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股东已经压倒性批准将公司官方基地迁至美国的决定,乐视网(300104.SZ)3月14日公告透露

尽管恶意收购高通的交易被美国总统叫停,芯片厂商博通仍计划将总部搬迁至美国。
近日,博通方面表示,其股东已经压倒性批准将公司官方基地迁至美国的决定,股东支持率高达99%。
博通对外宣称,计将在4月4日美国股市收盘后完成迁址活动。这一变化目前仍需要等待新加坡相关部门的批准。

3月23日,长城战略咨询与科技部火炬中心、中关村管委会合作发布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和2107年中关村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小米以460亿美元的估值排名第三,位列蚂蚁金服、滴滴出行之后。
在此之前,有关小米IPO及其估值事宜一直备受市场关注。小米董事长雷军辞任猎豹移动等公司的管理职务被外界认为是为了避免关联交易,推进小米IPO的信号。更早之前,小米手环生产商华米科技在美股上市也被外界认为是为小米整体上市探路。
关于小米的估值出现过多个版本,最高的达到2000亿美元。近日,一份关于小米Pre-IPO的推介材料在网络流传,又让小米的估值再次成为了外界争论的焦点。对于这份材料披露的数据情况,小米方面未向记者作出置评。但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小米市值并未有市场上传言的那么美好,只是市场反弹,市值也随之反弹。
软硬件企业之争
根据上述推介材料,小米2015年亏损9.8亿元,2016年盈利9.13亿元,2017年预计可达75.82亿元,利润率6.5%,2019年有望增至188.31亿元。2016年~2019年这四年间,小米净利润的年复合增长率可达174%。
推介材料还介绍,2016年,小米的收入组成中,79%来自于硬件,21%来自于互联网服务业务。硬件业务的净利润率仅为2.8%,而互联网服务业务的净利润率则超过40%。小米正在扩大互联网服务业务收入比例,2017年,预计互联网服务业务的收入占比为68.3%,预计到2019年,互联网服务业务的收入占比将超过硬件收入。
根据上述材料,小米主营业务依旧是硬件,但靠硬件设备并不太赚钱,利润主要来源于互联网服务。在业内看来,互联网公司的入口、后续盈利空间往往强于硬件公司,前景更加广阔,容易获得更高估值。小米也更愿意标榜自己是个互联网公司以获得更多的投资回报。而业界围绕小米究竟是一家硬件公司还是互联网公司也一直争论不休。
日前,本报记者从某券商机构获取的一份资料显示,小米自称是一家全球范围内领先的高端智能手机、互联网电视以及智能家居生态链建设的科技企业。
信托专家孙飞向本报记者介绍,一般硬件企业、软件企业上市都有一个行业平均水平,国内和国外又不同,在A股、港股、美股上市又不一样,互联网企业在美国纳斯达克估值会相对高些,“部分软件企业涉及到核心竞争力,自主知识产权、专利比较多,估值会比较高,有些硬件企业成长性比较好,估值也可能比较高,每个版块都会形成一个平均市盈率,按他的成长性、利润,基本上有个稳定的估值水平。”孙飞介绍,苹果公司目前市值达9000亿美元,正是由于它不仅是一家能通过售卖硬件获得高利润的企业,同时也能通过拥有核心技术、专利、自主产权等软服务获取更多利润。而目前,小米虽然同为硬件公司,也拥有手机、电视、电脑配件等众多生态链入口、新零售业务,并不能算完全意义上的硬件企业或互联网企业,小米的核心产业依旧为硬件业务,且利润率相较于互联网服务业务相差悬殊。
反弹的估值
记者获取的资料显示,成立于2010年的小米,此前已经经过五轮融资。其中,2010年第一轮融资后估值2.5亿美元;2011年第二轮融资后估值10亿美元,晋升为独角兽企业;2012年融资后估值40亿美元;2013年融资后估值达100亿美元;2014年再次融资后估值达460亿美元;预计在2018年2月进行第六次融资,接近本轮股份转让估值达550亿美元。之后在2018年下半年上市,预估市值可达2000亿美元。但实际上第六次融资还未有最终确定消息。
2014年,小米估值就达460亿美元,这也使得它成为当时世界上最有价值的私有科技公司。雷军称,2014年小米公司销售手机6112万台,成为全球前五,国内第一。而2015年,小米开始走下坡路,手机销量达7000多万台,市值估值450亿美元,2016年,小米手机销量大幅下滑,仅卖出了4150万部手机,全年出货量大跌36%,甚至一度跌出全球前五,市值也相应下降。
而在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7胡润大中华区独角兽指数》里,小米的估值仅为307亿美元,直至2017年下半年,小米手机通过印度市场冲量,2017年小米手机出货量有望突破9000万台,而同年华为出货量则为1.53亿台,小米又重回全球排名前五。在孙永杰看来,随着产业的发展,产业对于手机厂商的要求也在提高,市场竞争强度随之增加了,相比于2014年,小米只是反弹。
上述推介材料还披露,当下小米的估值为680亿美元,如果在2018年第四季度上市,则市值将在854亿~1351亿美元范围。有消息称,小米的估值甚至高达2000亿美元。但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小米市值过高,合理估值在500亿美元左右。
“之所以会这样,还是出于资本的考虑,这只是一个宣传噱头,在炒作之下估值能相对提高,但实际上小米当下估值为500亿到600亿美元比较合理。”IT行业独立分析师孙永杰表示,雷军是一个熟悉资本运作的人,小米的业绩表现他很清楚,一千多亿人民币的收入,利润大概是在10亿美元,如果小米估值过高,上市无法快速获得高增长的盈利,股价可能会往下跌。
而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飙则认为,小米千亿美元估值还是有可能实现的,至于2000亿美元的估值不能依据常规的十年市盈率,可能要考虑二十年、三十年的市盈率来估值。
如何支撑利润增长?
“虽然拥有众多入口,而未来上市,也要看其能否获得更多的创新,入口的变现能力,是否能转化为真正的商业价值。”孙飞如是表示。
小米的设备、应用和服务要形成像苹果公司那样的生态系统,软件服务、入口要转化为有效的商业价值恐怕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部分业内人士表示,现在披露出来的小米利润的年复合增长率可达174%,这个数据过高。截至目前,小米主要的高利润还是依靠互联网服务,手机、米家生态硬件等利润、营收增长规模并不能支撑小米的利润高速增长。
公开数据显示,小米2017年度净利润有望达到10亿美元,与上述融资材料透露的2017年预计可达75.82亿元相差无几,那么174%的年复合增长率未来能否实现?孙永杰认为,在基数变大的情况下,小米实现这些业绩的难度也将越来越大,未来一年到两年内保持这样的增速比较勉强,需要靠互联网服务。
此外,孙永杰认为,对于互联网企业而言,拥有流量、入口只是基础,流量能否实现真正的商业价值变现又是另外一回事,对于小米而言,手机业务是小米的核心,电视、电脑等相关硬件可以为小米带来更大价值,但出货量最大的还是手机,小米的硬件生态和互联网入口是一个相互依赖的关系,为此,归根结底互联网服务还是需要依赖小米自身硬件品牌支撑。“有一个不行,另外一个可能就不行,机遇很大,同时风险一样大。”孙永杰如是说道。

