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更加革命性的产品坚果TNT工作站,酷开已剥离电视业务

南非按订户计算最大的电信公司VodacomGroupLtd.周一表示,将在现有库存售罄后不再销售由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Co.,ZTCOY,简称∶中兴通讯)生产的手机。
Vodacom的上述决定是在中兴通讯宣布暂停运营后出台的,此前美国商务部发布禁令,阻止美国公司销售中兴通讯产品。
Vodacom首席执行长表示,在上述问题得到解决前,该公司将停止销售更多中兴通讯的设备,这一做法会带来问题,但仍有其他供应商。
Vodacom是沃达丰在南非的子公司,业务遍及南非、坦桑尼亚、民主刚果、莱索托和莫桑比克等多个国家,沃达丰持有Vodacom超过65%的股权。刚果金Vodacom原网业务平台种类繁多,容量小,扩容和开发新业务成本高、速度慢,不能满足当前南非市场快速发展的移动数据业务发展需要。
公开消息,中兴通讯曾在2011年11月份与Vodacom联合宣布,由中兴通讯提供的融合业务平台解决方案在刚果金移动市场正式投入商用。商用后业务容量迅速得到了10倍以上的提升,极大的缓解了原有网络业务拥塞的局面,给用户带来了全新的业务体验,其服务用户曾达300多万。
而今Vodacom宣布停售中兴手机产品,这在一定程度上将对中兴在南非通讯市场的业务开展造成不利影响。

2018年5月15日玩,鸟巢迎来一场大雨,不久后骤停。
长达半年的铺垫造势之后,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在国家体育场发布了他们的革命性产品坚果R1和更加革命性的产品坚果TNT工作站,可是,这套革命性的产品组合带来的不是潮水般的好评而是讽刺、嘲笑和表情包。
罗永浩口中革命性“按住说话”“水晶球”和“发牌手”等交互逻辑真的那么不堪吗?五年来,SmartisanOS给手机交互带来了非常多创造性的改变,虽不至称其为革命,但总能引发“原来这样也可以”的赞叹,为什么这次最“革命”的改变却招来了如此多的恶评?年年闹革命的罗永浩究竟要革谁的命?
SmartisanOS的进化历程大体上可以分为两个重要的阶段。
第一个阶段大概可以称其为“情怀篇”。这个阶段从SmartisanOS的发布就已经开始了,这时的罗永浩可以说是错把情怀当功能,精美的系统动画、优雅的拟物化设计和一些可有可无的功能例如播放器打碟都被罗永浩当作了革命利器。
当然,这个时代的SmartisanOS依然有一些创造性的用了就回不去的功能,例如,全局下拉悬停、长截图、定时静音、远程控制和锤子便签等等。
但这些零散的功能就像是产品经理面对手机上的槽点提出了自己的一个解决方案。虽然,他让手机的某个功能点更易用了,但这些分散的功能并不能帮助成为SmartisanOS抢下成熟系统的市场份额,更何况此时的SmartisanOS还为了排列图标这种极其低频的需求创作了一个不能换壁纸不能建文件夹的九宫格桌面。
一直声称要在手机行业革命的罗永浩究竟革了谁的命
于是,锤子科技奋发图强带领SmartisanOS来到了第二个阶段“功能篇”。一步和大爆炸为代表的系统级功能让众多的科技爱好者看到了SmartisanOS独特的创新能力,有了一步,各个应用之间可以更方便的交互信息;有了大爆炸,可以更方便的选择和编辑文字。
各种赞美因此纷至沓来,据说微信的张小龙看到一步后跟老罗说“真希望这个交互框架是谷歌做出来的”。
不知是不是因为过多的赞美冲昏了锤子科技产品经理们的头脑,一步和大爆炸的功能开始变的过于强调功能性而忽略易用性。
一步边栏出现了以图搜图、屏幕取词等低频功能甚至查字体这种小众的不能再小众的功能都开始出现,锤子作为一个系统构建方和一步平台的搭建者应该更多的引入第三方开发者,甚至做一个第三方的一步边栏应用商店,而不是大包大揽让自己系统的复杂度大幅度提升。
大爆炸则出现了语意替换、语音改字等功能,看起来是在提高智能手机处理文字的效率实则源自对语音输入的执念。
更为可怕的是,锤子科技感觉对一步和大爆炸的修修补补已经不能满足自己那颗革命的心了,决定对SmartisanOS来一次引领时代的改革,SmartisanOS6.0和坚果TNT由此诞生。
一直声称要在手机行业革命的罗永浩究竟革了谁的命
SmartisanOS6.0带来的“按住说话”“水晶球”和“发牌手”等交互逻辑有没有合理性呢?答案自然是有。
但这种交互方式的承载体不应该是坚果TNT更不应该是极其在乎效率的办公软件,罗永浩反复强调现在语音输入的准确性已经极其高了,但他在初代SmartisanOS的发布会中同样强调“语音识别软件公司首先要解决的是心理学问题而不是语音识别技术问题”,在开放的办公室里用语音做电子表格,从我自身来说一定会感觉到尴尬。
至于“水晶球”这种AI预测功能更多的是一种制作过程中的简单的套用,我称之为“动态PPT模版”,有了当然好没有也不至于难受,因为幻灯片的实际制作过程中会面对非常复杂的情况,不是一个“水晶球”可以解决的。
虽然这套在坚果TNT上的交互逻辑还有很多的槽点,但也并非一无是处,把“按住说话”“水晶球”和“发牌手”等逻辑放在微软刚发布的SurfaceHub2上似乎更加合理,因为一群人面对一个屏幕交流的时候,讲解者的语音指令可以成为讲解的一部分,比如讲解者打开了很多窗口,可以边说“现在关闭其他窗口”边操作,这个过程相比在坚果TNT上做幻灯片变得更加流畅和自然。
一直声称要在手机行业革命的罗永浩究竟革了谁的命
那为什么SurfaceHub可以有的交互逻辑坚果TNT就不可以有?这是因为SurfaceHub改变的是设备使用场景的增量而坚果TNT改变的则是设备使用场景的存量,即使坚果TNT真的可以提高效率那也不是在和低效抗争而是在和用户的现有习惯抗争。
举个例子,一家科技公司经过大量的数据和语意分析得到了一种更为先进的键盘布局,这种布局不仅可以少按键盘更能提高打字效率,有多少人会去适应这种全新的键盘布局呢?但如果像苹果一样是在键盘上增加了一条触摸屏让我更好的处理某些特定场景我倒是愿意体验。
锤子一步功能的成功也是同样的道理,这是功能的增量,我可以学,也可以不学,而罗永浩声称坚果TNT重新定义了个人电脑、重新定义了办公套件、重新定义了搜索信息的方式、重新定义了即时通信工具……
这是不是也意味着,我要重新学习使用个人电脑、办公套件、即时通信工具等等?
除此之外,坚果TNT之所以遭到吐槽更是因为它动了一个复杂的存量,当一个产品功能单一时,动一下是无所谓的,电灯开关有拉的、按的、声控的和触摸的等等,但我们很少吐槽开关,因为作为一个单一的产品只需要做好单一场景下的使用体验就好。而操作系统是一个复杂的场景,当初微软仅仅去掉了一个开始按钮就被骂得改了回来。现在让用户从键盘和鼠标转到触摸和语音,用户能同意吗?罗永浩曾在发布会上说日本在电子时代做出了非常多的产品,而在互联网时代没落了,原因之一或许就是对复杂场景的把控力不足。
在硬件受制于供应链,交互方式受制于硬件的情况下,锤子科技想做出真正革命性的硬件设备可能性极低。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一边针对现有体验做细致的改革,一边小心求证增加新体验,否则年年闹革命最后只能革掉自己的命。

