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和阿里巴巴将继续在全球范围内高增长市场中进行扩张,有的被中国企业收购了家电业务

近日,多方消息称联想集团旗下摩托罗芝加哥拉移动公司(MotorolaMobility)正在大规模裁员。一位前雇员透露,该公司已经告知芝加哥的一半员工,他们最后一天工作日将是4月6日。
对此,联想集团官方回应腾讯《深网》称,“裁员消息并不属实。摩托罗拉正在根据新一年业务计划进行常规组织架构和人员调整。目前,摩托罗拉各项业务正常开展,新品会陆续推出。”
尽管联想方面对此已进行辟谣,但根据联想集团披露的财报数据,包括摩托罗拉在内的联想移动业务整体下滑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比如,在印度市场,曾经排名第二的联想被小米轻松超越;在中国市场,联想现在甚至无法进入前十名,不及360等互联网手机品牌。
如今,联想在中国市场的手机销量已低至被忽略的地步,联想财报也已不再披露具体的手机销量。
摩托罗拉败局
2014年1月30日,农历大年三十,联想集团以29亿美元的价格从谷歌手中收购了摩托罗拉移动,此举引发业界震惊。因为这意味着,联想通过本次收购,获得了摩托罗拉移动的专利、品牌、合作关系、研发等多种优势性资源,这让当时很多国内手机企业可望而不可即。
联想集团曾经收购IBMPC业务,并成功完成整合,此次收购摩托罗拉移动,也希望复制PC领域整合IBMPC的成功。联想当时宣布,要在4-6个季度内,让摩托罗拉移动业务实现扭亏为盈。但是,杨元庆还是低估了不同文化、商业模式之间的差异。
摩托罗拉并未公布其在中国手机市场的销量数据。但据IDC预计,2015年,摩托罗拉在中国的手机出货量为20万部。同期,小米的智能机出货量已达6500万部。
在摩托罗拉未能打开市场的情况下,联想采取了被一些员工感到奇怪的举措:2015年5月,联想建立了另外一个手机品牌ZUK。联想高管认为,打造一个互联网手机新品牌,是对小米挑战的有力回击。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随着摩托罗拉手机在美国销量的下滑,有员工开始抱怨联想缺乏投资。咨询公司KantarMedia披露的数据显示,2015年上半年,摩托罗拉在美国的广告支出为2160万美元,而同期三星则高达1.878亿美元。
2015年6月,杨元庆宣布联想集团执行副总裁、移动业务负责人刘军离职,移动业务由陈旭东接管。但一年以后,陈旭东又匆匆离职,移动业务变为由毫无手机从业经验的高级副总裁乔健掌管。
2016年下半年,联想集团几乎将移动业务全部押注在了MotoZ模块化手机上,联想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大规模广告投放,需要投入不少资金。MotoZ在联想内部也被命名为“杨元庆项目”,要求全员参与推广。但时至今日,联想模块化手机销量依然没有上升到千万量级,并未获得大的成功。
就在近日,联想移动一位离职副总裁在朋友圈转发摩托罗拉没落的文章,表示“痛心”。该副总裁于2017年初被乔健挖来联想,当时乔健曾表示,联想力邀行业顶尖人才加盟,组建精英团队,持续加磅中国市场,就是为了重振手机业务。如今,联想移动未能重振,该人士也已经从联想离职加盟了一家互联网企业。
四年前,外界对联想收购摩托罗拉的前景表示乐观,但四年过去了,摩托罗拉品牌并没有被联想成功整合,在中国市场的没落尤为明显。
内外地位不保
2018年2月1日,联想集团发布2017年第四季度财报。当季联想集团营收129亿美元,同比增长6%,但净亏损2.89亿美元,同比由盈转亏。上年同期,联想集团盈利9800万美元。
在财报发布当天,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在被问及如何看待这份财报时说:“我是比较满意的、比较舒心的,但是更多的是一种踏实,是一种水到渠成看到这一结果的心态。”
杨元庆的满意更多是指在营收方面,该季度联想集团营收创下三年来新高。
实际上,联想净利润由盈转亏的背后,联想PC和智能设备业务其实一直比较稳定,问题在于联想移动业务下滑严重。
联想官方称,第三财季,联想集团移动业务在拉美市场营业额年比年提升37%,在成熟的北美市场,联想手机业务的销量实现了高出市场平均增速超过90个百分点的年比年增长。在拉美市场,联想手机销量同比增长24%;联想移动业务中国区也正在计划发布新品手机,并将很快投入市场销售。在中国市场,摩托罗拉今年还将继续上市新品手机,包括moto青柚2代,motoz系列模块化手机及更多新模块。
但这并未能阻止联想移动业务整体业绩的持续下滑。2017年第四季度,联想移动业务的收入同比下跌5%至20.76亿美元;相比2014年第三季度联想移动业务最高超过34亿美元的营收,如今又已跌去近四成。