乐视网(300104.SZ)3月14日公告透露,孙宏斌已辞任乐视网董事长,由乐视网董事、总经理刘淑青暂时代为履行公司董事长职务。
一位长期观察乐视的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接下来要看孙宏斌的接任者是不是融创系,如果不是,那很有可能说明是股权处置有动作,比如贾跃亭的股权处置,有新的接盘方出现。
另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向记者透露,乐视网新的接盘方有可能是来自互联网的顶级企业。
孙宏斌的原定任期至2018年10月13日。乐视网在公告中表示,近日收到孙宏斌的辞职报告,孙宏斌因工作安排调整原因向公司申请辞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退出董事会,并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公司董事会尊重孙宏斌的个人意愿,接受其辞职申请。
乐视网表示,孙宏斌的辞职不会对董事会的运作产生影响,也不会影响公司的日常经营和管理。公司董事会将按照法定程序尽快完成公司董事长、董事的补选等相关后续工作。即日起至产生新董事长之前,由乐视网董事、总经理刘淑青代为履行公司董事长职务。
3月14日晚,乐视网还公告透露,公司3月13日、14日连续两个交易日收盘价格涨幅分别为10%和6.98%。截至3月14日上午,公司股票收盘价为6.59元/股,相较2018年2月13日最低收盘价4.16元/股累计上涨58.41%。
乐视网的股票自2018年1月24日复牌后至今,累计换手率已达200%以上,近五个交易日累计换手率达40%以上。
鉴于上述情况,为保护广大投资者的利益,根据创业板的相关规定,乐视网股票于3月14日下午13:00点开市起停牌,公司将就近期公司股票交易的相关事项进行必要的核查,待公司完成相关核查工作并披露核查结果后复牌。
奥维云网副总裁董敏向第一财经分析说,孙宏斌无意做董事长早有端倪,包括缺席今年乐视网复牌后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避谈乐视等等。目前,刘淑青代行董事长职务,仍代表孙宏斌的意志。
至于乐视网的后续走向,董敏认为,需要看接下来3月底的新进资本能否顺利进来。
3月14日有传闻称,乐视网将申请破产,而董敏对乐视网将申请破产的消息表示怀疑,乐视并未对此作出回应。
乐视网目前最大的营收来源是电视业务。作为中国家电业的风向标,刚刚闭幕的2018AWE(中国家电及消费电子博览会)上,互联网电视阵营的声势比去年明显减弱,乐视的电视只出现在2018AWE的新闻中心。不过,在电视大屏内容运营的春天即将来临之际,乐视以往积累的智能电视用户、大屏运营的模式,仍有相当价值。
乐视网2017年预计巨亏116亿元,大股东贾跃亭质押的股票大部分过了“平仓线”。贾跃亭所持的乐视网股权到底如何处置?谁将是孙宏斌之后、乐视网下一个“接盘侠”?到3月底预计会揭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