近日,创维酷开CEO王志国公开表示,酷开已剥离电视业务,“超级智能系统生态”将成为其未来发展关键词。这背后究竟有何“图谋”?
酷开谋求独立上市
近日,创维酷开CEO王志国公开对外表示,酷开从4月1日起已剥离电视业务,将专注构建开放统一的超级智能系统生态,挖掘大屏商业价值。
王志国同时透露,酷开剥离电视业务的主要原因是为独立上市。
目前,酷开超级智能生态的核心是系统支持,根基是广告收入,靠的是产品质量和用户口碑,是一种专注用户需求的思维。
业内人士指出,独立上市就意味着酷开不能再只靠电视机这样一个依靠硬件的单一商业模式发展下去,打造一个开放平台的智能生态系统势在必行。而与此同时,创维与百度已达成紧密的战略合作,酷开有百度资本的加持,也为其构建超级智能生态系统增添了不少资本和途径。
电视业未来比拼软件实力
当前,内容运营为主的软件支持正成为电视业保证青春活力的重要手段。
奥维云网副总裁董敏表示,到了2017年底,中国市场包括智能电视和机顶盒在内的OTT智能终端的累积保有量达到了2.3亿台,激活量达到了1.7亿台。很多主流的品牌在2017年底的智能电视终端保有量终端都达到了500万台以上的,达到了可运营的级别。
根据奥维云网的大数据,今年3月份中国智能电视的日均开机率达到了40%;3月中国智能电视的日均活跃用户首次突破了5000万。
奥维云网预测,今年国内OTT广告市场会达到50亿元,比去年再翻一番,明年会超越100亿元。
爱奇艺高级副总裁段有桥则透露,爱奇艺和Netflix合作后,爱奇艺平台上的Netflix新用户注册的时候只有25%来源于电视,剩下75%都是其他的屏。但看一个月以后很多用户转到电视屏,到6个月竟然有70%的Netf-lix用户用电视来看视频。
除了内容付费、广告分成,生活服务也是大屏运营的新增长点,未来在电视上点外卖也将不再是新鲜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