腾讯《深网》查阅联想集团最新两次财报发现,在最新一季的财报中,联想集团近五年来首次将移动业务排名放在了数据中心业务之后,而过去五年的联想财报中,联想移动业务一直排在数据中心业务之前,仅次于联想PC排名第二。
这意味着,随着联想移动业务近几年长期不如意的表现,其在整个联想集团的地位也在不断下降。

随着国产家电品牌的崛起,日本家电品牌逐渐衰落。三洋、先锋、松下、东芝、夏普的命运似乎在告诉人们,日本家电产业已被国产品牌压制。
越来越多的日本家电企业正剥离在中国大陆的资本和业务,这些年我们前前后后目睹了三洋、东芝、夏普、松下、索尼、大金,这一个个曾经如雷贯耳的名字,在家电领域却呈现节节败退之势,有的退出了家电市场,有的被中国企业收购了家电业务,其他的在逐渐丢失市场份额——而且是本来已经很少的份额。现如今在各大卖场中我们已经很难再找到这些日本品牌“原装进口”的电视了,在中国大陆的业务要么是被收购,要么是被合资。
尽管还有人说这些日本家电仅仅是“战略放弃”利润逐渐稀薄的传统市场,但这一放弃,却首先证明的是日本企业已经在家电市场失去了核心竞争力,在以创新引领、服务为先、价值取胜和本土化的中国家电企业面前,正是一进一退的态势。即使是索尼和大金这样仍然在苦苦支撑日本家电旗帜的老牌面前,中国家电企业的底气也依然越来越足。
日本家电在欧美市场并没有像在中国这样惨淡,而且他们加工制造的工厂在东南亚一些国家,甚至是在非洲都风声水起。为什么他们会选择离开中国呢?总结起来就一句话:在中国的生产成本越来越贵了,产品利润越来越低了。中国正在不断经历着经济转型,不会一直都带着“世界工厂”的帽子,就在这几年的时间里,中国劳动力成本已经跃进到了世界前五、北上广深等大城市的地价也上升了好几倍。日企在华的家电制造业生产成本不断升高,但是竞争力却没有显著提升。所以很多日本家电企业把部分生产基地,迁移到了劳动力更为廉价的东南亚及非洲等地。
市场方面,中国的同类企业逐渐赶超了上来,特别是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涉足到传统家电更是卷起了一股血雨腥风,虽然技术优势并不明显,但持续不断的价格战直钩消费欲求,家电市场迅速被更多的瓜分。国产家电的在体量上的崛起,让日本家电企业措手不及。一方面战略调整收缩家电业务,另一方面东南亚低廉的成本和竞争优势,在逐利的先天基因下,日本家电企业正逐渐远离中国。但是像汽车、医药、精密仪器等日本绝对优势的项目,在中国依然有着广大的市场。
在产品技术上,日本家电从上个世纪到现在一直都是遥遥领先,这是无可否认的事情,甚至用技术偏执来形容都不为过。在如何做产品上中国的企业仍然还有很多需要向日本学习的地方。这是他们的优点,但也恰恰成为他们的缺憾。日本家电企业的信条是“好的产品才能卖掉”,而中国企业的信条是“能卖掉的就是好产品”。所以导致了这种严重的以产品为导向的企业,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在铺天盖地的宣传文案中,刷不到存在感。而中韩企业敏锐的洞察市场,积极改变产品方向,就很容易让消费者听到他们的声音。特别是在中国,互联网企业的玩法更多,没有一点炒作,一点泡沫都不好意思出手宣扬或者寻求融资。但是以日本企业的务实的性格是很难去这样做的。还有老生常谈的企业管理问题,以及中国的本土化也做的不尽人意。
在日本从事家电行业竞争的八大企业巨头中,目前只剩下三家企业在维持原有业务体系。面对中国、韩国等同行的激烈竞争,日本企业想要夺回原有市场份额之路异常艰难。但是现如今的日本家电企业开始出售掉冗杂的、不盈利的业务;将重点投入到竞争力更高的高端产品;将加工制造迁移到成本更低的东南亚及非洲等这些积极的改革。同时也吸取了制造业在中国惨痛的经验教训,开始转型服务业再向中国进军。日本企业已经慢慢学会了如何降低成本,并保持足够的灵活性。
未来的日本制造业能够走多远还要且行且看。

3月19日,阿里巴巴旗下新闻网站Alizila报道,阿里巴巴将向东南亚最大电商平台Lazada追加20亿美元投资。亚马逊和阿里巴巴的全球化战争已然拉开了序幕。
阿里巴巴不久前才宣布向东南亚最大电商平台Lazada增资20亿美元。至此,阿里巴巴对Lazada的总投入达到40亿美元。表面来看,此举系阿里加注东南亚领域电商布局。实际上,这是阿里于全球范围内对亚马逊的狙击。
阿里巴巴近年来对海外市场的投入巨大,这也带来了相应的回报。自2016年以来,阿里巴巴的国际电商业务增速开始提升,尤其是在16年4季度,伴随着Lazada的并表,国际电商业务的收入达到40.1亿元,增速达到94%。而最新的17Q4,其收入更是达到了64亿元,上涨了60%。
