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达到了4.48亿部,利用人工智能技术能将大量的原始数据转换成有用的信息

360最近很忙,忙完重回A股的事,最近又忙着回应92年的小姐姐,处理360摄像头被指侵犯隐私的事。
360手机最近也没闲着:8月底发布360手机vizza,11月底又发布360手机N6Pro,紧接着12月12号又发布360手机N6与N6Lite。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发布四款新机,颇有去年魅族的风范。
人民想念的周鸿祎对手机有一种特殊的执着。2012年“360特供机”受挫之后,到了2015年老周又怀着“好奇心改变世界”的理想,与酷派成立合资公司奇酷重新杀回手机市场。
经历了合作伙伴酷派卖给乐视,“被人在背后捅了刀子”的360,在2016年3月正式把“奇酷”品牌更名为“360手机”;之后两任总裁李旺、祝芳浩与诸多高管接连离职,一直到第三任总裁李开新接任,360手机直到现在也没能帮老周“Fuck”回去憋在心底的那口恶气。
离千万的安全门槛还很远
手机行业竞争激烈,去年IUNI、大可乐、夏新、nibiru等已相继倒下,到今年酷派、乐视等也说垮就垮。按照360手机官方所公布的,去年的出货量是500万台,能活下来实属不易。
至于今年,李开新在前两天N6与N6Lite发布会后的采访中透露了,没啥长进,依然是保持500万左右的销量。但好消息是:360手机已扭亏为盈。同时,李开新在11月18日发布的内部信中确定了明年的发展目标:实现不低于50%的业绩增长。这也就意味着,2018年360手机要达成约750万台的销量目标。
在手机行业,单品出货量达到500万台足以拿出去说道,要是突破了1000万台,那足够炫耀一年了。对于360手机这种体量的厂商来说,显然不能要求这么高,但为了走得更远,年出货量1000万台是个很重要的安全门槛。
在这份内部信中,李开新定的就是这个目标。并且在这个基础之上,他还要把360手机做成一家年收入过百亿元的企业。对此,这位担任过华为荣耀销售副总裁,拥有多年的销售经验手机圈老将似乎没有太多的底气。李开新没有给出具体的时间表,而是含糊地说“未来几年”。
360手机这一年发展很慢,忙着清理库存,忙着扭亏为盈。李开新说:“做手机这种复杂的智能硬件产品,就必须保持战略耐性。”在他看来,华为、OPPO、vivo都是本着“板凳要坐十年冷”的精神一步一个脚印熬过来的。
从IDC给出的今年第三季度中国手机市场出货量数据来看,排名前五的厂商已经占据接近76%的市场份额,并且华为、OPPO、小米等还保持高速增长。包括360、魅族、金立在内的5强之外的厂商,数据惨不忍睹,所有品牌累计销量暴跌31.7%。而来自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数据显示,从2017年1月份到11月份,国内手机市场出货量达到了4.48亿部,同比下降9.7%。
华为消费者BG业务CEO余承东曾说,未来大部分中国手机厂商都会退出舞台,全球活下来的不过是三到四家。更有甚者,金立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刘立荣也未雨绸缪,称年出货量达到1亿台的企业才安全。
虽然做垂直细分市场也可以活得小而美,但从整个市场大势来看,这并不是危言耸听。市场留给360手机的时间不会太多,不管是1亿还是1000万,它需要尽快达到安全门槛。
供应链话语权低,千元机不好做
如今的手机市场已经呈现寡头格局,在蚕食完酷派、乐视那几千万市场份额之后,华为OV小米要继续保持这种高速增长,除了加速海外扩张步伐,也会在国内进一步挤压360手机、努比亚等小厂商的市场份额。
同时,对于包括360在内的小体量手机厂商来说,没有出货量,也意味着面对供应链的时候没有话语权。一位不愿具名的手机厂商从业者对凤凰科技透露,以往手机厂商找供应链拿货跟去批发市场一样,只要有货,给钱就行。但如今的情况已大不相同,有了出货量别人才会跟你合作,现在是按年来签订合同。
如今的上游供应链市场狼多肉少是个不争的事实。类似芯片、屏幕、摄像头传感器这类智能手机核心元器件,供应商更愿意把货供给出货量大、品牌影响力大的手机厂商。任正非、雷军这两年来多次亲身前往韩国、日本等地拜访核心供应商,便是出于这个原因。
360手机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在11月的那封内部信中李开新已经提到今年发生了合作的供应商出现意外,导致部件供应周期拉长,并直接影响到产品按期交付的问题。
360手机到了今年下半年才接连发布新品,但实际从产品来看,动作并不大。几场发布会下来,发布的都是些百元机和千元机。去年的时候360手机Q系列定位旗舰,N系列定位千元级,F系列定位更低,为入门级。
这套看似完整的产品线今年被打乱,新推出了vizza,之后更新的也都是N系列的产品。最重要的是,360手机今年没能拿出一款真正的品牌旗舰。换句话说,360手机今年全靠着高性价比的千元机撑着出货量。
没有旗舰机推出,李开新有自己的一套说辞,认为现阶段360品牌不足以支撑把产品卖到3000元以上,需要专注于一条线稳扎稳打。但另一方面,其实也有供应链话语权不足的无奈。李开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承,如果到不了千万的量级,和别人谈后端的合作,合作伙伴会觉得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在他看来,N系列是360手机用户接受度比较高的一条线,是现阶段需要坚持做好的。
但千元机市场历来竞争激烈,在今年10月份流传出的任正非的内部讲话中,他提到“这个世界百分之九十几都是穷人,友商低端手机有穷人市场,不要轻视他们。华为也要做低端机,我们的老产品沉淀下来可能就是做低端机”。
这个市场原本有小米的红米系列、魅族的魅蓝系列,华为系的重新重视低端市场之后,对于巨头之下,在千元价格区间中夹缝求生的360这类手机厂商来说,将会受到的冲击之大可想而知。
老周的耐心还剩多少?
对于360集团来说,手机业务虽然不是核心,但手机预装的花椒直播、360手机助手等一系列应用,在一定程度上承载着集团向移动互联网转型的责任。
在11月19日下午《颠覆者:周鸿祎自传》新书发布会现场。老周与刘强东对话时提到:“我这个人有喜新厌旧的毛病,一个东西刚开始做着特兴奋,时间长了我就会觉得很没劲。”
去年互联网大会期间恰逢360手机业务刚刚经历人事变动,为了打消360将放弃手机业务的传言,但是老周拿着自家手机到处跟嘉宾自拍。
虽然他今年还时不时会在社交平台上为360手机打Call,但如今已不上台讲产品,也不是每场新品发布会都去现场了。他近期参加个几个媒体沟通会也只说安全不提手机。
李开新说未来几年要把360手机做到年出货量超1000万台。显然,交这份成绩单不能让老周等太久,因为时间长了,他觉得没劲可能就真的放弃了。

