖三线以下城市的“万马奔腾”门店。而线上电子商务渠道,则是“飞虎乐购”。彼时业内认为,富士康原本可以在线下与苏宁、国美形成三足鼎立到了2013-2014年间,但由于外部环境发生了剧烈的变化,该计划事实上等同于折戟沉沙。
2013年春天,鸿海旗下3C数码购物平台富连网带着全新的使命重磅成立,次年郭台铭重新勾勒了富士康“八屏一网一云”的蓝图,定位电商的“富连网”是该规划的关键部分,也是富士康试图摆脱代工的桎梏、拥抱互联网时代的一个战略转折点。
然而行业对郭台铭的壮志却有另外的看法:传统制造业互联网化,不是一刀切、三板斧,它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多年来被赋予厚望的富连网终未能石破天惊地跳入公众的视野。在电商行业,无论是富连网还是飞虎乐购,虽然头顶有富士康的光环,但其品牌其实非常弱势。不过虽然消费层级人群对其仍感到陌生,在行业内B2B的业务中也还算差强人意。
不过随着富士康开始大步迈向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转型时期,曾经力图角逐电商舞台的富士康改变思路,开始拥抱曾经对抗的零售商。11月一直倡导智慧零售新时代的郭台铭“密会”了张近东,消息还称2018年苏宁将数据直连富士康,实现数据层面的全面打通。另外富士康还将通过对苏宁平台消费数据的挖掘与研究精准覆盖智慧零售业态,并快速完成300家“夏普之家”在苏宁智慧零售门店的落地。相对于“起大早赶晚集”的富连网,“富联网”另一个形态隐隐展现为转型而准备出征。
13日晚间台股鸿海精密公告称,将启动子公司赴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计划,董事会通过了富士康工业互联网(FII,FoxconnIndustrialInternetCo.,Ltd.)拟办理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申请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将于2018年1月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就有关FII上市计划进行表决。据HEA了解,在FII上市时,鸿海集团将持有85%股份。
有台湾媒体称,鸿海将重要业务资产FII选择A股市场挂牌的讯息让台股感受到了史上最冷的寒意。据家电网精略统计,台湾证券上市公司共计有1929家,鸿海旗下共有全球936家子企业,扣除台湾所属80家子企业,鸿海集团在岛外共计设立了856家分支企业,即便扣除325家控股性质的公司,实质营运的公司也达531家之多。换言之鸿海集团的当量,超过台股挂牌的企业数量的1/4。
实际上自2016年以来,台企募集公众资本的阵地开始倾向更具流动性的A股和港股,证券人士指出,台湾资本市场对企业来说只剩下初次公开发行的募资功能,至于其他现金增资、公司债及可转换公司债等,能够筹募到的资金也相对有限,台湾资本市场本益比相对偏低是事实,企业没有成长性等原因。
相对而言,A股和H股的流动性和交易量都相当高,具有更高的估值潜力,也有更高的本益比。目前台资在A股挂牌的企业约20家,包括联发科旗下汇顶、亚翔旗下亚翔集成等。鸿海集团旗下公司如鸿腾六零八八精密科技、富智康、云智汇科技、讯智海等也早在港股挂牌。
据HEA了解,FII成立于2015年3月,主要业务是从事工业物联网。鸿海方面表示,此次FII申请上市不仅将有助于集团留住在地关键人才,共享发展红利,构建工业互联网生态系统,这是鸿海全球化发展既定战略方针。郭台铭多次强调公司在8K+5G、工业4.0、互联网+方面的投入和期许,而上述规划也是鸿海集团转型升级的方向。
当前正是中国工业互联网发展蓬勃时期,自2015年起‘互联网+’行动计划被制定,国家便着重推动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与现代制造业结合,促进电子商务、工业互联网和互联网金融的健康发展,引导互联网企业拓展国际市场,具有广泛的市场前景。
早在2015年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鸿海就表示将转型为“六流集团”,并正在打造工业互联网生态系统。今年12月希望兼济天下的郭台铭于乌镇再谈工业互联网转型:“工业互联网就是云计算、移动信息、物联网、大数据、智能数据、公众网络,最后再加机器人。”他透露富士康正准备用在制造业积累的44年的工业数据,建成一个工业互联网的平台,并准备向中国几千万家中小企业开放,让这些中小企业“不要掉进信息孤岛”,“不能让他们成为工业孤儿”。
在宣布了富士康将逐步开放工业互联网数据消息的10天之后,FII申请上市的消息传来。
即便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的转型巨轮早已转动,但在一个月前的今天,鸿海发布的2017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鸿海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滑39%,为9年来的最大降幅。在截至9月底的第三季度,公司营收为1.08万亿元新台币,与上年同期基本持平。
代工利润已然是走上稀薄道路,为了撕掉代工标签,郭台铭近年来为鸿海转型做足了工作,从各方面推进其转型之路,包括推出自有品牌电视,通过HMD公司一起向微软收购诺基亚,联手腾讯打造智能电动汽车,涉足医疗、人工智能制造,紧接着收购夏普等,都是鸿海为摆脱过度依赖苹果代工的所做的努力。在此次的乌镇之行,郭台铭也表示,未来20年里,工厂流水线上的工人将消失。据了解,从2014年到2016年4月止,富士康的直接劳动工人减少了20多万人。2011年郭台铭宣布“百万机器人换人计划”,富士康表示要在2014年装配100万台机械臂,截止到2016年底,仅仅只装配了4万台左右。
不过,即便未来的流水线上将不存在工人,随着人口红利的过去,老龄化以及劳动力不足也为富士康带来了招工困难,智能制造的“换人计划”还未能够完全取代人类。这也使得中国的智能制造转型大任较为严峻。
近日有专家提出,智能制造首先是从状态感知开始的,并驳斥了“做智能制造就是多用机器人”的观点。要做到真正的智能制造,必须要先具备三个基本条件:一是便宜的传感器,二是数字化一切可数字化之物,三是网络化一切可连接之物。
换言之,智能制造并非仅仅是“自动化程度”的高低,实现人、机器、机器人的合理分工和协同作业才是首要任务。今年《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中把富士康列为全球最聪明企业第33名,理由是用了大量机器人替代员工。郭台铭回应,这是因为他的员工变聪明了,繁冗的工作都交给了机器人,从而使得员工才能做一些聪明的工作。
此次,母公司鸿海主导下将“富连网”推向A股,依托于其44年沉淀的精密制造能力和工业数据,或许将加速从劳动密集型逐鹿“无人化”、多元化的智能制造企业转型,完成代工厂转型的时代使命。
不过也有证券人士指出,当前在不少排队待审公司更希望拖延时间错峰政策收紧环境,此时推进IPO可能会经历一番“波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