阿里巴巴加注Lazada不仅投入资本,还投入了人力。由18位创始人暨高级合伙人之一的彭蕾将出任LazadaCEO职务,原CEOBittner担任高级顾问。实际上,这并非阿里首次调整Lazada团队。3月初,有外媒报道,李春作为技术总裁加入Lazada,主要负责技术、产品和数据。而RaymondYang则作为首席产品官向李春汇报,Yang已经在阿里巴巴任职8年,主要负责淘淘宝业务。Lazada同时关闭了在莫斯科和曼谷的研发中心,部分员工迁至剩余的研发中心,分别位于深圳、胡志明市和新加坡。
各大巨头高额投入的原因必然是看到了更大的商机。拥有6.5人口的东南亚被认为是未来最有发展潜力的电子商务市场之一。根据美国eMarketer公司预计,未来40%以上的B2C电子商务业务将发生在亚太地区,市场规模有望从2015年的110亿美元,上升到2020年的250亿美元,复合增速17.7%。2015年东南亚地区的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3000美元,网络覆盖率约32%,大约有近2亿网民。和中国相似,伴随着智能手机和移动网络的普及,预计到今年该地区的网民数量将增至2.94亿人。网购行业无疑处在爆发的前夜。而Lazada业务遍布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及越南。该公司目前为东南亚及全球13万5000位商家和3000个品牌打造市场推广、数据支持和服务解决方案,助商家接触到东南亚5.6亿线上消费者,能够帮助阿里巴巴快速打开东南亚市场。
不仅是东南亚,阿里巴巴的全球布局也是动作频频,旗下天猫国际目前所出售的商品来自63个国家和地区的不同品牌。天猫总裁靖捷在日前召开的“天猫国际全球合作伙伴盛典上”宣布,阿里巴巴将启动大进口战略,建立六大全球采购中心,遍及北美、欧洲、大洋洲和日本、韩国、中国香港等亚太地区,并在国内推进跨境保税线下自提店的布点。
亚马逊在东南亚市场布局较为谨慎,处于守势,目前只有新加坡一地。但不能排除未来会进一步切入东南亚市场的可能。虽然亚马逊在东南亚的布局尚不明显,但是一直以来亚马逊都在努力向美国以外国家的用户出售商品,这样的举措无疑增加了和阿里巴巴对决的机率。
在一次采访中,亚马逊全球副总裁埃里克-布鲁萨德(EricBroussard)透露,“亚马逊2017年全球店铺总营收中有超过四分之一的营收来自跨境交易,这一比例相较2016年的增幅超过了50%”。
截至目前,亚马逊官方并未透露这方面的具体数据。但根据分析师对亚马逊商品销售总额的预计,这意味着2017年亚马逊卖家的境外交易总额达到了500-750亿美元之间。
外界分析认为,亚马逊境外交易额增幅超过公司净销售总额31%的增幅意味着,美国以外的市场对亚马逊代表着巨大商机。这也正是亚马逊不断鼓励旗下卖家在全球店铺中上架更多商品的原因所在,因为该公司希望让消费者觉得亚马逊网站比其他竞争电商平台更具吸引力。
“亚马逊卖家在全球范围内的销售一直在不断加速。”布鲁萨德补充道。
可以肯定的是,全球贸易额对亚马逊和竞争对手来说都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数据。2015年,eBay明确表示跨境销售是公司的重要竞争优势之一。因为eBay在前一年的跨境交易总量达到了170亿美元,约占平台商品交易总量的20%。但是,eBay拒绝透露其2017年的跨境交易情况。上个月,eBay首席执行官戴文-维尼格(DevinWenig)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透露,“作为公司全球扩张计划的一部分,eBay打算把更多商品库存转移到日本”。
不过也有人批评认为,当下美国亚马逊上有太多来自中国的假冒产品。对此,亚马逊已明确表示禁止出售假货,并透露正大力投资将假货从网站中下架的计划。
应该说,亚马逊吸引卖家的一个重要举措就是允许卖家在自己全球超过150个仓库中租赁空间存储产品,以尽可能快的将产品送达消费者手中。
“举例来说,即便一名德国用户在网上用欧元支付,购买了一个来自美国卖家的产品,他也能很快收到自己订购的货物。”布鲁萨德说道。
总部位于洛杉矶的手机保护壳及屏幕保护贴厂商TechArmor就表示,公司最近国际销售的表现已经超越了本土销售增速。数据显示,自2012年以来TechArmor已经通过亚马逊遍布全球的交付中心出货了超过1200万款产品。
可见亚马逊力推向美国以外国家、地区出售商品是在为网络零售市场中更加激烈的竞争做足准备。
阿里巴巴和亚马逊都是全球性的力量,它们在不断地扩大其在全球各地的影响力。鉴于全球在线零售市场有很大一部分尚未被开发,亚马逊和阿里巴巴在中短期内拥有巨大的机会——与此同时,一旦犯下重大失误,它们也会损失惨重。
通过并购、投资、国际扩张和合作,亚马逊和阿里巴巴将继续在全球范围内高增长市场中进行扩张,并继续巩固其在其他国家的市场领导地位。
随着可抢占的市场规模庞大,双方的竞争势必会加剧,阿里巴巴和亚马逊的决战已然是无法避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