12月19日凌晨消息,微软公司正在使用人工智能技术将大量有关地球气候、水、农业、和生物多样性等的原始数据转换成有用的信息。
微软宣布将投资5000万美元,使用人工智能来对抗气候变化。此项投资是微软“五年计划”的一部分,并希望地球的大气、水、野生动物、和地貌特征等数据能帮上忙。
微软表示,为了实现对抗气候变化的目标,需要用到强大的人工智能技术。利用人工智能技术能将大量的原始数据转换成有用的信息,主要用在四个方面,分别是气候、水、农业和生物多样性。

因为被法院列入了“老赖”黑名单,身在美国的乐视创始人贾跃亭,还登上了《纽约时报》。

12月13日,纽约时报以《中国毁誉参半的科技巨头上了“老赖”黑名单》(ChinaNamesandShamesTechTycoonWithDebtBlacklist)为题,讲述了贾跃亭从事业风光到债务缠身的情况,并介绍了中国的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

图片 1

纽约时报12月13日对贾跃亭报道的版面截图。从右侧相关文章栏中可以看出,这不是贾跃亭第一次因为债务问题登上纽约时报
失信被执行人即是俗称的“老赖”。
纽约时报报道称,“在巅峰时期,贾跃亭是中国疯狂的科技行业最醒目、最耀眼的人之一。他进军智能手机、电动汽车和体育转播等多个行业,誓言要挑战苹果和特斯拉等巨头。现在,在中国另一个领域——官方发布在网上的失信人员黑名单上,贾跃亭成了最有名的人。”
纽约时报的这篇报道由贾跃亭与平安证券的债务纠纷案引发。
12月12日,贾跃亭首次被法院列入“老赖”名单。在这起涉及平安证券的案件中,贾跃亭需向平安证券支付的总额合计4.79亿元。该案中,被执行人贾跃亭的履行情况为“全部未履行”,因此贾跃亭被法院列为“老赖”的具体情形为“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实际上,在纽约时报发出此篇报道后的第二天,贾跃亭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列入“老赖”名单。
12月15日,贾跃亭二度入列法院“老赖”名单的案件,涉及华福证券。根据该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以6月22日开始至12月15日来对违约金简单估算,贾跃亭需要支付给华福证券的总金额达到3.3亿元。
早在11月6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因此案向贾跃亭发布了限制消费令。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后,贾跃亭不得有高消费及非生活和工作必需的消费行为,包括不得乘坐高铁全部座位、其他交通工具不得乘坐二等以上舱位;不得在高档消费场所消费;不得购买不动产或高档装修房屋;不得租赁高档场所办公;不得购买非经营必需车辆;子女不得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等。
贾跃亭与平安证券、华福证券的两桩案件均为9月28日立案,这两桩案件目前的发展进程均为法院将贾跃亭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两起案件中,被执行人贾跃亭的履行情况均为“全部未履行”,因此贾跃亭两次被列为“老赖”的具体情形均为“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至此,贾跃亭需要向这两家券商支付的金额总计已达到8亿元。
另据乐视网在12月13日发布的公告,根据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查询系统显示,贾跃亭已四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中。
此外,根据全国法院被执行人信息查询系统,以“乐视”为名的公司94次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包括乐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乐视控股有限公司、乐视汽车有限公司、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乐视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等,立案时间集中在10月和11月,最早可追溯到今年4月。
纽约时报评论称,“贾跃亭的陨落,对于中国快速发展的科技业来说,是一个警示故事。在中国科技业,企业可能会以同样令人目眩的速度崛起和衰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