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试点建设将发挥企业自身积极性,扎克伯格认为

3月29日,根据市场分析公司SensorTower公布的数据显示,自苹果公司去年9月推出增强现实(AR)框架ARKit以来,ARKit应用的下载量已突破1300万次。其中,游戏类应用的下载量最多,占比高达47%。
据悉,排名前10位的热门应用中,有7款为游戏类应用。在排名前五位的ARKit应用中,有3款为游戏类应用,分别为《ARDragon》、《TheMachines》和LimbicSoftware的《ZombieGunshipRevenantAR》。
此外,工具类和娱乐类应用分列排名第二和第三,在AR应用下载量中的占比分别为14%和12%。

在苹果CEO蒂姆·库克最近接连公开批评Facebook后,该社交网络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Zuckerberg)近日作出回应。他称,库克的言论是“夸夸其谈”,“与事实不符”。他还讽刺了苹果产品的高定价问题。
在Facebook遭遇数据泄露丑闻之后,一向谨慎少言的库克却多次公开评论Facebook及其首席执行官。“事实是,如果我们将我们的用户货币化——如果我们的用户成了我们的产品——我们可以赚到很多钱。”他在上周录制的采访中向科技博客Recode的卡拉·斯韦什(KaraSwisher)和MSNBC的克里斯·海耶斯(ChrisHayes)表示,“但我们选择了不那么做。”
4月2日,扎克伯格在接受Vox的以色拉·克莱因(EzraKlein)的播客采访时回应了库克的言论:
“你知道,我认为,你不付钱我们就不会关心你的说法是夸夸其谈,与事实完全不符。事实上,如果你想建立一个服务来帮助连接世界上的每个人,那么有很多人会无力付费。”
扎克伯格认为,这就是为什么采用基于广告的商业模式是唯一“理性”的、能够支持这种广泛服务的模式的原因。
然后,他暗讽了一番苹果产品的高定价:
“但是,如果你想建立一款不仅仅为富人服务的服务,那么你需要有提供某种人们能够承受得起的东西。我想,多年前推出Kindle阅读器的杰夫·贝索斯(JeffBezos)在这方面有很好的发言权。扎克伯格说道,“有的公司努力向你收取更多的费用,还有的公司努力向你收取更少的费用。”而在Facebook,我们显然是属于那些努力减少收费的公司,而且我们提供的是一款人人都可以使用的免费服务。”
扎克伯格表现出这样的防御性反应,很有可能是因为库克上周受访时说的那些话。在另一次交流中,斯韦什问库克如果他处在扎克伯格的情况中会怎么做。“我不会陷入这种情况。”苹果首席执行官答道。
库克还在上周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要解决与Facebook相关的隐私问题,必须要有一些“经过精心设计”的法规:
“不管是谁,能够知道你多年来浏览过的内容,你的联系人有谁,他们的联系人有谁,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以及你生活中的每一个私密细节——我个人认为,都是不应该的,不应该存在。”
在克莱因的博客中,扎克伯格再次讽刺库克和苹果的高定价问题:
“我完全不觉得提供免费的服务会意味着我们不在乎用户。相反,我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不会全都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注:被劫持人质对劫持者产生好感并同情、宽容他),让那些努力向你收取更多费用的公司更多地说服你,他们其实更加在乎你。因为对我来说这听起来很荒谬。”
业内人士认为,在Facebook曾为了用户增长不惜一切代价的最新报道传出后,扎克伯格必须得做更多的事情去证明他的公司更加在意它的用户,而不是更在意别的公司的CEO说了些什么。

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是大城市普遍面临的环境风险问题。北京市在确保回收工作环保、安全的前提下,率先探索废弃电器电子产品新型回收利用体系建设试点工作,日前公布了第一批开展试点的13家企业。
北京市发展改革委相关负责人介绍,第一批开展试点的13家企业选取的是其中工作基础较好,在本领域具有一定代表性且积极参与北京市试点工作的单位。开展试点的目的之一也是为了提高民众对于正规渠道回收的知晓和参与程度。
据介绍,政府在试点建设期间的不同阶段,会通过多种方式对回收试点进行宣传推广,引导民众积极参与,同时也将加强对试点企业在废弃电器电子产品的收集、运输、暂存、处理处置等过程合规性的监管力度,确保回收的电子废弃物通过正规的途径得到处置。
企业在试点建设过程中,通过走进社区、销售和服务网点,线上app等多种途径对回收模式进行宣传,增加公众的知晓度,同时确保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在回收全过程的信息安全、环境安全,增加公众的信任度。
本次试点建设将发挥企业自身积极性,鼓励企业探索建设市场化的运作模式。政府在回收试点中的政策支持主要以引导、宣传以及部分少量资金支持为主,通过创新回收环节激励机制,发挥各类主体履行资源环境责任的积极性,形成可持续市场化模式,主要包括建立产业联盟、鼓励制定标准、宣传示范推广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